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锤子小说阅读网 ->历史·穿越 ->凰歌千秋简介
听书 - 凰歌千秋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十二章 兄

(快捷键:←)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快捷键:→)

分享到:
关闭

打了个呵欠,千秋往韩子矶背上一跳,感觉他站了起来,倒是很轻松的样子。

这就是身高的差距。

千秋下巴搁在韩子矶的背上,迷迷糊糊的,当真要睡了过去。

“喂?”走了一会儿,身后的人意外的安静,韩子矶忍不住侧头喊了一声。

“嗯?”千秋应了一声,睡意正浓。

韩子矶皱眉,停下步子道:“大白天的,刚那么激烈的打斗,你怎么就要睡着了?”

“不知道,就是很困。”千秋揽着他脖子的手都渐渐松了,像是要往后倒。

韩子矶吓了一跳,连忙弯腰将背后的人放下来,扶着她道:“你…刚刚是不是吃下去了什么东西?”

“……”千秋努力眨眼:“东坡肉太顺滑了,顺着喉咙,自己就…下去了。”

韩子矶扶额,这丫头还真什么都敢吃,明明都说了有问题,逮着肉还敢往下咽。

不过还好,这次的人看行动就和离州那一批不是同伙,这般小心翼翼,下的药也不过是蒙汗药,定然是宫里派出来的。

那么上次的人,到底是谁在指使?

韩子矶架着千秋的肩膀,费劲地往驿站走。为了避免遇见追兵,还特意都走的小路。天色完全黑下来的时候,两人才到驿站买了马车。

也没打算多停留,韩子矶把千秋往车厢里一丢,便坐上了车辕慢慢赶车。他其实不会驾车,一路上的马夫都是千秋在担任,但是眼下情况他也只能让马慢慢往前走,总比继续留在这城池好。

于是千秋就在车厢里睡得很香甜很香甜,韩子矶赶了一夜的马车,终于离开了这座城池的范围。

清晨鸟儿叫,落脚客栈的小二刚刚打开客栈的大门,就看见门口停了一辆马车。

“客官,打尖还是住店呐?”小二连忙热情上前询问。

“住店,开一间上房,酒菜送到房间。”驾车的人跳下来,一边说着,一边将帘子掀开,将里头还睡得死沉的人给抱出来。

“好嘞。”帕子往肩上一甩,小二正打算去告诉掌柜,却抬头看见了一张脸。

这张脸可真好看。小二吞了吞口水,再一低头,就看见他怀里抱着个女人。

私奔出来的公子哥和小情人吧?小二心里叹息,多好看的公子啊,沦落到私奔,想必也是受了不少苦。

小二心里已经把看过的苦命鸳鸯小本子给过了一遍,眼神分外同情地请韩子矶上楼。

韩子矶没吃蒙汗药,但是一夜未眠,怎么都很困。千秋昏迷未醒,分开两个房间也不安全,索性就只开一个房间了,反正也不会有什么。

吃了两口东西,韩子矶将千秋往床里面一推,中间隔了条被子,而后就安稳睡了。

不过这一觉睡得可不是很踏实,他做了一个噩梦,梦见有巨蛇一直缠着他,不让他挣脱,呼吸都开始变得困难。

当快要窒息的时候,韩子矶就醒了。

而后微微侧头,他就看见姬千秋跟八脚章鱼似的抱着他,那一身粗布衣裳有些松散了,从他这个角度,刚好可以看见里面白嫩的肌肤,以及高高隆起的……

“……”

韩子矶一把推开旁边的人,黑着脸坐了起来。

千秋被推得一滚,撞在了墙上,居然没醒。翻个身抱着被子,蹭了蹭,又继续睡了。

睡相真差。

韩子矶脸色微红,恼怒地瞪了她半晌,终于承认,这玩意儿虽然没个女人的样子,却还是个女的。

跟他所见过的女人不同,这厮爱吃爱打架,且睡相极差。

这样的女子要嫁出去,当真是不容易。他回洛阳祸害谁比较好?

将被子丢在地上,再把千秋丢在被子上,韩子矶安心地再次入睡。这次终于没有做噩梦了,可是不知怎的,却梦见一片白嫩嫩的肌肤,有人对他巧笑言兮,张牙舞爪地压了上来。

睡眠质量差,韩子矶挣扎着醒来,外头天色却已经大亮了。一侧头,旁边一张脸离他极近。

“你干什么!”他吓了一跳,黑着脸看着趴在床边看着他的千秋。

千秋眨眨眼,挠挠头道:“你睡着的时候太好看了,我就多看了一会儿。”

听听,语气多自然,多平常,她到底有没有意识到自己是个女人?

韩子矶气结,坐起来一动,脸色又是一变。

“让小二准备浴桶,我要沐浴。”

千秋正想感谢他昨天没把昏迷的她丢马路牙子上不管,闻言却有些奇怪:“现在是晌午,你要沐浴?”

