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锤子小说阅读网 ->武侠·仙侠 ->大奉打更人简介
听书 - 大奉打更人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一百二十七章 如何晋升一品武夫

(快捷键:←)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快捷键:→)

分享到:
关闭

许七安天灵感插着剑柄,坐在议事厅的主位。

他坐这个位置,并非众人敬于他声望,畏于他修为。

理论上来说,许七安现在明面上的官职是打更人衙门的首领,权位堪比朝堂诸公,就算没有实权,官帽子是要比杨恭这位一州布政使大的。

“诸位只管说吧,本官听着。”

许七安环顾两侧官员,起了个头。

行军打仗、调粮运兵,稳定后方等等事宜,他是一个彻头彻尾的门外汉。

在这些领域里,出出主意,指出不足倒是可以,让他去统筹、安排,那只会碍事。

杨恭点点头,接替许七安的话语权,说道:

“本次议事,有三件事要与诸位讨论,分别是钱粮、兵源、防线。

“其中,钱粮和兵源息息相关。青州失守后,尽管我们带走了绝大部分的军需辎重,但钱粮短缺问题,始终困扰着我们。。

“从漳州运来的粮草,不久前沉江了,押送粮草的大军全军覆没。”

漳州是大奉粮仓之一,粮草储备最充足,一旬前,议和期间,漳州运往大奉的船队遭遇袭击,粮草沉江不说,随行押送的军队全军覆没。

这是云州叛军在有目的的截断各州运往雍州的粮草。

大奉疆域辽阔,不管是走水路还是陆路,路途都极为遥远,押送过程中遭遇敌人埋伏,属于不可规避的意外。

当然,大奉军也有派精锐高手潜入云州、青州,做着截道的行动。

这种时候,拼的就是双方的物资底蕴,以及高手数量了。

云州和大奉相比,最大的优势是战略纵深不足,没错,地盘小也有小的好处,这意味着押送路程短,地形不复杂,失误的概率也相应的减少。

李慕白沉吟道:

“雍州富庶,但一边要稳灾民,一边要供养军队,最多支撑一个月,一个月后,我们就要搜刮“民脂民膏”了。”

许二郎插了一嘴:

“如果募兵的话,可以大大缩减钱粮开支。”

把那些吃白食的流民编入军队,让资源利用达到最大化。

李慕白沉声道:

“这样的话,可以撑三个月.........”

他看了一眼苗有方身边的力蛊部战士莫桑,改口道:

“两个月没问题。”

众官员、将领沉默着,眉头紧锁。

钱粮问题,向来是大奉面临的首要难题,没钱没粮,打什么仗?

我可以让花神催熟一批粮食,但只是杯水车薪啊...........许七安想到了花神的灵蕴。

但旋即觉得这个提议不靠谱,慕南栀能催熟的粮草有限,而朝廷需要多少粮草?有多少嘴吃饭?不是一个量级,不过,这个法子可以用来应急。

到时候,催熟完毕的花神会哭着说:没有了,一滴都没有了!

许七安想到这里,嘴角翘了翘。

“咚咚!”

他敲了几下桌面,吸引众人目光,说道:

“陛下会在楚州和禹州境内增设集镇,开关市,不需要多久,大奉会有钱粮。”

当即把怀庆朝会上的政策告知众人。

朝廷政令传入各州需要时间,这肯定比不过“天机宫密探”这类快马加鞭,且依靠传送术传递消息的组织。

当然,等孙玄机的传送阵法搭建完毕,雍州这边的消息往来速度会得到巨大增幅。

“妙!”

张慎抚须微笑:

“这两条政令能解大奉燃眉之急和后顾之忧。”

增设集镇,开通关市,可以充盈国库,解朝廷国库空虚之急。收回荒废农田,则能让流民在开春之后,有田地耕种。

这年头,安抚百姓其实很简单,给他几亩田,云州叛军再想招募流民当炮灰,就难了。

李慕白赞叹道:

“陛下当初在云鹿书院求学时,便展露过不俗的实干能力。如今登临大宝,乃大奉百姓之福。”

众人纷纷开口称赞,相比起永兴,女帝登基让他们看到了希望。

大概也只有许银锣才有这样的魄力,扶植一位女子登基。

众官员、将领,用敬佩的眼神看向许七安,但看到他头顶的剑柄后,又纷纷低下了头,没让自己笑出声。

袁护法蔚蓝色的目光扫过众人,嘴唇动了动,正要开口,孙玄机把茶杯递到他面前,面无表情的说:

“喝!”

