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开夜车

    江州,一个说不上大,又不算小的城市。说它不大,因为它与京都、魔都根本不在一个层次,甚至和冰都、留都都有不小差距。说它不小,因为它毕竟是省府所在。虽然在某些方面与超一线城市没什么可比性,但是夜生活却是同样的丰富多彩,不逞多让。<br /><br />    白日里的喧嚣并未跟随太阳的歇班而有所减退,等到月上正南的时候,已经酒足饭饱的人又开始了下一步的宣泄,习惯了霓虹璀璨的人们早忘记了日出而做,日落而息的古话。大街上一辆辆呼啸而过的车上夹杂着男女酒醉的喧哗和尖叫,街边的路灯和路旁的霓彩将还没找到归处的人脸上映射得五彩缤纷,红的,绿的,白的……<br /><br />    夜,对于一些人来说是一天劳累的结束,但对另一些人来说,这只是一天生活的开始。当然,有的人是为了享受生活,而有的人只是单纯的为了生活。<br /><br />    檀玄将车停在路边,打开车门借着夏夜的凉风坐在车里一边摆弄着手机,一边抱怨自己不该接来火车站送人的活儿。如果在别的地方,这个时间已经跑完几单了,可是火车站这里狼多肉少,很难有他这网约车的活计,如果不是一会儿还有一趟高铁能碰碰运气,他早不在这里等了。<br /><br />    此时火车站的出站口附近,出租车和网约车泾渭分明的两个区域,只是一个队伍庞大,一个勉强算个队伍。同样干拉客营生的,却也有着鄙视链,开出租车的看不起开网约车的,在出租车司机眼里,开网约车的就是一群原本开黑车的换了个称呼而已,开网约车的看不起干代驾的,毕竟自己还有车,而那些人则纯粹是“空手套白狼”。<br /><br />    十点五十分,出站口处开始人头涌动,原本三个一群两个一伙在一起插科打诨的司机都涌向了出站口,瞬间就将出站口围了个水泄不通,一时间出站口附近变得比菜市场还要嘈杂。<br /><br />    “美女,坐车吗?”<br /><br />    “哥们儿,去哪儿?”<br /><br />    “有去东市场的吗?”<br /><br />    ……<br /><br />    檀玄没有下车,依旧摆弄着自己的手机,每行有每行的规矩,他不能跨界,不然很容易被一群出租车“出师有名”的堵在这儿,他只能等着有人下单,或者等出租车忙不过来,能捡个被漏掉的乘客。<br /><br />    出站口的车一辆接一辆地走了,檀玄依旧没等到派单。出站的人已经越来越少了,可路边的车还有不少,只剩下屈指可数的几拨人在和司机研究价格的问题,有些空车已经开始离开,檀玄知道自己这是白等了。<br /><br />    “师傅,你这车走吗?”<br /><br />    在檀玄关好车门打算转移阵地的时候,有人敲着右边的车窗问道。<br /><br />    檀玄没有表现出欣喜之情,只是将车窗按下一块,看着车外弯腰往里看的年轻女孩说道:“前面不是有出租么,你问他们去,我这是网约车。”<br /><br />    “我去的地方远,他们不去,你能去吗?”女孩面带央求的说道。<br /><br />    “远?多远啊?”檀玄问道。他早注意到这女孩了,前面没走的车她都挨个问遍了,没想到现在还问到自己头上了。他也清楚,被一群人挑剩下的能有什么好的,嘴上没说心里却已经多少有些抗拒了。<br /><br />    “我去通榆县。”女孩眼光满是渴望的小声说道。<br /><br />    “啥?通榆县!”檀玄叫了一声,然后使劲的摇了摇头,“不好意思,我也去不了,你在问问别人吧。”说着,檀玄就开始关闭车窗,现在他终于知道为什么她会被这么多人拒载了,那就不是远的事儿。