韩子矶神色古怪地点头:“顺便去让小二买两套衣服来。”

“好吧。”千秋也没多问,毕竟她现在吃人嘴短拿人手短。

收拾整顿好了之后,韩子矶一脸平静地问店小二:“这里是哪里?”

小二答:“前头就是汝南了。”

韩子矶点头,西北方向再走一月,应该就能到洛阳了。

“汝南?”千秋眼睛一亮,一边往嘴里塞点心,一边道:“这么快就到汝南了?可以去找我师兄了。”

“你师兄?”韩子矶随口道:“也是山贼?”

千秋一巴掌拍在桌子上,很恼地道:“师兄才不是山贼,他在汝南镖局当镖头,是做正当事情的!”

反应有些小激动,桌上的蛋花汤被她拍得飞溅,不偏不倚地溅在韩子矶的脸上。

千秋张大了嘴,随即想起这主儿有洁癖,赶紧伸出袖子去抹。

然后袖子上不知什么时候沾上的葱花就也落在了韩子矶脸上。

韩子矶的脸色很精彩,安静地看着千秋,看得她浑身发毛。

“我不是故意的。”

“我知道。”韩子矶平静地起身去洗了脸,竟然没骂人。

千秋觉得很惊喜,很意外,一路很狗腿地伺候韩大爷坐马车,给他说笑话,韩子矶都淡淡地应着。

应该就是没跟她计较吧?千秋心里松了口气,路上她也知道这主儿洁癖非常严重,不过看起来很是宽容大度嘛。

然后接下来的几顿饭,千秋都没有看见肉,蛋花更是绝迹。

韩子矶安静地咬着白菜,看一眼旁边焉答答的人:“要见你师兄了,不是很开心么?”

千秋垮着脸:“我比较想看见肉。”

不让她吃肉简直是要她的命!

“吃菜有益身体。”韩子矶微微一笑,晃得千秋花了眼。

然后千秋就认命地陪他吃白菜。

白菜一吃就是好几天,千秋觉得自己长得快成一颗白菜了的时候,终于到了她师兄姬一命的镖局。

韩子矶急着想赶回洛阳,奈何这丫头死活要见他师兄,于是韩子矶就只能跟着去看看。

谁知道就看见个狗血的场景。

镖局门口,千秋和一女子面对面站着,脸色有些难看。

“成亲了?”

对面的女子一脸温柔,眼神古怪地看了千秋很久,点头道:“一命与我成亲已有半月,姑娘寻他何事?”

千秋想大笑,但是怕吓着人,只能僵硬地扯了扯唇角:“嫂子好,我是他师妹,不过是路过想看看,他既然不在,我就不打扰了,还要继续赶路。”

“这样啊,那你留个字,等他回来我同他说。”那女子道。

千秋摆摆手:“不用啦,我不会写字,嫂子请回吧,我们走了。”

说罢,头也不抬地跳上车辕,将韩子矶“咚”地一声撞回了车厢,捂着红彤彤的额头飞快地甩着马鞭。

“驾!”

韩子矶被飞奔的马车吓得脸色发白,忍不住掀开车帘想骂她。

但是一看,驾着车的人,眼睛红红的,委委屈屈地扁着嘴,像是想哭。

韩子矶抿了抿唇,抓着车厢边儿稳着身子,淡淡地问:“喜欢他?”

千秋倏地勒马,马蹄高扬,车厢跟着骤停,韩子矶没抓稳,直接给摔在了落叶满地的路上。

“你!”再好的脾气也该发火了,更何况他还是个脾气不好的,摔来撞去的,他又不是草球!得亏这地上厚厚一层叶子,不然摔伤可怎么办?有没有驾车常识?

正要说话,结果下一秒就有人朝他扑了过来,扯着他的衣襟,嚎啕大哭。

韩子矶一时间吓傻了。

当真是嚎啕大哭,反正车行在郊外,四周无人,千秋一点嗓子也没留,鼻涕眼泪全往韩子矶衣服上蹭,哭声动天。

“成亲了……呜呜呜,他没有告诉我们,连封信也没有写,呜呜呜……”

“怕我抢了他还是不想与我们有联系?他直说啊我又不会缠着他!”

“他怎么能这样!”

韩子矶僵硬着身子,看千秋哭得实在伤心,也就没有计较自己的衣裳了,默默地让她哭。

“还以为……还以为这次能让他与我一起护送你,这样还能有点相处时间。这么多年了……他竟然就这么成亲了,呜呜呜……”

得,敢情这么麻利地答应送他回洛阳,除了钱多,还因为想追她师兄?

出息,还有女子倒追男子追不上的?

韩子矶看一眼千秋的脸,其实她比刚刚那女子长得好看,虽然没那么温柔,但是看着舒心。

“你师兄可能眼睛有点不好,你不用在意。”韩子矶头一回安慰人,别开脸道:“我会替你寻更好的亲事的。”

千秋哭声一顿,惊讶地抬头看着韩子矶:“你怎么知道师兄眼睛不好?不对,师兄眼睛根本就是瞎的。”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在排行榜中找更多同类型的小说返回首页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