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锤子小说阅读网 ->历史·穿越 ->凰歌千秋简介
听书 - 凰歌千秋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四章 狱

(快捷键:←)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快捷键:→)

分享到:
关闭

要说官,他韩子矶是天底下最大……好吧,除太上皇之外最大的官,区区离州刺史,也敢下令拿他么?除非他是吃饱了撑得要带着全家老小去黄泉走一遭,否则做什么会来动他?

韩子矶被两个人扣着,对方似乎还怕他突然长翅膀飞走,前前后后还站了八九个官兵护着。暗卫虽然武功能胜这些人,人数上却是大大不利,且,他总得给自己留个后路,也看看这些人要干什么。

于是他没让暗卫出来,而是同莫邪千秋一起,被众多官兵给押进了地牢。

“这小乞丐怎么在这儿?”莫邪看起来一点也不紧张,路上还饶有兴趣地打量一边的千秋,小声问了自家主子一句。

韩子矶明显心情不佳,只留给莫邪一个冰冷的侧脸。莫邪耸肩,扭头看向一边的千秋。

长这么大,虽然跟着黑风寨一众山贼打劫路人无数,却是第一次被这么多条子押着要进牢狱,千秋觉得很惊恐,很害怕,意外的还有点小兴奋。

地牢耶,还是第一次进耶!

不过她这样尚名不见经传的小山贼,怎么可能引来这么多官兵?看这架势怎么都是这些人要抓那好看的公子,她只是被连累的吧?

怪不得那么多暗卫,果然是个大头子,也不知道犯了什么事。千秋嘀咕两声,瞥了韩子矶一眼,正好迎上莫邪的目光,下意识的,千秋冲他礼貌地笑了笑。

这小哥看起来比那公子和蔼可亲多了。

莫邪正打量她呢,乍一见千秋的笑脸,竟然愣了愣。

虽然脸上乌七八糟的,可是这小乞丐,倒是挺惹人喜欢。这群官兵不知为何会找主子的麻烦,不过连累这小家伙,倒是有些过意不去了。

“上头的命令,先提审那个仆从。”牢房门口,狱头将千秋和韩子矶关进一间普通的牢房,令人将莫邪单独押了出来。

莫邪微微讶异:“提审什么?”

“少废话。”狱头挥手,几个官兵押着莫邪就往外走。

不对劲。

莫邪皱眉回头看了自家主子一眼,主子没有自保能力,暗卫又进不得地牢,他再离开,万一出事该怎么办?

“去问清楚也好。”正想使力挣脱押着他的人,莫邪却突然听见牢房里的主子说了这么一句话。

微微一怔,他也就放松了身子,任由这些人押着他出去。

韩子矶站在牢房一角,安静地看着莫邪离开,再看看外面依旧站着的牢头,他实在好奇,这是有什么在前头等着他。

千秋好奇地在牢房里走来走去,东摸摸,西看看,最后无趣地叹息:“还没有寨子里的柴房舒服,进来干啥?”

外头的狱头跟一个官兵嘀咕了两句,看了他们一眼,转身走了出去。千秋看着门口的人都走干净了,才转头看向韩子矶道:“你这罪名犯得是挺大的嘿,没个公文就被抓进来了,看这样子还是要暗审。”

韩子矶正在想事情,闻言瞥了小乞丐一眼,嗤笑道:“我会有什么罪名?这里的官兵都是瞎了眼才会无缘无故将我带了进来。等他们审问清楚,定然是会请我出去的。”

“请你出去?”千秋撇撇嘴,挖了挖耳朵道:“一看你就是外地人,不知道这离州的地牢,一向是有进无出的?这里头不知道冤死了多少人命,都是金山银山才捞得人出去。你要等他们公平提审,还你公道,那你慢慢等吧,我不奉陪。”

说着,小乞丐身影灵活地凑到木栅栏前头,身子一缩,竟然直接从一个半手掌宽的空隙里钻了出去。

韩子矶一愣,几步走到栅栏边,看着外头站着拍自己衣裳的乞丐,有些惊讶:“缩骨功?”

千秋没好气地翻了个白眼:“你长得那么好看,脑子怎么那么笨?什么缩骨功,我这是瘦,瘦你明白吗?”

韩子矶嘴角微抽,上下扫了她一眼,是很瘦,就剩骨头架子了似的。

“你就打算这么走了,留我一个人在这里?”

千秋正看着守卫的位置打算跑路,冷不防就听见韩子矶说了这么一句。

回过头,千秋一脸莫名:“你关我什么事?”

韩子矶顿了顿,扫了四周脏兮兮又漆黑的牢房一眼,轻咳一声,语气缓了些道:“我放了你一马,打算将你偷的玉佩予你,还放你离开,怎么也算是恩情。如今一同下狱,也算是缘分。现下你要是抛弃我一人离开,是不是不太仗义?”

