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锤子小说阅读网 ->历史·穿越 ->凰歌千秋简介
听书 - 凰歌千秋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九章 石

(快捷键:←)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快捷键:→)

分享到:
关闭

千秋有点心虚,干笑两声,张张嘴都想把真相告诉自家老爹了。可是转头想想未来即将到手的千两黄金,丫又犹豫了。

自家老爹那性子,她是最了解的。虽说人都贪财吧,但是你若要他牺牲女儿,老爹是决计会翻脸的。她这样离开寨子去洛阳,怎么都有点冒险。

轻轻看一眼旁边的韩子矶,千秋心里定了定。她的直觉告诉她这人很靠谱,不是骗子。再说她呆在这熊虎山里也实在闲得无聊,去繁华的国都看看也不错。

“缘分这种事情,谁都不好说嘛。”千秋蹭到姬老爹身边,嘿嘿笑道:“您上次也说女儿老大不小了,该寻个好夫家。现在女儿寻到了,您怎么又不信了?”

问题是寻得也太快太突然了好吧?

姬老爹喟叹一声,摇头道:“突然要去洛阳,你与这小子也不过相识一天,你叫爹怎么放心?”

韩子矶抿唇,一脸认真地道:“千秋只是随我去看看家父家母,若是她不喜欢,在下也断然不会强娶。伯父请放心,就当她只是出去游山玩水一趟,不出一月,便可回来。”

意思是,这桩亲事还不一定能成。

姬老爹看向刘师爷,刘师爷摸摸眉毛,沉默。

屋子里突然安静下来,千秋乖乖站在一边等结果,韩子矶却微微皱眉。

是他思虑不周,怎么就来跟这丫头的父亲道别。谁家父亲放心自己女儿跟着陌生男人走?他方才就应该让她直接带他下山的。

正懊悔着,那头姬老爹终于发话了:“若是你执意想跟他去看看,也不是不可。”

韩子矶侧头,眼含讶异。

千秋却高兴地蹦到了一边的凳子上,搂着老爹的脖子道:“就知道爹最好了!”

“但是,你得让我安心些。”姬四行板着脸,神情很严肃地看着千秋。

安心?怎么安心?

韩子矶想了想,正要开口说些能让老爹安心的话,那头千秋却已经跳下凳子,拉着老爹就往外走。路过他身边,顺带将他一起拉到门外面的空地上。

这是干什么?韩子矶很好奇,那头已经有壮汉搬了两条长木凳,还有几块石板来。

“女儿已经将爹教的降龙罗汉拳全部学会,内功心法最后一层也已经领悟。”千秋潇洒地甩了甩衣裳下摆,上前走到两条凳子旁边:“请看好。”

寨子里的人三三两两都往这边围了过来。千秋将两条凳子隔开一点放好,再将石板放了上去,朝周围的人抱拳行了个江湖礼:“见笑。”

看她这架势,韩子矶是真的想笑。怎么跟江湖卖艺的一样?这是要干嘛?碎大石?就算是个女山贼,也不能赤手空拳……

“哈!”

“啪!”

凌空一掌拍在石板的正中央,一声巨响吓了众人一跳。碎石乱飞,千秋马步扎得稳稳的,凳子上的石板已经断成两截,落在地上。

姬老爹点了点头。

韩子矶的表情跟那石板差不多,裂了。

“搭把手。”千秋招呼了两个兄弟,将两条木凳合拢,自己躺上去,而后指了指还剩下的一块石板。

韩子矶心里一惊,忍不住往前走两步,看着有人将石板压在千秋身上,不禁问姬四行:“毕竟是你女儿,这么危险的事情,你怎么也会让她做?”

姬四行一愣,侧头看一眼旁边这年轻人,神色温和了不少:“千秋的内功是我亲传,若是修得最后一层,即便胸口碎石,用锤之人使力不当,也丝毫不会有事。”

千秋听见韩子矶的话,笑道:“得你担忧,我当真被敲碎了也是值当。”

粗鲁的女山贼,这话却说得情真意切,哪怕韩子矶知道这是演戏,是用来麻痹她老爹的,心里也忍不住震了震。

“好了,让六伢子来敲吧。”千秋躺稳了,喊了一声。

旁边的人一愣,不好意思地挠头:“二当家,六伢子正在养伤呢,您忘了么?”

千秋一愣,看一眼旁边,心道一声糟糕。六伢子是会力道的,所以怎么都不会砸伤了她。可若是交给旁人……

心虚地看了旁边的兄弟一眼,千秋干笑一声:“那…你来吧,看准了敲啊。”

拿着铁锤的人憨憨一笑,道:“二当家放心,小的也会。”

会?那就放心了。千秋两眼一闭,就等着这一下子过去,好早些上路。

“慢着。”刘师爷蹲旁边嚼了半天的草根,看着那铁锤要落下去了,才喊了一声。

“怎么了?”姬老爹好奇地问。

刘师爷笑得高深莫测,走到千秋身边,将铁锤接过来,轻声道:“叫练家子砸,可能大当家也看不出二当家的真本事。不如这铁锤,就交给韩公子吧。”

千秋脸上的笑容一僵,机械地转头看着那边站着的人。

韩子矶有些怔愣,刘师爷却已经把铁锤塞进他的手里,推着他来到了千秋躺着的凳子旁边。

“砸吧。”

手里的铁锤很重,看千秋身上那石板也不轻,韩子矶掂量了一下,轻声问:“没问题吧?”

