首页>书库>出马仙诡闻录> 第1章 黑猫与火狐

第1章 黑猫与火狐

    九月初九,重阳节,传统的四大祭祀节日之一。<br /><br />    ‘九’在《易经》中为阳数。<br /><br />    两阳数相重,故曰,重阳。<br /><br />    九九归一,一元肈始。<br /><br />    听闻过东北民间传说的人,只要知道我的生日后,都会微微一愣。<br /><br />    因为,这天,也是民俗中,出马仙的节日。<br /><br />    俗称:老仙儿过节。<br /><br />    这还算不什么,关于我的名字,都有一段故事。<br /><br />    我叫李啸铁。<br /><br />    1983年<br /><br />    对于其他人来说,或许没什么特别的。<br /><br />    但在东北一处叫做曲坨子的小村屯来说,却异常热闹。<br /><br />    因为就在登高望亲的这天,我出生了。<br /><br />    那时候的农村比较落后,再加上我超重,经过两天两夜,我终于在炕上出生了。<br /><br />    量过称,竟然有九斤九两,父亲给我起名叫做李留后。<br /><br />    毕竟那年他都已经三十九岁了,中年得子,自然欢喜的很。<br /><br />    不过,如果故事这样继续下去的话,我也不能有那么多神奇的经历了。<br /><br />    听我爷爷讲,在我出生九天后,不知道从哪里跑来了一只黑猫。<br /><br />    这猫,漆黑如墨。<br /><br />    体型和普通猫无异。<br /><br />    没人知道它的来历,更是从没见过如此神俊的动物。<br /><br />    原本以为它走错了路,很快就会离开。<br /><br />    可是谁成想,这猫寻摸了几圈后,直接跳上了炕。<br /><br />    直接趴在了我的胸口!<br /><br />    这可吓坏了我爸妈,还有爷爷。<br /><br />    护子心切的爸爸,一心想把它赶走。<br /><br />    可是黑猫地上兜了几圈,再次回到了我的身边。<br /><br />    或许它也发现了我的脆弱。<br /><br />    在接下来的几天里,黑猫只是用头贴在我的胸口。<br /><br />    用它那绿色的瞳孔,定定的望着我。<br /><br />    见到它没有多余的举动,家里的人也有默认了。<br /><br />    爷爷见到这种情况,认为我是天赋异禀之人。<br /><br />    立马翻阅古籍,重新为我取了名字。<br /><br />    李啸铁。<br /><br />    据记载,古人管黑猫叫做啸铁。<br /><br />    因此,我的名字,因此而来。<br /><br />    爷爷更是希望我能像猫一样好运,可以拥有九条命。<br /><br />    说起我爷爷,十里八村,这可是位名人。<br /><br />    他叫做李猛,备受尊重,又因为排行老三。<br /><br />    所以大家都尊称为,李三爷。<br /><br />    别看他七十多岁,耳不聋,眼不花。<br /><br />    最重要的是,他在我们屯子中开了家‘扎柴铺’(白事商店)<br /><br />    说是商店,只不是自己家的棚子改造的。<br /><br />    主营纸人,寿衣之类的东西。<br /><br />    尤其当有‘老人’的时候,爷爷都会被请去‘出黑儿’(阴阳先生)<br /><br />    外加上爷爷的财黑,我们家的日子也越来越好。<br /><br />    正因为如此,我的童年很幸福。<br /><br />    屯子里的小伙伴,更是不敢欺负我。<br /><br />    甚至有点畏惧我。<br /><br />    生怕我爷爷给他打灾儿。<br /><br />    转眼间,我也十八岁了。<br /><br />    那时候屯子里有抱负的年轻人,都去镇里发展了。<br /><br />    我按捺不住躁动的心,自然也想有一番大作为。<br /><br />    所以不顾家里的反对,也早早的辍学了。<br /><br />    可正当我准备去外面世界大展拳脚的时候,意外却发生了。<br /><br />    事情是这样的<br /><br />    我们家是东西两屋。<br /><br />    爷爷独居东屋,我们一家三口则是在西屋。<br /><br />    这天夜里,我躺在炕上左右翻滚,觉得很热。<br /><br />    此时正值金秋时机,明天便是我的生日,又值重阳节。