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锤子小说阅读网 ->历史·穿越 ->凰歌千秋简介
听书 - 凰歌千秋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二十五章 浴

(快捷键:←)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快捷键:→)

分享到:
关闭

年少时母后也曾给他送过宫女,说要成为一个男人,必须先懂人事。

彼时他不过十五岁,看见那些或妖媚或娇羞的女子,只是觉得烦,没有半点想亲近之意。这世上他唯一愿意亲近的女子只有两个,一个是母后,另一个是妹妹韩未晚。其余的女子,看着他的时候都笑得特别虚伪,他不喜欢。

所以直到现在,他也没有跟人学过床笫之事。

没想到现在要给第一次了,还是作为一个女人。

韩子矶的心情有点复杂。

“千秋姑姑?”掖庭宫的管事宫女出来,看见韩子矶的装束也明白了身份,连忙跪下道:“什么事情劳了姑姑大驾?”

“管事姑姑多礼,快起来。”韩子矶微微一笑,道:“我只是累了,想借个地方安静地沐浴,姑姑这里方便么?”

“啊…方便方便,姑姑也知道,咱们掖庭宫后面有浴馆,是家人子们侍寝之前要用的。现在奴婢先让人去清理出来。”管事姑姑很是殷勤,朝韩子矶鞠了躬就下去了。

韩子矶叹了口气,跟着慢慢往后头走。

宫里有母后储备的家人子,不过他一个也不宠,慢慢的也就都放出宫去了,这浴池也是闲置多年,清理了半个时辰,才有人来叫他进去。

“不用人陪着,我自己来吧,多谢管事姑姑。”韩子矶拿了换洗的衣裳,朝外头的人笑了笑,而后就关上了门。

这浴池颇费人力,地面都是光滑的大理石,阶梯为玉,浴池一边还有一扇巨大的铜镜。池子不大,一个人洗也不是很空旷。

韩子矶深吸一口气,慢慢地伸手解开身上的官服。

紫黑色的官服下头是白色的衬子,他有点手抖,干脆闭了眼,胡乱扯开衣裳,然后就跳下了浴池。

“哗----”水花四溅,韩子矶摸着水里的凳子坐下,热水也就刚刚好到胸口的位置。

抹了一把脸上的水,他低头才发现,身上的肚兜还没有解。

红色的肚兜,上头绣着鸳鸯戏水。韩子矶微微挑眉,他还以为这丫头的肚兜上会绣武松打虎呢,没想到还是挺有女人味儿。

肚兜下面的形状看得他微微脸红,咬咬牙,干脆也就将兜子扯了丢在一边,而后心里默念我是女人一百遍。

不管换不换得回来,这都是他自己的身子,有什么好害羞的?

想通了这一点,韩子矶便站起来,将澡豆慢慢往身上抹。

千秋的身子很紧实,肤如白玉,竟然没有什么瑕疵。他还以为她那么爱打斗,应该是满身的伤。但是除了手上茧子厚,其他地方倒是没什么。

韩子矶看着那面铜镜,镜子里的胴体分外诱人,高耸的胸部,纤细的腰肢,一双修长的腿闭得笔直,还真是…荒山藏凤凰。

看着看着,他竟然有些情动,忍不住骂了自己一句下流,而后重新坐回去,伸手慢慢洗着这身子。

千秋正躺在龙床上呼呼大睡,本来还有点担忧什么的,但是一挨着床,莫名地就很困,结果就睡着了。

可是睡到一半,有人来找她了。

“皇上,皇上,太后娘娘过来了!”顺子公公小声又焦急地喊着她。

千秋嘟囔了一声,正想说不要吵她睡觉,而后某根神经一紧,突然听明白了。

太后?

一个翻身坐起来,旁边的顺子连忙给她整理衣冠。手上还吊着伤,看起来一副憔悴模样。

太后慢悠悠地走进来,看着他笑了笑:“琅儿最近精神是不太好,听说那江湖术士有点本事,你已经赏了他了?”

“是的,母后。”千秋一脸镇定地将垂下来的额发别上去,忧郁地道:“他告诉了儿臣改命的方法,儿臣正在考虑,考虑成熟之后,再向母后禀告。”

“哦?”太后眼神动了动,也没有再问,只是左右看看,道:“千秋姑姑呢?”

“她有些累,说是去休息了。”千秋道。

太后笑了笑,拉着他坐在桌边,温柔地道:“琅儿喜欢千秋姑姑么?”

乍被问这么一句,千秋吓了一跳,不过看太后这一副要和儿子谈心的模样,她也就稍微放松了一些。

喜不喜欢她?果断摇头,韩子矶怎么会喜欢她。

“你这孩子。”太后叹息一声,道:“本宫在旁边瞧着,你跟千秋姑姑甚为亲密,也是同过房了,怎么还说不喜欢?这别扭的性子,什么时候能改?”