<br /><br />    “别……”女孩喊了一声,然后直接将手塞到了车里,阻止了车窗的关闭,央求道:“大哥,后面没有别的车了,我着急回家,求求你了,好吗?我可以给双倍的价钱。”<br /><br />    檀玄又打量了女孩一番,只见她年纪不大,面容清秀,身材高挑,只是脸上布满了愁容,看得出是真的有急事,不然也不会三更半夜独自一人下了火车就火急火燎地打车出城。急他人之所急,尤其还能挣钱,檀玄没有再次拒绝。<br /><br />    “只到通榆县还行,下边我去不了,大晚上路不熟。”<br /><br />    “就到通榆县县城。”没等檀玄说完,女孩急忙回答,像是生怕他会突然变卦一样。<br /><br />    “通榆县离江州一百多公里,先走高速再走国道,最后还有一段省道,算上过路费大概要三百左右,大半夜的估计要空车回来,你得给我五百我才能去。”<br /><br />    “行,行,没问题。”女孩没有犹豫,打开随身背的小包就往出拿钱。<br /><br />    檀玄没有让女孩在路边掏钱,直接探身推开了车门,“上车吧,到了给就行。”<br /><br />    “好的,谢谢。”女孩倒也实在,听话的放回了背包直接侧身坐到了副驾,没用檀玄多说,拉起安全带就扣在了自己身上,而檀玄也立刻发动了车子。<br /><br />    汽车渐渐远离了喧嚣,也渐渐远离了灯火辉煌,没一会儿路边便只剩车而看不见人了,等上了环城高速,更是如同直接投入了黑暗之中,只有三三两两的同行车辆还在宣告他们并不孤单。<br /><br />    车里很静,车里的两个人一个开车,一个两眼无神的看着车外,偶尔低头看一眼手机,互不干扰,广播里主持人嘻嘻哈哈的声音也没带动起什么气氛,反而时间长了,女孩脸上的急切之情愈发的明显。<br /><br />    终于,檀玄打破了车内的宁静,问道:“你这么晚着急回家,是家里有什么急事吗?”<br /><br />    女孩没说话,只是摇了摇头,低头按亮手机看了两眼,眼角有些闪亮后又紧忙转头看向车外又。<br /><br />    车外一片漆黑,没什么好看的,檀玄瞥到女孩是在看手机里的照片,结合着她的状态便在心里猜到了一个大概,于是又没话找话道:“你胆子够大的,一个人坐火车不说,三更半夜的一个人打车出城,还打的黑车,不怕遇到坏人?”<br /><br />    女孩扭头看了看檀玄,沉默了一会儿问道:“你是坏人吗?”<br /><br />    没等檀玄回答,女孩白了檀玄一眼,撇了撇嘴,拿着手机朝着檀玄摇了摇,“你以为我傻呀,上车之前我就把你车牌都发给朋友了,现在是法治社会,如果我有个好歹,你根本跑不了,你想做什么坏事也要先考虑一下后果。”<br /><br />    “呵呵……”檀玄笑着摇了摇头,没想到人家早有防备,又故意打击道:“哪个坏人做坏事还先考虑后果的。知道犯法就不做了,那还叫坏人?嘁!你没看到新闻么?多少女孩无故失联了,尤其是长得好看的。如果真的出事,即便破案了,你也是受害者,即便是被伸张正义了你也看不到……”<br /><br />    “啊……”女孩愣住了,再看檀玄的时候眼神明显有些恐慌,身子也悄悄靠向车门。<br /><br />    见女孩害怕,檀玄心情好了不少,于是见好就收。<br /><br />    “你今天大可不必担心,坏人不可能和你说这些。坏人一般就见钱眼开,或者见色起意,你……你挺安全的。”<br /><br />    “你……”<br /><br />    檀玄这句安慰的话实在沁人肺腑,什么叫自己安全,是自己连被坏人惦记的资格都没有吗?这太侮辱人了,气的女孩咬牙切齿狠狠的瞪了檀玄一眼。可惜车里光线有限,檀玄根本没看见,不然那满含杀气的眼神一定能让将檀玄千刀万剐。