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锤子小说阅读网 ->历史·穿越 ->凰歌千秋简介
听书 - 凰歌千秋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一十八章 命

(快捷键:←)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快捷键:→)

分享到:
关闭

韩子矶是帝王,肩负着黎民苍生,姬千秋不过是个小小山贼,是男是女都无所谓,所以两人出这样的意外,千秋只是恍惚了一会儿,掐了自己的大腿几把,也就认命了。

可是韩子矶很抓狂,他还要回宫,要去跟那老狐狸斗,要将谋害他的人给找出来,要平定五湖四海,天下归一。如今变成个女人,他该怎么办?

要是顶着这副身子,哪怕是直接去见母后说清原委,母后可能都会让人绑了他推出菜市口斩首。

深吸一口气,韩子矶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抬头一看对面。

姬千秋正很粗鲁地吃着一碗阳春面,吃相之潇洒,让他那张干净的脸上溅了不少汤水。

“姬千秋!”韩子矶气不打一处来:“你能不能斯文一点?”

“啊?”千秋茫然地抬头,看对面自己的脸一脸恼怒的样子,干笑两声抹了抹嘴:“我看你半天不出声,肚子又饿了,所以叫了碗阳春面。那个,我会尽量斯文的。”

韩子矶无助地捂脸,对面这人比男人还男人,压根没有半点奇怪之处,只是举手投足之间实在太过粗鲁,跟他一点也不像。

“吃完面继续走吧。”

“去哪里?”千秋问。

韩子矶站起身,一身青色长裙衬得他亭亭玉立:“去告诉你我的身份,也好教你学规矩。看现在这般坦然,定然不知道自己到了什么了不得的身体里。”

顿了顿,他又道:“身上的银两也用得差不多了,是时候回去了。”

千秋一脸莫名,压根没听明白韩子矶说的是什么。韩子矶站起来就往街上继续走了,她也只好付了茶钱面钱赶紧跟上。

“去秦府吗?”

“嗯,你跟上,等会按照我说的做。”

“喔。”

千秋没想过秦府是什么地方,大概也就是韩子矶的亲戚家,也许会很有钱。

但是,她没想过是这样的有钱啊!

两人走了许久,终于站在一座府邸前面,千秋看着门口放着的白玉麒麟镇门,张大了嘴什么也说不出来。

秦府的确是秦府,只是那朱红漆的牌匾上头,写的是“敕造太保秦府”,下头还有个小金印,门口站着两排家丁,见有人来,立刻有礼地走过来询问:“公子有何事?”

千秋虽然没有见过大世面,可是基本的东西还是知道的。寻常百姓家,怎么都不可能在门口放白玉麒麟,这是朝中一品大员才能有的殊荣。而这府邸气派,怎么看都是官宅。

她觉得头有点晕……

“我家公子微服出来,寻太保有事。”韩子矶微微一笑,伸手将千秋手上的一枚玉戒取了下来,递给那家丁道:“烦请通报一声,以此物为证。”

那家丁颔首,立刻朝府里跑了去。

“态度真好。”千秋恍惚地嘀咕了一声。

“嗯,秦太保家的家丁,一向都是调教得很好的。”韩子矶点头。

秦……太保。

千秋一口气哽在喉咙里,憋得自己直翻白眼。

太保是什么官?大晋三公九卿,太保为三公之一,与太师太傅同列。可谓大官中的大官,权势滔天,翻云覆雨。

她见过最大的官,也就是离州的刺史,区区五品,已经是手握生死,让人退避三舍。

那遇见太保,她是不是得把自己埋进地里面去啊?

千秋觉得腿有点发抖。

韩子矶拍了一下她的背,轻声道:“你不用怎么说话,我来说就行,只要把你愚蠢的表情收起来,你就是我。”

千秋咬牙:“你是秦太保的亲戚?”

她现在逃走还来得及吗?

“不是。”韩子矶摇头。

大大地松了一口气,千秋拍拍胸口道:“早说啊,吓死我了,要真是秦太保家的,我一个错误不就得被人当成冒牌的打死?我还年轻,还没嫁过人呢!”

韩子矶同情地看了她一眼,张了张嘴,正想说什么,秦府里头已经飞快地冲出来一个人:“皇上!”

轻盈盈跟燕子一样的小姑娘突然扑到了她怀里,千秋怔愣,低头就看见个插满金钗的花脑袋拱在她胸前,花脑袋一边蹭还一边假哭:“您终于回来了,宫里的人都好担心您,太上皇都生气了。”

皇上?太上皇?

千秋僵硬着脖子一点一点扭头看向韩子矶。

韩子矶笑得温婉,点头。

千秋心口一紧,白眼一翻,当场就晕了过去。

“皇上?皇上!”花脑袋被吓得花容失色,她那小身板哪里能扛得住男人的身子。好在韩子矶还在旁边,连忙一把扶过千秋,挑眉。

晕过去了?真是出息。

“来人啊,叔叔你快来!快扶皇上进去!”