<br /><br />    按理来说,在这个时节,秋老虎余威尚在。<br /><br />    一想到生日的时候,妈妈会给我做最喜欢的小鸡炖蘑菇。<br /><br />    让我恨不得马上睡着,早点到那天。<br /><br />    可令我郁闷的是,无论用什么姿势,我依旧很精神。<br /><br />    我爸在炕梢没好气的说:“嘎哈呢,都几点了,赶紧睡觉。”<br /><br />    被他这么一说,我也赶紧闭上了双眼。<br /><br />    但身体的热度,依旧没有下降。<br /><br />    以东北来说,早晚已经很凉了,夜里必须盖棉被。<br /><br />    可我现在很不正常。<br /><br />    难道说是我发烧了吗?<br /><br />    如果真是这样,那可糟糕。<br /><br />    我最怕扎针了。<br /><br />    不得已的情况下,我赶紧把头蒙在了被子里。<br /><br />    希望可以发汗,这样能退烧。<br /><br />    迷迷糊糊中,也不知道几点钟,我好像进入了梦乡。<br /><br />    恍惚间,我仿佛置身在一片山林中。<br /><br />    不过这里我却从来没有来过。<br /><br />    我们屯子靠在松花江边,并不是山区。<br /><br />    回过神来,我发现自己的身体温度,逐渐的恢复了正常。<br /><br />    喜出望外的我,这才有心情打量一下四周的环境。<br /><br />    往前走了几步,也不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br /><br />    正当我还在思考的时候,眼前突然豁然开朗。<br /><br />    不知怎么,我进入了如画卷般的枫树林中。<br /><br />    我的天,我这是第一次见到如此美丽的镜像。<br /><br />    就在这个时候,在不远处的山坡上,好像出现了什么古怪。<br /><br />    地上散落的枫叶被疾风散了。<br /><br />    渐渐的形成了个小漩涡飞到了半空,霎时又消失不见。<br /><br />    我站在原地,早已看的愣住了。<br /><br />    风停,叶落。<br /><br />    一头炭红色的狐狸出现了!<br /><br />    即使我不是第一次见到这种动物,现在也被震撼了。<br /><br />    这辈子,不!或许到我下辈子,也不会再见到这种颜色了。<br /><br />    耀眼的火红,实在是太过于纯粹。<br /><br />    浑身上下,没有一丝杂色。<br /><br />    包括它的四肢,爪子,嘴角,都是红色。<br /><br />    最奇特的是,它还系着一条红色的披风!<br /><br />    微风吹过,迎风招展,煞是好看。<br /><br />    它....是传说中的狐仙吗?!<br /><br />    在东北,天上飞的,地上跑的,水里游的。<br /><br />    在我们眼里,都是有灵有仙儿的。<br /><br />    基本上都不敢随意打扰。<br /><br />    看来今天我算是遇到狐仙了。<br /><br />    想想也是,普通的狐狸,见到人类早就吓跑了。<br /><br />    怎么敢如此的嚣张。<br /><br />    这我不知所措的时候,这头狐狸眯起自己的细长双眸,打量了我一下。<br /><br />    又慢慢走了几步,开始正面对着我。<br /><br />    这时我才真正的看清楚它的长相。<br /><br />    美,媚。<br /><br />    那种感觉,只可意会不可言传。<br /><br />    可我很快就反应过来了,现在不是欣赏的时候。<br /><br />    我现在早已吓的不敢动。<br /><br />    生怕惹怒它。<br /><br />    这到底是梦境,还是现实,我早已分不清。<br /><br />    如果是做梦的话,未免太真实了。<br /><br />    我可以感受到鸟语花香,风穿过发丝的舒畅。<br /><br />    尤其眼前这头狐狸,给我的感觉,绝对是真实的。<br /><br />    我们对视了良久,见它没有什么太多的动作,我也逐渐放下了心。<br /><br />    当我准备往回走的时候,想不到它...它....<br /><br />    竟然口吐人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