袁护法连忙张开嘴,喝了一口,借此把涌到嘴边的话咽下去。

........众官员、武将,心里捏了一把汗,朝孙玄机投去感激的目光。

如果他们刚才的心里话被袁护法读出来,那么现在,大家就是站着议事,或者跪着议事了,总之许银锣不会放过他们。

杨恭轻咳一声,把话题扯回来,脸色无比严肃的说道:

“第三个问题,防线!

“而在这之前,我们需要估测云州军下一次的进攻是在何时。”

前青州都指挥使周密,沉吟一下,道:

“云州军遭逢大败,浔州城一战,算是伤了筋骨,没有那么快卷土重来,应该会等那位传说中的白帝返回九州大陆。”

白帝的存在,对于在座的高层来说,并不是秘密。

斩首黑莲的行动中,白帝没有出现,暴露了它不在九州的事实。

“不,我觉得,他们会在近日内进宫雍州。”

李慕白给出不同意见,这位云鹿书院的大儒分析道:

“首先,春祭将近,这场战打半年一年,云州能承受。打了几年,他们会被战争拖垮。而陛下的两条计策,正是打持久战的基础。

“云州叛军若是得知,就绝对不会拖延下去,会即刻进宫。”

苗有方突然说:

“也有可能进攻禹州,阻止朝廷的计策。”

禹州与南疆紧邻。

他刚说完,便被身边的许二郎否决:

“云州的兵力,不足以支撑他们两线作战。”

这就是当初云州想要议和,兵不血刃的拿下禹州的原因。

众人再次意识到,当时如果议和成功,云州军接管禹州或漳州,那才是真正的大势已去,朝廷灭亡只剩时间问题。

大奉已经在灭亡的边缘徘徊过一次了........文官和武将们心里感慨。

许银锣的这场政变,改变了大奉王朝的命运。

杨恭做最后总结:

“从休整到出兵,最多不会超过半个月,春祭前,云州和我们会有一场恶战。接下来,我们需要构筑第一道防线,选定守将............”

............

青州布政使司。

同样的清晨,云州军方高层也在开会议事。

所有人到齐后,葛文宣环顾众人,开了个头:

“天机宫刚得到消息,京城那边,准备在剑州和雍州开设关市,与北方妖蛮、南疆蛊族、万妖国互通商贸,以丰盈国库。另外,还有一条政令,以原价从乡绅贵族手中回购田地,春祭后,用来安抚流民。

“这不是一个好兆头啊,处处击中我云州软肋。”

闻言,在座的高层将领眉头紧锁,已经意识到这两条政令施行后,对局势造成的影响。

卓浩然咧了咧嘴:

“开关市?想得美,老子率领死士把他们一锅端了。”

葛文宣不咸不淡道:

“可以,我们会提前为卓将军准备葬礼。”

卓浩然竖眉。

没给他发怒的机会,杨川南沉声道:

“剑州的事,路途过于遥远,我们掺和不了。

“禹州与青州相邻,倒也算触手可及。但你想过没有,朝廷开关市,最高兴的,是蛊族、万妖国和中原商队。

“中原有蛊族急需的茶叶、瓷器、绸缎、盐铁等等,万妖国刚刚建国,除了草药和食物不缺,什么都缺。蛊族和妖族必定会派兵驻扎集镇。

“而南疆物产丰富,足以让追逐利益的商旅发狂。以前蛊族和大奉不对付,佛门统治十万大山时期,拒绝与中原做买卖,他们没办法。

“如今没了这些忧虑,势必会有大量的商队蜂拥禹州,世道不太平,他们会雇佣一定规模的武装力量保护。你率死士端了他们,呵,到底是谁灭谁?”

要知道,中原武林繁荣,江湖势力多如牛毛。

这些江湖匹夫不会管大奉死活,但却可以被利益驱使,甚至会有各地江湖势力组成的商队前往禹州。

葛文宣点头,赞同杨川南的分析,补充道:

“发兵禹州的话,以我们的兵力和物资,两线作战有些冒险。”

卓浩然沉默了。

戚广伯淡淡道:

“你们现在知道,许七安为何要扶持一个女子登基了?他扶持长公主登基,不只是为了稳固后方,更因为此女才情无双啊,许七安相当于如虎添翼。

“以后我们要面对的敌人,不再只是许七安,还有大奉这位女帝。”

