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锤子小说阅读网 ->历史·穿越 ->凰歌千秋简介
听书 - 凰歌千秋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三章 缘

(快捷键:←)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快捷键:→)

分享到:
关闭

宅院陈设简单,大部分还是当年的模样。韩子矶沐浴更衣之后,脸色好看了不少,坐在案后看着书,神色平和。

莫邪进门,轻声道:“主子,干将那边传来消息,夫人还是给您备了家人子三十余人,放在掖庭宫,说的是等您回去的时候,照样一个不少全送您榻上。”

“啪。”书被砸在了案上,韩子矶面色微微扭曲,冷笑道:“我竟不知父皇允我奢华至此,太极殿里的床榻,能放得下三十个人了?”

莫邪垂首沉默不语,主子被逼婚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不过也怨不得夫人这样逼迫,毕竟是一国之君,瞧瞧外头都议论成什么样子了,总不成亲,也不是个事儿。

韩子矶自顾自地生了一会儿气,随即又平静了些,淡淡地道:“你写信回去吧,若母后执意如此,那我便游历山水,暂时不回宫了。总归万事都有父皇管着,我这皇帝,压根就是摆设。”

莫邪有些为难,不过主子决定的事情,也没人拧得过来,也只能领命了。

房门被关上,屋子里恢复了安静。韩子矶将书重新拿起来,却是放手里捏着没有再看。

韩氏江山,将稳又未稳,他这皇帝的位子,不知多少人在暗中盯着。这次被母后逼急了离宫而出,倒真是一时冲动。方才说的也不过是气话,他不可能在外头呆久了。等母后稍微有退步的意思,他就得赶紧回洛阳,外头毕竟不安全。

正想着呢,窗口就有轻微的响动。韩子矶神色一凛,身子却未动,暗处早有护卫飞蹿出来,一脚踢开了窗子。

黑色的人影像是没料到屋内还有防备,连忙往外跑。暗卫抬眼看着那人跑的方向,回头眼神请示案后的人。

“追。”韩子矶轻声道:“生死不论,身份查清。”

“是。”暗卫身影一闪,紧追了出去。

韩子矶看了一眼半开的窗户,起身慢悠悠地走过去,想把窗户关上。

哪知刚走到窗口,就有一团黑漆漆的东西朝他迎面扑来。

“啊呀!”

韩子矶拧眉,心下大惊,对方还留有后手?来的不止刚刚那一个么?

暗处剩余的护卫连忙出手,但是有些来不及,那人已经扑进了主子的怀里,反应最快的护卫想丢毒镖,可是看那两人抱作一团,万一误伤了主子,那事儿可就大了。

七八个人从暗处冲出来救驾,韩子矶被那团东西冲得躺在了地上,紧皱了眉。

“还……挺热闹哈?”那团东西抬头一看周围的人,傻了,嘿嘿笑道:“我打扰你们了吗?”

脏兮兮的脸,笑得却是一口洁白的牙,这声音,这外形,不是刚刚那小乞丐又是谁?

韩子矶松了口气,接着被人扶起来,看一眼自己刚刚换的衣裳,脸又黑了。

“你是谁?”

千秋觉得周围这几个穿着黑衣服的人好像不太友善,吞了吞唾沫,抬头看向最好看那个,小心地笑道:“那个,我是刚刚在门口不小心撞上您马车的那个人,有东西落您这儿了,所以来取。”

韩子矶上下打量了她几眼,转身走到桌边,拿起一块玉佩扬了扬:“这个?”

“对对对!”千秋谄媚地笑着,搓搓手想凑近韩子矶,却被一旁的人拦住了。

这人什么来头,守卫竟然这般森严?就一个人,竟然带这么多暗卫,要么是很有钱,要么就是很怕死。可是不管怎么看,都应该是一头大肥羊吧?

千秋眼睛亮了亮,目光从韩子矶手里的玉佩扫到了他的全身。

“这东西虽不算珍贵,也是民间少见的玉种。加上工艺精湛,怎么也值个几百两银子。”韩子矶看了千秋一眼,有些嘲讽地道:“是你的?”

千秋不要脸地点头:“是啊。”

千辛万苦从周家偷出来,那就是她的了。

韩子矶冷哼一声,将玉佩丢给一边的暗卫:“送她去见官。”

“是。”两个暗卫应了,上前就要拿人。

“你……你干什么!”千秋大惊,没想到这人竟然正义感过剩,要抓她?

“窃人之玉,污我之衣,你的行为不该送官?”韩子矶说完便坐回椅子上,悠闲地继续看书,没有要再管她的意思。

千秋觉得,窃人之玉是借口吧,后面说的可能才是这主儿要送她见官的原因。

男人这么爱干净,娘娘腔吗?千秋默默可惜了一下那张绝色的脸,身影一闪,十分灵活地躲过了暗卫的夹击。

“……”几个暗卫没有想到这小乞丐功夫竟然不错,一个失手,倒是有些丢人了。

千秋自幼在山上学功夫,虽然不知学到了她爹的几分,但是躲这七八个人的夹击,竟然是游刃有余,跟条小泥鳅一样滑来滑去,好半天都没让人抓住。

“都是干什么吃的。”韩子矶抬眼看了看满屋子乱蹿的人,皱眉:“连个乞丐都抓不住?”