啥?同房?千秋一脸茫然,他们是一起睡的没有错,可是总觉得和同房二字的含义相去甚远。

“母后上次倒是没明白你为何封她为女官,而不是立妃。你父皇却说你考虑得很周全,该相信你能处理好这些事情。”太后继续道:“只是琅儿,你要记得,皇位固然重要,权力也是很诱人,但是不要轻易错过自己喜欢的。不然会同你父皇一样,后悔那么多年。”

可怜天下父母心,千秋感动地看着太后,鼻子酸酸地叫了一声:“母后。”

“唉。”太后看着自己儿子竟然露出这副表情,心里莫名觉得难过:“这么多年你也是苦了,什么都往心里塞,有什么还是要同母后说,母后会帮你解决你父皇的。”

“多谢母后。”千秋感动得紧,忍不住就扑太后怀里去了。太后的怀抱太温暖了,她好喜欢。

太后笑着抱着自己儿子安慰,顺便道:“刚刚掖庭宫那边有人来告状,说是千秋姑姑私自动用家人子的浴池,有越矩之嫌。本宫听着,想也知道是你最近与她太亲近,才让她被人背后插刀子了。琅儿你不仅要学会爱人,更要学会保护人。”

千秋心里一震,抬起头来:“越矩之嫌?她只是去洗个澡冷静一下,怎么就有越矩之嫌了?”

太后摇头道:“宫中虽然无妃,却也是有人的,有人的地方就有争执与冲突。千秋姑姑得你厚爱,自然有人心里不平。不管她做什么,都是会被人逮着机会就扣上罪名的。”

这么可怕?千秋吓得脸色微白,她还以为宫里就是吃吃喝喝,怎么这些人都闲得晃四处害人的?

“况且,掖庭宫的浴池本来就是只有家人子能用,千秋姑姑是外来人,不懂规矩,所以被人蒙了也不得知。”太后道:“你就想个法子,替她解了这罪名就可以了。”

“儿臣明白了。”千秋捏了捏拳头:“那池子只有家人子能洗,我去也不行是不是?”

太后一愣,随即摇头:“也不是…只是都是要伺候你的女子才去沐浴,千秋现在的身份,只是女官而已。”

“那我封她为妃,然后把整个浴池都赏给她好吗?”千秋豪气十足地道:“有人在背后借浴池害她,我就跟全宫里的人宣布,那个浴池,被她包了!”

“……”

太后愣了好一会儿,扑哧一笑:“琅儿当真是越来越有人情味了,能保护自己喜欢的,母后很高兴。只是……你将要娶吴国公主,现在又立妃,怕是有些不妥。”

“没什么不妥。”千秋道:“儿臣刚刚就想说,那白胡子老头就告诉朕,要改命,得和千秋洞房。既然要洞房,那朕还是娶她吧,总不能辜负人家的清白。”

“洞房?”太后睁大了眼:“你们不是已经……”

千秋莫名其妙:“已经什么?千秋还是个清白姑娘呢。”

太后哑然,随即很担心,自家儿子一直不通人事,姑娘都同房了竟然还是清白的,这这这。

她是不是得和千秋好生谈谈了?

“你若一定要立妃,也并无不可。”太后想了想道:“以你新封的神候的话为由,说服众臣也不是难事。难得你终于想通了,要为皇室延续香火,母后不会拦着。”

“多谢母后!”千秋笑着行礼。

“你一向聪明,该怎么做都不用母后教。”太后笑着站起来,道:“时候不早了,等千秋姑姑回来,让她来和本宫商议一下立妃的事情,现在本宫要先去看看你父皇了。”

“母后慢走。”千秋松了口气,送着太后到门口,看她上轿离开,才继续躺回龙床上去。

韩子矶的娘可真是温柔,他还想着怎么教自己说呢,人家太后就自己送上门来答应了。立妃也不是特别难嘛。

只是……千秋坐起来,挠挠头,看着四周这华丽万分的帷帐和器具。

她真的要在这里度过自己的余生么?

韩子矶沐浴完毕,穿上衣裳刚走出掖庭宫,就被休语姑姑给拦住了。

“太后有请姑姑。”

韩子矶点头,很好奇地跟着休语走。母后见千秋,有什么事情?

结果,刚踏进碧水宫的门,他就被带去了一个黑暗的小房间,几个老嬷嬷微笑着看着他道:“千秋姑姑,得罪了,太后让我们先检查一番。”

韩子矶瞪大了眼睛,几个宫女已经将他按在了一边的软榻上。

一双手伸过来解他的衣襟,韩子矶有些慌了,不禁怒喝:“你们要干什么?!”

周围没有人再说话,韩子矶心里一沉。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在排行榜中找更多同类型的小说返回首页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