千秋扯了扯嘴角:“应该……没问题。”

只是应该,天知道她最近一直计划着怎么偷周家的镇家宝,压根没怎么练爹给的内功心法!

胆战心惊地看着韩子矶手里的铁锤,千秋一咬牙一闭眼:“来吧,使劲砸!”

韩子矶点了点头,也当真没客气,抡起铁锤就使劲往千秋身上的石板砸上去。

只是,眼角瞥见这女山贼紧闭的双眼,和一脸英勇就义的表情,他手下不由地松了松。

这一松就出事儿了,铁锤砸在石板上,那石板竟然没断,所有的力道都被下面的人给承受了去。

千秋的脸色变得得跟石板一个颜色,缓了半天才咬牙切齿地睁眼看着韩子矶道:“力道这不轻不重的,绵柔个什么劲儿?”

男人长得好看没有错,这么软绵绵娘娘腔就是你的错了啊!

千秋胸口闷得几欲吐血,但是对上那头老爹探究的目光,她还是只能咽下一口气,恶狠狠地瞪韩子矶一眼:“再来!”

韩子矶有些抱歉地看了千秋两眼,这种粗活他哪里做过,自然是有些把握不好。再说,他堂堂天子陪她做这卖艺一样的事情,已经是很给面子了,还挑三拣四!

深吸一口气,他抡起铁锤又要落下去。千秋侧眼看了看他的力道,明知又是不足以断石,心下一紧,咬牙喊了一声:“你这娘娘腔!”

沉重的铁锤竟然在空中停住了,韩子矶方才还有些歉意的脸上瞬间结了冰霜,凝视了凳子上的女人一瞬,他冷笑一声,铁锤在空中绕了个圈,重重地落在石板上。

“呯----”石板应声而碎。

千秋翻身从凳子上起来,若无其事地拍拍身上的石头渣子,松了口气:“力气还挺大。”

韩子矶冷着脸,丢了铁锤便走到一边,拿出青色的手帕将手指慢慢擦干净。

“可惜还是个娘娘腔。”千秋瞥见他的动作,很小声很小声地补充了一句。

韩子矶微微眯眼,一双眸子里瞬间闪现了杀气。

千秋却恰好转身,一蹦一跳地走到姬老爹身边去,笑嘻嘻地道:“爹,我如何?这般的功夫,应该足够让您安心了。只有女儿欺负别人的份,别人绝不可能欺负我!”

“好!”姬老爹拍了拍千秋的背,又看了那边的韩子矶,眼里有些犹豫,却又释然:“你们打算什么时候出发?”

“越快越好。”韩子矶淡淡接了一句:“家中父亲患病,在下急着赶回。等我与千秋定了婚期,便带聘礼与她一起回来。”

这话说得姬老爹心里有了些期许,又有些不舍。看看自家的宝贝丫头,到底是女大不中留啊。

只是,山贼出身,嫁给高门,怕是终究会有后患。

姬老爹低头想了一会儿,让他们在房外等着,自己进屋子去鼓捣。

刘师爷驱散了众人,拍了拍千秋的肩膀,欲言又止,终于是摇摇头离开了。

虽然只当是一场远行,但是他们都会舍不得这丫头。只是大老爷们的,哪里能说什么酸溜溜的话,只能去帮她布置行装。

千秋等周围都没人了,才默默扶着一边的栅栏,吐了一口血出来。

韩子矶侧目,一言不发。

千秋抹了嘴,嘀咕两声,回头看着韩子矶道:“你瞧我这尽职尽责的,可是什么招儿都使上了,该给的工钱,你可不能少。”

韩子矶还是不说话,他正在怄气。

千秋见他不给面子,也就摸摸鼻子不说话了。过了一会儿房门再度打开,千秋怀里就多了一封书信。

“爹在洛阳有故人,若是有需要,你便将这封信送到那人手里。”姬老爹满脸的胡子都像是在叹息:“早去早回。”

“好。”千秋将信收好,也很依依不舍地跟老爹道别,并且保证一路上不会惹是生非惹祸上身,再算好归期,便带着韩子矶回去收拾东西了。

韩子矶走在千秋背后,看着这跟男子无异的背影,心里软了软,气也就消了一些。

到底是女子,要远离爹爹陪他去陌生的地方,怎么想都有些可怜……

“终于……”前面走着的人突然开口,声音有些颤抖,肩膀也有些颤抖。

韩子矶一愣,停住了步子,眉峰皱起。

哭了?他向来不擅长应对女人的眼泪,这可怎么好?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在排行榜中找更多同类型的小说返回首页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