<br /><br />    檀玄知道自己的话惹人不高兴了,笑着解释道:“我没别的意思,就是一路上没啥车,有个人说话多少能解解闷。”<br /><br />    “有病!”女孩小声嘟囔一句,然后暗暗地松了口气。<br /><br />    又惊又恼,女孩心情缓和了不少,虽然眼中还有焦急,但脸上的愁容已经多被冲散。女孩从包里数出五百块钱递给了檀玄,依旧口气不善的说道:“呐,把车费给你,别拐弯抹角的,一会儿再担心我没钱给你。”<br /><br />    “这话说的就不对了,我又没催你,你着啥急呀。”说归说,但是檀玄收的却一点也不慢,根本不给女孩再客气的机会。<br /><br />    车里又恢复了安静,只是和刚才静的不一样了,这次是檀玄开车,而女孩却是没有丝毫避讳的看着檀玄,好像要用这种方式找回点面子。<br /><br />    檀玄被看的很不自然,尤其这大晚上的,身边有这么一位瞪着一双眼睛盯着自己的,最后实在受不了,扭头瞪了女孩一眼,板着脸吼道:“看什么看?”<br /><br />    “看看怎么了?你怕看别出门啊。”身边的男子虽然算不上多么帅气,但是很年轻,棱角分明的脸庞,眉清目秀的不像是有坏心思的人,所以女孩多少有了些底气。<br /><br />    “你在和我叫号吗?信不信我吃点亏直接让你后悔一辈子。”檀玄装出一点凶狠。<br /><br />    “你敢!你试试。”女孩没有丝毫让步,还挑衅般故意挺了挺胸,在安全带的束缚下,进一步的展现了一下她那不是十分明显的身材。<br /><br />    “切,我才不上你的当呢。”檀玄没敢多看,马上装出一本正经的开着车。<br /><br />    檀玄怂了,女孩见好就收,靠在座椅里呆呆地望着车前不多的明亮,以及玻璃反射出来的那张吃瘪的面孔。<br /><br />    安静了片刻后,女孩再次转头看向檀玄,“看着你年纪不大呀,怎么不找个正经的工作,干起了黑车司机呢?”<br /><br />    黑车司机这个称谓让檀玄很不满,他纠正道:“小姐,我正式和你声明,我是网约车司机,正规平台注册的,不是开黑车的。”<br /><br />    “你还网约车?”女孩满是不屑地哼了一声,“我坐你车也不是在网上下单的呀,你还说正规平台呢?”<br /><br />    “这个……”檀玄无力反驳。<br /><br />    “刚才你收的是现金吧,你们平台支持现金付费?”女孩继续挖苦着,“开黑车就开黑车呗,有什么遮遮掩掩的,我又不能举报你,至少你比那些开出租车的强多了,他们竟然拒载,而且还一脸嫌弃的,如果我不是着急回家我都举报他们。”<br /><br />    见惯了虚张声势,檀玄笑笑没说话。<br /><br />    女孩接着又问道:“为什么我在火车站问了那么多车,刚开始司机都挺热情的,但听说我去通榆却都不去了呢?我也愿意多付车费了,怎么的,出租车还怕去的路远?”<br /><br />    “哪个拉活儿的怕路远,又不是不给钱。”檀玄回答到。<br /><br />    女孩更是不解了,“那他们为什么不去?有钱不赚,都是傻子不成,还是怕钱赚多了烫手?”<br /><br />    檀玄哼笑了一声,回答道:“他们是怕路太远,回不去了。”<br /><br />    女孩听得稀里糊涂,调侃道:“什么意思?怎么回不去了,难道出租车还要包食宿啊?我可先和你说清楚,我只掏路费,别的我可不管。”<br /><br />    檀玄没在乎女孩说话的语气,慢慢的说道:“去通榆的省道上一个月内出了三次事故,挺严重的,都是夜里出事儿的,而且都在一个地方冲破路边的护栏掉进了河里。”