韩子矶不知为何,突然觉得很乐,换个身子看旁人为自己闹得兵荒马乱,真是别外有一种喜感。

秦阳是闲在家里没事的,听见了消息就飞快出去接人了。他与太上皇韩朔是发小,对韩子矶这孩子自然也是喜欢得紧。最近皇帝离宫闹得鸡犬不宁,终于回来了,他定是要好好训诫一下这位年轻的帝王。

哪里知道,刚进门,人就晕了?

秦阳担心地让府里的大夫全部过来看,一进房间就看见一个青衣裙的姑娘站在床边。

床上躺着的是昏迷不醒的帝王。

“你是?”秦阳皱眉看着韩子矶,这女子他从未见过,怎么会在帝王身边?

“太保安好,奴婢千秋,是主子在路上买回来的丫鬟。”韩子矶温柔地行礼。

女子的礼,看得多了,也学得有模有样。

“买回来的?”秦阳听着,吓了一跳:“怎么会,这家伙那么讨厌女人,怎么会买个丫鬟?”

正在床边一脸担忧的花脑袋也抬了头,戒备地看着韩子矶。

“说来话长,主子路上遇见不少事情,与莫邪走散了。奴婢救了主子性命,主子便买下奴婢当护卫了。”韩子矶解释道。

秦阳打量了他半晌,点头道:“你先在这里等着,等他醒了再说吧。”

“是。”

一边的大夫也收了银针,拱手朝秦阳道:“没有什么大碍,只是一时急火攻心导致的晕眩,躺一会儿就好了。”

“可是为什么还不醒?”花脑袋像是要哭了。

“嗯……这个,大概是太累了。”大夫也奇怪为啥还不醒。

韩子矶微微一笑,借着给千秋盖被子的动作,狠狠掐了他一把。

“嗷!”床上的人醒了。

“皇上!”花脑袋大呼一声,差点又要扑上去。

“璇儿,别压着皇上!”秦阳低喝,花脑袋立刻老实地站起来。

千秋一听这称呼,当即又想重新晕回去。

“主子,要不要喝茶?”韩子矶笑盈盈地倒了杯茶水过来。

千秋隐隐察觉到了杀气,硬着头皮坐起来,接过韩子矶递的茶喝了一口,眼睛死盯着被子上的花纹,就是没敢抬头。

“皇上怎么不说话?”秦阳坐在床边,担忧地道:“您这样任性地离宫,宫里的人都担心死了。好端端地回来了是好事,但是您得好好应付太上皇了。”

大晋有两皇,新皇初登基,太上皇掌天下,这个千秋是知道的。

所以她现在这个身体,也就是韩子矶,是当今的新皇?千秋颤颤巍巍地抬头看了旁边的韩子矶一眼,后者对他温柔一笑。

千秋想哭,早知道她就不这么贪心了,要什么千两黄金,还是自己的小命最重要啊。现在可好了,自己变成了皇帝,还是什么都不知道的皇帝,万一露馅,别说她了,黑风寨能不能保全都还是个问题。

她想回家呜呜呜…

心中哀恸,表情自然也很是悲伤。秦阳瞧着,以为他是害怕,遂安慰道:“皇上回宫先去太后宫里就是,这样一来,太上皇也不会拿你怎么样。”

“多谢太保……”千秋张张嘴,说了这么一句,随即伸手拉着韩子矶的手,抖啊抖地道:“我要和她单独说会儿话,太保可否回避一下?”

秦阳微微一愣,旁边的花脑袋更是大惊:“皇上,你同这个丫鬟有什么好说的?”

千秋心中又惊又怕,闻言不由地怒道:“关你何事?”

花脑袋被吓了一跳,眼泪汪汪地看着她:“还是对我这么凶,人家,人家只不过是关心您……”

说到后头,哽咽不成声地跑出去了。

秦阳干笑一声,抱拳道:“既然如此,臣先告退。”

门很快被合上,外头的家丁也都遣走了。

千秋脱力地挂在韩子矶身上,带着哭腔道:“我现在不要你那一千两黄金,还来得及么?”

韩子矶轻飘飘地看她一眼,指指自己的脸,再指指她的脸:“你觉得呢?”

她觉得她要死了。

看着自己的脸做出这样可怜兮兮的表情,韩子矶一把掐上千秋的脖子,怒道:“说了把愚蠢的表情都给我收回去,想活命就给我听好了,等会一定会有人来带你进宫,我先告诉你基本的称呼和礼仪,要是学不会,咱俩都得一起死。”

千秋委屈地道:“我还没嫁人……”

“废话,我也没娶妻!”韩子矶一把将人从床上扶起来,翻了个白眼道:“听清楚规矩,我只说一遍。”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在排行榜中找更多同类型的小说返回首页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