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锤子小说阅读网 ->历史·穿越 ->凰歌千秋简介
听书 - 凰歌千秋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七章 狐

(快捷键:←)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快捷键:→)

分享到:
关闭

真心?姬老爹一愣,觉得有道理。可是一个人的真心要怎么看呢?又不能一把刀破开人家的胸膛,里头装的是红是黑,是真是假,该如何得知?

韩子矶站在一边,觉得这真是一群想象力丰富的山贼。带了他回来也就算了,他到底是做了什么,让他们误会成他一定会娶那女山贼?

虽然母后逼婚他很不爽,也丝毫不喜欢那些矫揉造作的高门女子。但是比起娶脏兮兮的山贼,他还是宁愿回去睡一下有三十个家人子的龙床。

为了避免他们接下来讨论该什么时候成亲,韩子矶终于还是主动开了口:“诸位。”

姬老爹和刘师爷都扭头看向他。

“在下与方才那位乞……不,是方才那位姑娘不过是交易一场,并无各位口中所说夫婿、成亲一类之事。”

韩子矶深吸一口气,尽量忍下不耐烦:“在下只不过是被奸人所害,现在需要帮助。待在下平安寻到家奴,定然会将百两黄金分文不少地奉上。”

黄金?屋子里的人都瞪大了眼,一动不动地看了韩子矶半晌。

一场交易?千秋丫头救了这人,可以换回一百两黄金?他这骨头和肉难不成都是金子做的?

惊讶之后,刘师爷就开始怀疑了:“公子所言当真?”

百两黄金可不是普通人能拿出来的,就算是镇子上最有钱的周家,家财加起来怕也没有这么多。

“若出诳语,天雷轰顶。”韩子矶认真地道。

众人纷纷沉默了,相互使了个眼神,姬四行便缓了神色开口:“原来如此,看来是我们误会了。那么公子的家奴在何处?早些寻到,也好早日了结了。”

韩子矶瞥一眼他们的神色,心里沉了沉。

他们明显是不信。

既然不信,又偏还来问他,那又打的是什么算盘?

“我与家奴在牢狱中走散,他应是被官府之人支开了,不知如今身在何处,还得烦请各位帮忙寻找。”

刘师爷眼珠子转了转,笑道:“咱们黑风寨人多,找个人还是不难。既然是主顾,就请公子先在寨子里休息一两天,我们派人去寻就是。”

“好。”借坡下驴,韩子矶微微一笑,就着凳子坐了下来。

甭管这群山贼要干什么,他见招拆招便是。

千秋在河里洗了个澡,总算换了身干净衣裳。刚一回寨子,就看见自己房间的窗户外头趴了一群人。

“真好看,这样神仙一样的人,落在咱们山寨也是糟蹋了。”

“哎,可比我家的男人好看多了,二当家若是真嫁了他,那以后能天天看见,也是好的。”

“你这不要脸的想什么呢,你可是有男人的!”

东家的婶子西家的新媳妇全部都堆在了这里,千秋听着她们的话,心里咚地一声,连忙跑进屋子里去,将窗户毫不留情地关上。

韩子矶刚喝了一口茶,冷不丁一个小兄弟冲进屋子里来,把他吓了一跳。

“你是何人?”

姬老爹和刘师爷不知道商量什么去了,他还正打算去找那小乞丐。

千秋回头,翻了个白眼,很自在地在桌边坐下,道:“洗了个澡你就不认识我了?”

声音倒是熟悉,韩子矶皱眉看了她半天:“小乞丐?”

“我名姬千秋。”千秋没好气地道:“你才是乞丐,你全家都是乞丐。”

韩子矶沉默,面前的人穿一身粗布男装,头发用木钗束起,哪里有个女人的样子?他没认出来也不稀奇。

“长得好看也是个祸害。”千秋咕噜咕噜喝了两杯茶,瞥了韩子矶一眼道:“你得早些离开寨子。”

她还真怕这人坏了兄弟们的姻缘,万一哪个女人没忍住爬了墙,那可是作孽了。

“求之不得。”韩子矶道:“只要你帮我寻到莫邪,让我回到安全之地,你我钱债两清,便再无牵扯。”

千秋皱眉:“不是只要救了你便可以了么?”

“救人救到底,送佛送到西。”韩子矶微微一笑:“我现在的处境,应该不算是脱困了。”

百两黄金果然没那么好挣。

千秋被他笑得晃了晃神,而后一脸郁闷地趴在桌上道:“自古红颜是祸水,谁知道你身上惹了什么事。我帮你可以,但若累及山寨,管你百两黄金,千两我也不会帮你了。”

韩子矶一顿,修长的手指轻轻敲了敲桌面:“说起来,我到现在还不知道自己到底犯了何事,要被官府如此对待。若有一天知道真相,一定要同他们好好算账。”

千秋撇嘴:“你还能跟官府算账?不就当吃了哑巴亏么?”

