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书库>极夜之下> 第一卷 井底蛙 第一章 纳瓦霍语

第一卷 井底蛙 第一章 纳瓦霍语

    天空漆黑,灯光交躇,立交马路,车水如龙。<br /><br />    郝孟看着窗外发呆。<br /><br />    不知从何时起,高远天空似乎触手可及,常年笼罩着压抑黑云,别说晴天,甚至于雨雪风霜都少见的很,有的只是永不退散的阴霾。<br /><br />    他望向手上繁杂的英译版小说《百年孤独》。<br /><br />    看不懂。<br /><br />    九年义务教育,二十六个英文字母认识他,他却认不全它们,更别说组合起来了。<br /><br />    书是楼下随便买的,浪费这钱并不是为了装文化人,着实是他碰到了难以理解的事情。<br /><br />    青年从兜里取出一块腕表。<br /><br />    两根腕带加中间一块方正屏幕。<br /><br />    它不会亮。<br /><br />    郝孟也找不到电池或者充电口在哪。<br /><br />    这是他三天前在下班回家路上捡的。<br /><br />    青年戴上手表,脑袋掠过一闪而逝的针扎感,眼前天书般的文字却突然迅速变成了一个个他分外熟悉的中文。<br /><br />    “多年以后,奥雷连诺上校站在行刑队面前,准会想起父亲带他去参观冰块的那个遥远的下午……”<br /><br />    郝孟眉头皱的几乎拧成一团。<br /><br />    他摘下手表。<br /><br />    又是一堆连在一起的英文字母。<br /><br />    自从捡到这手表后,他就惊奇发现,只要拿着手表,自己居然就能看懂、听清各种文字和语言!<br /><br />    与此同时,他说出口的话也会自动转化成当前对话人的母语或方言!<br /><br />    连外国友人都十分惊叹他的口音纯正!<br /><br />    匪夷所思!<br /><br />    正在郝孟皱眉思索时,房门打开,明艳动人的美貌女子喊道:“郝孟!吃饭了。”<br /><br />    “好,来了。”郝孟回应道。<br /><br />    她叫乔殷。<br /><br />    两人是青梅竹马,郝孟大她三岁,乔殷8岁那年举家出门旅游却出了车祸,只有乔殷侥幸生还,郝孟父母见她无依无靠便照顾起她,成年后两人便来到了这座城市定居生活。<br /><br />    乔殷今天穿了件高领白色针织毛衣,西装阔腿裤,清丽干净,宽松衣服在她身上却勾勒出曼妙曲线,沉甸甸的胸口风景令人心动,她给郝孟夹了一筷子鱼肉,酝酿措辞,“郝孟,公司想明天安排我去国外出差,大概一个月左右。”<br /><br />    “又出差?”脑子里还在思虑腕表事情的郝孟回过神,微微皱眉,“我早说了你这公司不靠谱,如今国际形势紧张,早已不比以往,出境手续异常繁杂麻烦,你……”<br /><br />    乔殷探手抚平郝孟眉头,柔声道:“财米油盐水电房租,还有各种开销,多点收入总归是好的,再说了,我大学都毕业半年了,你真打算让我这么早就当个家庭主妇?”<br /><br />    郝孟欲言又止。<br /><br />    地球各国的纷争已经愈演愈烈,许多中小型国家甚至都已经封境戒备,很多对外贸易已经叫停,如今想要一张签证可是难如登天。<br /><br />    乔殷托着脸颊,神色委屈,“我不想当你养在笼中的金丝雀,我也想出去闯闯。”<br /><br />    郝孟瞥了她一眼。<br /><br />    女子幽幽埋怨道:“都怪你,以前虽然是一副空荡的身体,但好歹拖着一个丰富的灵魂,现在身体倒是时常填满,灵魂却空虚了许多。”<br /><br />    郝孟翻了个白眼,无奈道:“行吧行吧,出门在外自己注意安全,有事给我打电话。”<br /><br />    目的得逞的女子顿时展颜一笑。<br /><br />    一夜时光转瞬即逝。<br /><br />    郝孟将乔殷送到了机场,转身离开。<br /><br />    今天是周末,郝孟开车在市里漫无目的的转悠,放松心情。<br /><br />    这些年科技越来越发达,车水马龙,高楼林立,最显眼的还是那些随处可见的巨大煤炉,国内对于发电一块的执念简直到了病态的地步,按相关人士推算,如今的供电规模已经大到只需十分之一就能维持整座城市的需求,那余下的庞大电力跑哪去了?