暗卫们委屈啊,这房间本就不大,他们四个人堵着门窗,三个人去抓,要顾及不能撞到主子,也不能砸坏这里的东西,很艰难的好不好。

千秋上蹿下跳,能跑动的范围太小,情急之下转身就朝韩子矶扑过去,一把抓住他的衣裳,将匕首抵在了他的脖颈间。

暗卫们都不动了,韩子矶抬眼,眼神凉凉地看着面前的人。

“我……我又没有恶意,你干嘛要送我见官!”

离得近了,那双深不见底的眸子格外吸引人,千秋有生以来第一次结巴了,脏兮兮的手还抓着人家的衣襟,握着匕首的手都有些抖。

一直没注意,这家伙虽然娘娘腔,但是长得真是……好看。

千秋捏着衣襟的手改为摸向人家的胸,匕首却是没敢松。身后的一众人呼吸都有点沉,千秋觉得她现在要是敢放开匕首,一定会马上身首异处。

“你做了该见官的事情,为什么我不该送你见官?”韩子矶倒是没多紧张,他更在意的还是自己等会又得洗个澡。

“什么叫该见官?大户人家打掉人半条命都不会见官,我偷他一个玉佩就该见官了?这世上的王法,当真只对穷人管用?”千秋皱眉,神色正了不少:“道貌岸然,你这样守卫森严的人,身上若是没有罪恶,我才不信。自己一身罪恶,又凭什么指责我?”

脸脏兮兮的,眼睛里却是干净如万里晴空。千秋一脸严肃,手下却还是没停地摸了两把,嗯,这人看起来文文弱弱,身上的肉倒是结实,还有胸肌。

韩子矶闻言沉默了一会儿,伸手抓住千秋握着匕首的手,轻声道:“王法向来没有绝对的公平,怪只怪弱肉强食。”

千秋撇撇嘴,手下摸得舒服了,抬眼看看这张世间难得的脸,匕首往外松了一点儿:“借口,不过你又不是皇帝,怪不得你。今天我放过你,你也放过我,玉佩还我,咱们就各走各的吧?”

“各走各?”韩子矶轻笑了一声,眼里深不见底。

拿匕首抵着他脖子的人,还觉得能够轻轻松松地离开?是他面相太过温和,给的她这样的错觉么?

他不是小器之人,这人看起来眼神也不是万恶之徒,等会废了半条手臂即可。

“同意么?”千秋被他笑得背后发凉,小心翼翼地问了一句。

韩子矶挑眉,轻轻点头:“好。”

各走各,你走路上出什么事,他也不算食言。

千秋松了口气,看看身后的一群人。韩子矶挥手,那七八个暗卫就磨磨蹭蹭地隐了身形去。等四周杀气散了,千秋才终于收回了匕首。

“多谢多谢。”伸手摸了桌上的玉佩,千秋朝韩子矶露齿一笑,退后两步道:“其实你长得这么好看,要不是周围人这么多,我一定抢你回去当个压寨相公。”

压寨相公?韩子矶愣了愣,脸色随即有些难看。千秋说完就跑,打开房门身姿矫健地往外冲,走到门口还忍不住回头嬉皮笑脸地调戏屋子里那位一句:“青山不改,绿水长流,往后遇见,若有机会,我一定会抢……”

话没说完,锋利的长矛就指到了千秋的喉咙上。

戛然而止的话,韩子矶在屋内听着,本是在想要怎么杀了这小乞丐,过了一会儿却觉察到了不对,连忙起身走出来。

小乞丐身体僵硬地背对着他站在门口,韩子矶皱眉,走近两步,就看见了门外的场景。

“奉刺史大人之命,逮捕流窜贼子,屋内之人,统统带入地牢!”

门外整整齐齐列着三十官兵,长长的矛头制着千秋,四周的院墙之上不知何时也爬上许多官兵站着,分明就是包围之势。

“主子。”莫邪似乎是从外头回来,还没进得门,就被一众官兵押住了。

“这是何意?”韩子矶莫名地看着为首的官兵:“流窜贼子与我何干?”

“统统带走!”

官爷低垂着眼,只下了一声命令,千秋便被押去和莫邪一处,剩下的人直接进门拿住韩子矶。

“荒唐!”韩子矶沉了脸,看着周围的人,心思几转。

什么样的流贼要用这么大的阵仗?竟像是知道他这里人多,专门来对付他的一样。可为什么官府会抓他?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在排行榜中找更多同类型的小说返回首页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