韩子矶张了张嘴,却没再说下去。千秋嘀咕了两声,出去找人干这票子事。

姬老爹意外地没让千秋再抄书,千秋大喜,在等着消息的同时,就拖着韩子矶满山走,尽量少让他留在寨子里给人围观。

“你家是哪里的?”

“洛阳。”

“那干嘛来了离州?”

“游山玩水。”

千秋跟韩子矶闲聊,但是这厮话太少,她问一句他才答一句,不问便不做声。唉,可惜人长得好看,这么木讷,又有哪家闺女肯嫁他?

“嘿----哟!”

正走在山路上,前头就传来了一阵吆喝。韩子矶抬头,怎么听怎么觉得这声音熟悉。

“前头的路平整哟,嘿哟,都是嘛我们铺哟,嘿哟,你要往这儿过哟,嘿哟,留下嘛买路财哟,嘿哟!”

还换台词了?韩子矶远远望着那一群山贼,抿唇不语。旁边的人却麻利地一把扯过他躲在树后,严肃地道:“不要打扰大家出工。”

过路的人颤颤抖抖地掏出钱袋递给铁掌师叔,铁掌师叔看了一眼,还了一锭银子给他,然后将钱袋子丢给身后弟兄:“放行喽----”

千秋笑眯眯地看着,点头道:“今日留一线,他日好相见。你看咱们够厚道吧?”

韩子矶站得直直的,闻言有些不屑:“抢人钱财,还叫厚道?”

“你懂什么。”千秋白他一眼,瞥见那脸好看,又忍不住多看一眼,而后才道:“这里的路都是咱们挑着石头铺的,往上头过的人,咱们收一点过路费,又不杀人,算是公平交易吧?”

分明是强买强卖。

韩子矶轻哼一声,随即觉得不对:“你们今日不是已经收工了么?”

千秋点头:“刘师爷那边是收工了啊,但是那边是师叔他们,看样子应该刚从镇子上回来,顺便打了个劫。”

镇子上?韩子矶神色一正,走出树后道:“去问你师叔镇上情况如何。”

“哦。”千秋很自然地应下,往铁掌师叔那边而去。

“师叔。”

姬三两一愣,看见千秋,一巴掌又要拍过来了:“你原来早回来了?”

“刚回!刚回来!”千秋麻溜儿地躲过去,笑嘻嘻地道:“走得匆忙,没来得及知会你们。”

姬三两还要质问,冷不防就看见了千秋背后的人,稍稍一顿,脸色一变:“他怎么在这里?”

他?千秋看看韩子矶,再看看自家师叔:“师叔认识?”

姬三两摇头,又点头:“不算认识,但是镇上城中都贴满了这人的画像,说是越狱罪犯,若是有人能抓回官府,赏黄金十两。”

“才十两啊。”千秋撇嘴。

十两黄金是个巨大的数目,但是在见识过百两黄金的价位之后,千秋的眼光已经上了一个台阶。

“通缉?”韩子矶嗤笑一声:“没说什么罪名么?”

姬三两摇头:“没有罪名,不过十两黄金的诱惑可是很大,小子,介不介意我拿你发个财?”

千秋一听,连忙挡在韩子矶前头,两只手张开,跟母鸡护崽子一样。

韩子矶微微一怔,低头看着前头的人,觉得有些新奇。

还是第一次有人在前头这么护着他。

“师叔别急,这人不止值十两,你别那么便宜卖了他。”千秋一脸认真地道。

一口气没回上来,韩子矶险些拿匕首捅死面前的丫头。

“哦?”姬三两上下扫了韩子矶一圈,像是在估价。

千秋连忙将事情是起因经过都说了一遍。

“想回去寻人?”姬三两皱眉,抬手指着韩子矶道:“他这张脸被画出了七分像,又这样惹眼,怕是一踏进城中就要被人抓走了。”

“所以爹已经派了寨中兄弟去寻了。”千秋道。

“这样啊。”师叔点头,挥手让一众兄弟继续藏匿,而后道:“如果寻的人在地牢,那还是让你爹把兄弟们叫回来吧,不用费事了。城里有公告,说有一名贼子落网,关系重大,已派重兵押往洛阳。”

“洛阳?”韩子矶脸色一变。

“你家不就是洛阳的么?”千秋开心地回头看着韩子矶:“那你直接回家去找你的家奴不就好了。”

哎?好端端的,这人怎么突然浑身僵硬?

“这样都还逃不过……真不愧是狐狸。”

低低地叹息一声,韩子矶伸手揉了揉额头。若是那人要为难他,那的确不难,也说得通到底是怎么回事了。昨晚的马车,说不定也是要送他回洛阳的。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在排行榜中找更多同类型的小说返回首页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