<br /><br />    流言纷飞,推测不断,各种说法皆有。<br /><br />    郝孟对此并不关心,时至中午,一直思绪繁杂的他不经意间看见路旁写字楼的顶端竖着一块巨大牌子。<br /><br />    振兴翻译社!<br /><br />    郝孟停下车,从兜里掏出腕表。<br /><br />    “要不去试试?”郝孟动了心思。<br /><br />    捡到了这么一块能翻译各种语言的手表,闲着不用也太浪费了!<br /><br />    有钱不赚王八蛋!<br /><br />    自年幼起,郝孟就有一个远大理想。<br /><br />    这辈子挣一个王大佬嘴里的小目标,然后在这个财神掌姻缘的年代,娶上六个媳妇!<br /><br />    至于为什么是六个,那当然是每周抽一天休息,以前总以为是桃源洞,后来才知道是棺材缝,再说了,就算是耕地的牛也得歇歇吧?<br /><br />    他当即拿着腕表便下车一路直上顶层,按照前台小妹的指引来到招聘室。<br /><br />    屋外站着七八人,看模样都是来应聘的,透过巨大的落地窗往里看去,屋里还有不少人正在现场进行口试笔译,尽头是一张巨大办公桌,堆满了稿子书本,后面坐着个戴着眼镜的秀气女子,她应该就是前台嘴里的美女总编褚晓晓了。<br /><br />    郝孟听着号码牌,轮到后快步走进屋里。<br /><br />    女子抬头一瞥来者便继续低头看稿,“坐吧,哪里毕业?会哪些语言?几级证书?”<br /><br />    郝孟一愣。<br /><br />    不好!<br /><br />    他一时兴起,忘了准备这些基本问题的答案!<br /><br />    “我……我是A市的大江职业技术学校毕业,会的语言有英语、法语、俄语……”<br /><br />    郝孟的话还没说完,那女子微微皱眉,技校毕业的?<br /><br />    她打量了一下面前青年,疑惑道:“有证书吗?几级?”<br /><br />    青年顿时哑口无言。<br /><br />    几级?<br /><br />    他这辈子撑死就听人说过有什么幺蛾子的四六级,具体这四六级是啥意思他都不知道!<br /><br />    众人纷纷投来诧异目光。<br /><br />    一个来应聘翻译的,居然连几级证书都说不出来,还是从A市那所著名的野鸡大学毕业。<br /><br />    褚总编摇摇头,淡淡道:“抱歉,请你先准备相关材料和履历再来吧。”<br /><br />    郝孟尽力组织着合适的措辞,解释道:“我确实可以翻译很多文字,要不你挑个文字范本给我?让我试一试?”<br /><br />    周边响起一阵哄笑,众人都乐了。<br /><br />    哪有翻译者让别人挑语言范本的,难不成他是电脑点读机?精通全世界各种语言?<br /><br />    女子推了推眼镜,冷淡道:“这位先生,我们这里只招收有相关工作经验的人员,还请你离开,不要耽误大家时间。”<br /><br />    郝孟显得分外尴尬,瞧见女子越来越难看的脸色,他只能悻悻起身准备离去,心中盘算,待会找下一家翻译公司的时候,得先把这些最基本的应聘知识准备好。<br /><br />    或者先去考个证?<br /><br />    褚晓晓收回视线,嘀咕道:“莫名其妙。”<br /><br />    其余应聘者们也忍俊不禁,好家伙,啥也不懂就算了,关键还拥有迷之自信,哗啦啦报了一串语种,那你倒是拿出证来阿。<br /><br />    就这,还敢放言让别人挑翻译范本?<br /><br />    郝孟才走到门口便被一个胖子粗暴挤开,他冲进屋里破口大骂:“蠢货!老孙个白痴!尽接些乱七八糟的破生意回来!这他娘的是纳瓦霍语,老子上哪给他找人翻译去?”<br /><br />    胖子把手上稿子拍在桌上,“褚晓晓!快快快!想办法!看看能不能找个会纳瓦霍语的!”<br /><br />    美女总编一愣,惊疑说道,“纳瓦霍语?传说中因为太过复杂,被漂亮国军方在太平洋战争中作为密码,于无线电中使用的南德内语支的那种语言吧?”<br /><br />    中年胖子气的横肉抖动,“他娘了个巴子的,就是它!