仗义!

身为一个热血的山贼,千秋听见这两个字,立刻就转身钻回了栅栏里,仰着头看着韩子矶道:“走江湖的,就讲一个义字。你说得对,我不该丢下你!”

韩子矶点头:“我还没有进过牢狱,这次来试试也不错。天色也不早,不如你便与我一起尝尝牢里过夜的滋味?”

千秋想了想:“我师叔可能会担心,我得早些回去的。不过看你这么怕黑,我就陪你一晚上吧,明日说什么也得回山寨了。”

“谁…谁怕黑!”韩子矶脸色一沉,语气也严厉起来:“休要胡说!”

样子凶巴巴的,脸上却分明有淡淡的红晕,整个人看起来真是相当的别扭又可爱。千秋闷笑了一声,跟着严肃地点头:“嗯,你不怕,我怕,我怕行了吧?”

轻哼一声,韩子矶也站累了,可是四下只有脏兮兮的稻草,他是宁愿站着累死也不去碰脏东西的。

但是千秋可不在意,随意往稻草堆里一滚,舒服地躺下了。

韩子矶瞥她一眼,嫌弃地站远了两步,看着窗子外头的天色发呆。

暗卫应该会守着地牢门口,若是他被提审,有什么不好的事情,他们是一定会救驾的,所以韩子矶不担心自己。他只是实在好奇,不过是微服出访,为何会到如此地步?

“吱呀----”过了两个时辰,天已经完全黑了,牢房门口亮着火把,有人推开了牢门。

“奉命提审。”依旧是穿着离州兵服的官兵,进来就将韩子矶押住了。

千秋被惊醒了,身子也被人抓了起来用绳子捆了手。

“关我什么事,怎么连我一起审?”打了个呵欠,千秋不满地嘟囔了一声。

韩子矶看看天色,眼神有些凝重。

这个时间提审,怎么都有些不妙。

两个人都被黑布蒙上了眼睛,千秋只觉得自己被带着走了很多弯路,上下了很多台阶,然后才感觉离开了地牢,被推进囚车里。

“不是提审么?为何会坐囚车?”韩子矶故意大了些声音,皱着眉问。

四周安静得像是在山林之中,官兵们没有人回答他,只是飞快地关上囚车,驾马前行。

不对!这分明是要秘密处决啊?韩子矶背后发凉,努力听了听四周的声音。这定然不是从地牢门口出来的,怕是从暗门离开的地牢,这样一来,暗卫怕也跟不上他了!

他太大意了,以为浅水之地困不住游龙,却哪知当真在这里栽了跟头。

囚车走得很安静低调,周围的官兵似乎也不是很多。不过他们两人都被捆着关着,想再大叫,又有人上来堵了他们的嘴。韩子矶眉头皱得死紧,一是担心自身安全,而是嫌弃堵他嘴的东西,太脏了!

旁边的小乞丐不停地扭来扭去,韩子矶心里烦闷,也没注意。囚车好像过了两座山,半路休息的时候,他们嘴里的东西也就被拿开了,然后被敷衍一样的喂了两口水。

大概是已经隔小镇很远,官兵们没有再堵上他们的嘴,大有叫吧叫吧你们叫破喉咙也没人来救你们的意思。

千秋努力听了听周围的环境,低声对旁边的人道:“我这是无妄之灾,被你连累的。等会要抛下你走了,可不能再怪我不仗义!”

韩子矶正在想如何才能脱困,一听千秋这话,微微有些诧异,压低声音道:“被这样押着,你也有法子离开?”

“自然,不看看我是谁?”千秋骄傲地哼了一声。

韩子矶眼神微动,顿了一会儿低头道:“小乞丐,做个交易如何?”

“什么?”千秋打了个呵欠,将头靠在韩子矶胸前,方便说悄悄话,顺便占便宜。

“救我离开,我给你黄金百两。”韩子矶微微弯唇,一字一句地小声道。

“你说什么?!”千秋惊呼出声,吓得旁边正坐着喝水的官兵一个滚从石头上摔了下来。

“你们干什么!”官兵怒斥,千秋连忙把下巴合拢,干笑两声道:“他说他要在死之前娶我,我太惊讶了,官爷莫怪。”

韩子矶一脸吃了石头的表情。

官兵用看疯子的眼神看了千秋一会儿,挥手让周围的人继续收拾上路,免得夜长梦多。

“我凭什么相信你?”千秋两眼里冒着金子,抓着韩子矶小声问。

“大丈夫一言既出驷马难追,你信我就有黄金,不信就少赚了黄金,相比之下,怎么都是救我比较划算吧?”韩子矶微微一笑。

千秋拍了拍脑门,好像……是这么个道理哈?百两黄金…黄金啊!还不是银子而已!这买卖傻子才不做!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在排行榜中找更多同类型的小说返回首页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