<br /><br />    “三次车祸!”女孩听到这话倒吸了一口凉气,问道:“挺严重,怎么个严重法?”<br /><br />    “死了八个,不,确切的是九个,还有一个身怀六甲的孕妇,三次车祸没有一个生还者。”檀玄漫不经心的继续讲解,“这事儿被人们传的挺邪乎,说是那里的水鬼在抓替身,传的有鼻子有眼的,所以没人愿意夜里开车走那里,谁都不想成为第四起事故……”<br /><br />    “呃……”女孩没有继续说话,似乎被檀玄的话吓到了,脸色变得煞白,身子有些颤抖。<br /><br />    “怎么,害怕了?”檀玄故意问道,嘴角微微上扬。<br /><br />    女孩摇了摇头,很没有底气的否定道:“没有。”<br /><br />    “那你哆嗦什么?”檀玄继续追问。<br /><br />    “我觉得那些人挺可怜的,生命太脆弱了,说没就没了。车一定要注意安全,尤其是晚上,不但是对自己负责,更是为家人负责。”女孩答非所问的解释了一下后马上转移转移话题,“那你怎么敢去,别人怕,你不怕吗?”<br /><br />    檀玄嘿嘿一笑,“怕什么,有钱不赚是傻子,何况跑一单赚双份钱,我又不嫌钱多了烫手。”<br /><br />    “你这是挣钱不要命。”女孩没有计较檀玄用她的话回怼自己,双臂环在身前,似乎车里的冷气开的有点足,让她有了一丝冷意,还多少有点想去厕所的冲动。<br /><br />    檀玄看出了女孩的紧张,微微一笑,安慰道:“你放心吧,收了你的钱,保证让你安全到家就是了。年轻人,别的能力不敢吹,就是有股子冲劲。”<br /><br />    “嘁!装什么英雄好汉,把我安全送到地方那是你的义务。”女孩回怼了檀玄一句,然后调整了一下坐姿,将视线移向了窗外。<br /><br />    “是啊,都是人吓唬人,没必要害怕。”<br /><br />    “你不要说了,还是集中精力开车吧。”<br /><br />    车内又静了下来,不但车内的两个人不说话了,就连车内的广播也因为信号问题变得断断续续的,更为沉闷的气氛渲染了一丝诡异,最后直接被檀玄关了。<br /><br />    下了高速,真如檀玄所说的那样,路上果然已经看不见其它的车辆,只有他们这车孤单的行驶在路上,等下了国道转到省道以后,别说有车了,路上连个指示牌都很少见到了。<br /><br />    夜路并不是完全的漆黑一片,天上的明月正圆,照得平阔的地上灰蒙蒙的,影影绰绰,一切都模糊却不太真切,只有车前的光柱最为耀眼。<br /><br />    两个人都直视着前方的路,因为下了国道后路况变得很差,有的地方坑坑洼洼的,甚至不如沙土路光滑,所以都变得小心翼翼。行驶了一段路程,路况逐渐变好,双向的路上依旧只有他们一骑绝尘,于是车速又不经意的被提升了不少,车里的二人也都轻松了许多。<br /><br />    “前面怎么停辆车?慢点儿!”女孩突然指着前方提醒道。<br /><br />    檀玄像是没有听到女孩的话一样,没有丝毫的减速,只是脸上多了一丝不易察觉的冷笑。<br /><br />    “你看司机和咱们招手呢,司机是个女的,估计是车坏了,这大半夜的……你刹车呀!”见檀玄没有反应,女孩急了,由小声提醒变成了大声喊叫,可檀玄就跟聋了一样,依旧还是那副模样,手里也没有什么动作。<br /><br />    “你傻了吗?快停车呀,要撞上了……”女孩大声喊叫道,见檀玄面无表情,依旧没有减速的意思,而此时距离她眼中前面那车、那人已经越来越近,急的她顾不得那么多,直接伸手去抢方向盘。<br /><br />    檀玄一抬右手便把女孩按了回去,同时,左手把住方向盘,猛踩油门,不但没有减速,反而加速直接向前冲了过去。