太平洋战争都打结束了,樱花国也没能破译那套纳瓦霍语密码系统,就这种棘手玩意,老孙那白痴居然搞回来!还签了一个月翻译时效!”<br /><br />    门口出现半个身子,男子小声解释道:“没办法啊,我也不想接的,但是那老外给的太多了……”<br /><br />    胖子抄起手边本子就砸了过去,用着本地方言破口大骂。<br /><br />    整个楼层的人们一静,随后习以为常的继续干活。<br /><br />    躲在一边的郝孟听着熟悉的咆哮国骂,不由感慨这胖子的词汇精深辽阔。<br /><br />    胖子总算放过了那男子,转头咬牙切齿,“提价!千字五百!不,千字一千!不行就两千!绝不能砸了招牌!”<br /><br />    “我尽力吧。”<br /><br />    褚晓晓神色为难。<br /><br />    据说这种语言全世界也只有17万人在使用!<br /><br />    一时半会上哪找人去?<br /><br />    褚晓晓目光一扫屋内的众多招聘者,抱着敷衍老板的心态,随口问道:“有没有会纳瓦霍语的?千字2000,免面试直招。”<br /><br />    屋内众人面面相觑。<br /><br />    纳瓦霍语?<br /><br />    他们听都没听过的语种!<br /><br />    走出门的郝孟却是猛地眼睛一亮!<br /><br />    千字2000?<br /><br />    青年返身快步走上前来。<br /><br />    有些烦躁的褚晓晓瞅见是他,终于冷脸怒道:“你怎么还在这?是不是非要我喊保安?”<br /><br />    郝孟只是沉声说道:“我试试。”<br /><br />    “你?”模样秀气的总编嗤笑一声。<br /><br />    南德内支的纳瓦霍语,全球都只有不到二十万使用者!在这群里面还会中文的,更是寥寥无几!<br /><br />    眼前这个连规矩都不懂的外行人,居然还跑来大放厥词?<br /><br />    这家伙是来砸场子的吧?<br /><br />    褚晓晓当即便想拿起电话通知楼下保安上来赶人。<br /><br />    突然间,一只大手按在了她面前的座机电话上。<br /><br />    褚晓晓勃然大怒!<br /><br />    不知好歹的小鬼!一而再再而三的捣乱,真当她是什么好说话的泥菩萨?<br /><br />    再然后,她便看见那青年拿起稿子,而后从兜里取出一个普通至极的手表。<br /><br />    在这一刻。<br /><br />    郝孟眼前稿子上的繁杂文字,微微模糊,随后尽皆变成了清晰易懂的中文!<br /><br />    青年一边戴着手表,一边从善如流,“简介:纳瓦霍语,通行于漂亮国西南部的纳-德内语系阿萨巴斯卡-埃雅克语族德内语支的语言,在地理或语言学上,都可算南德内语支,大多通行于阿拉斯加和加拿大西北部。”<br /><br />    “翻译要求,全文中字,数据精确。”<br /><br />    “地域所有权授权协议”<br /><br />    “本协议由甲方,简称“古塔纳氏族-艾木森”与周夏国A市商州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简称“乙方”,于2099年12月7日在A市签订。”<br /><br />    “本协议由以下部分组成。”<br /><br />    “1,首页/签字页”<br /><br />    “2,基础条款。”<br /><br />    “3,附件1……”<br /><br />    青年润润嗓子。<br /><br />    随着他停下,屋内便落针可闻。<br /><br />    郝孟抬头望去。<br /><br />    只见到褚晓晓的愤怒表情已然凝固,一旁的胖子也是满脸呆滞。<br /><br />    诸多本打算看一场热闹好戏的应聘者们,此刻都如石化般一动不动。<br /><br />    整个屋内,鸦雀无声!<br /><br />    不知过了多久,人群中终于响起一道压抑着惊骇的低声。<br /><br />    “我的天老爷!这家伙竟然真的会纳瓦霍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