一位将领沉吟片刻,试探道:

“京城没了监正坐镇,国师为何不直接杀入京城,灭了那个女皇帝。”

众人眼睛一亮,认为这是一个可行之策。

戚广伯默然,而后叹息道:

“那便是玉石俱焚了。”

他没多做解释,看了一眼沉默寡言,显得有些自闭的姬玄,道:

“执着于情,非帝皇之材。你若不想被国师和陛下看扁,就把姬远两个字,从心里抹去。”

姬玄点了点头,没有说话。

戚广伯继续道:

“禹州要打,但不是现在,先准备进攻雍州,我只给你们半个月的时间。半个月后,出兵禹州。”

杨川南吃了一惊:

“大将军,不等白帝了?”

戚广伯摇头:

“大奉耗的起,我们耗不起。另外,洛玉衡渡劫在即,而许七安同样是个不稳定的因素,给他们的时间越多,不可控的事情就越多。

“再说,你知道白帝何时归来?云州的命运,我们的命运,不会寄托在一个外援身上。”

...........

【一:皇宫的传送阵,必须在朕的寝宫里,你若是不放心临安,就让孙玄机在她的韶音宫也搭建一座。许平峰和伽罗树若是真的袭击京城,传送阵只有在寝宫,朕才有一线生机。】

【三:没问题,只要陛下不介意,臣当然也不会介意。】

【一:什么意思?】

【三:定向传送符,通往皇宫的,我手头也要有几枚。】

怀庆好半天没说话,但也没说不允许。

许七安继续传书:【只是真到了那一步,委实有些惨烈了。】

两人是在私聊。

【一:周史末期,雍誉年间,巫神教大军打到京城。雍誉在大军护卫下,逃离京城,把皇室女眷、百姓留在了城中。巫神教大军屠戮三天三夜,把帝姬、嫔妃掳回东北。

【雍誉帝在边关集结大军,六年时间,便将巫神教军队逐出中原。

【京城从来都不重要,只要朕不死,大奉就不会灭。】

怀庆的传书里,透着强大的,无与伦比的自信。

【一:另外,许平峰敢来京城,就别想短时间内重返青州和云州,这同样是我们把云州叛军的总部一锅端的机会。以许平峰的性格,不到绝境,不会做玉石俱焚的选择。

【你现在需要考虑的两件事:一,助国师渡劫。二,如何晋升一品。】

助国师晋升一品,啧啧,本银锣是奉旨双修.........许七安传书回应:

【明白。】

结束通话。

许七安坐在浔州城头,望着蔚蓝的天空,沉吟许久。

各大体系,晋级后便没有关隘了。

只要积攒气机,磨砺体魄,把“玉碎”提升,就能依靠时间,慢慢把修为推到二品巅峰。

换句话说,不管什么体系,什么品级,最难的,是破关。

许七安当初依靠魏渊的血丹晋升三品不死之躯,之后便没有瓶颈,与国师不停双修,气机稳步增长。

真正难的是提升品级时的关卡。

就像老匹夫,三品到三品巅峰,几十年时间就到了。

但晋升二品的关卡,却卡了他整整五百年。

“三品晋升二品,是合道,把“意”补完。那二品晋升一品呢?”许七安紧皱眉头:

“一品武夫似乎没有名字,这里面的水很深啊。我感觉,武夫体系也许是所有体系里最特殊,水最深的。”

武夫体系自古以来便已存在,却从未出现过超品。

武夫体系的一品,是没有名字的。

单是这两点,就足以说明这个体系有问题。

他闭上眼睛,盘坐内视,解开对神殊大师的封印。

以他目前二品之尊,封印神殊的一条右臂并不难,虽然神殊大师是和尚,对男女之事并不在意,但双修得时候,许七安还是拒绝旁观者的。

洛玉衡也拒绝自己被小小银锣顶撞时,边上有个旁观者。

眼前出现了迷迷蒙蒙的大雾,雾气如轻纱抚动,云雾深处有一座破庙,庙门前盘坐着一位俊秀的年轻僧人。

“大师,我想请教一个问题。”许七安双手合十:

“如何晋升一品武夫?”

.........

PS:本来想请假的,因为从监正被封印到浔州守城战,我的细纲已经写完了,后续的细纲没有写。嗯,细纲不是大纲,大纲我一直做到完本,倒是不用愁大纲的问题。

思来想去,觉得断更不好,所以坚持码了这一章。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在排行榜中找更多同类型的小说返回首页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