<br /><br />    “不要……”女孩撕心裂肺地喊叫起来,然后像疯了一样去拉扯檀玄,只是不管她怎么用力,一直挣脱不开檀玄那只右手,而自己身下的车已经与前面那车那人的距离越来越近,瞬间就到了跟前,她都能看到那人的脸。<br /><br />    “啊……”女孩惨叫了一声,绝望地闭上了眼睛,实在不忍直视这惨事的发生。片刻后,她又重新睁开眼睛,然后挥动拳头捶打檀玄,大声哭喊道:“你撞到人了,你没看到吗?你个凶手,赶紧停车,看看那人怎么样了,或许还有救……”<br /><br />    “你有病吧?”檀玄终于说话了,然后一把推开快要压到自己身上的女孩,同时一踩刹车,一阵剧烈的刹车过后,车子终于停了下来。<br /><br />    女孩没有说话,解开安全带推开车门就下了车往后面跑去。只是她很快就傻眼的停在了车边,因为在朦胧的月光下,路上哪有什么车,更没有什么人,不管活的、伤的、还是死的,连个影子都没有。只有一条静的出奇的路,干干净净,哪像是发生过惨状后的情景,只有路边的护栏似乎有些歪歪扭扭。再往一边看,路边则是一条悄无声息的河,河面在月光下犹如一条亮白的丝带,两端都不见尽头,而路边这里最宽,就像打了一个结。<br /><br />    女孩心里一惊,想起了檀玄说的那几场车祸,瞬间慌了起来,赶紧跑着回到了车里,并迅速的关紧了车门<br /><br />    “刚才是怎么回事?”女孩惊慌不已,盯着檀玄结结巴巴的问道。<br /><br />    檀玄瞪了女孩一眼,没好气的说道:“怎么回事?我还想问问你怎么回事呢,怎么睡着了还大喊大叫抢我方向盘呢?”<br /><br />    女孩楞了,一脸茫然的问道:“你说我睡着了?”<br /><br />    “如果你没睡着,那你抽的哪门子疯?又说有车又说有人的,你看看,哪来的车?哪来的人?还说我撞人了,要往一边拐,就这一条路,拐个弯就掉河里去了。你不想活你别害我呀,我还正直青春年少,还有大好的时光等着我呢。”<br /><br />    “可是我没睡着啊,我真的看到有个女的在拦车,她穿一身白裙子,小腹有些隆起,而是我还特别清楚的看到她被你撞到时的表情,她当时吓得脸色煞白,眼中……”<br /><br />    女孩突然伸手把嘴捂住了,然后浑身颤抖的看着檀玄,哆哆嗦嗦的说道:“我……我们……不会……是遇到……鬼了吧?你不是说……那几次车祸都是……车掉进河里了么,还有个孕妇,这里……”<br /><br />    “我们赶紧开车走吧。”女孩抓住檀玄的胳膊央求到,此地不宜久留,她是彻底的怕了。<br /><br />    “哪有什么鬼,就你一惊一乍的。”檀玄推开女孩的手,不但没有开车离开,反而推开车门下了车。<br /><br />    “你干嘛去?”女孩见檀玄下车更是慌了,就他们两个人,她不想离他太远,但是更不敢下车。刚才下车什么都没看到,现在更害怕下车后又突然看到刚才那个女人。<br /><br />    好在檀玄没有离车太远,只是掏出烟抽了起来。<br /><br />    “我没被鬼吓死,差点被你害死了,抽根烟缓一缓。”<br /><br />    女孩没有说话,只是一脸惊慌的看着檀玄,现在听着檀玄说话她倒感觉亲近了不少,不管好话坏话,有人说话总比安静下来要好,当然,如果现在他能开车离开这里就更好了。<br /><br />    檀玄手搭着车顶面向身后的道路,又扫了一眼旁边的水面,脸上浮现出一丝冷笑,没有抽手里的烟,直接反手将整只烟烟弹到了车后的地上,然后重新回到了车里驾车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