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锤子小说阅读网 ->历史·穿越 ->凰歌千秋简介
听书 - 凰歌千秋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二十九章 星雨

(快捷键:←)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快捷键:→)

分享到:
关闭

千秋摸着下巴,看着前面这面容清秀的女子,点头道:“好像也是,她的确没你们好,看你们一身贵气,天生就是富贵命,那不过是个穷丫头。”

谢语灵还准备了一大堆话打算来说服皇上,可是没想到皇帝竟然接了这么一句,她下面突然就不知道该接什么了。

“废话也不多说。”千秋将袖子挽起来,左右伸展了一下手臂,道:“他再不好,那也是朕的静妃,容不得你们欺负到头上去。那身子朕可在意着呢,你们今儿给人弄吐血了,那就来解决一下这件事吧。”

几人看着帝王这动作,都傻了。怎么解决?瞧这架势,似乎是要打一架的意思?

开什么玩笑!

夏落月连忙带头跪下,道:“皇上息怒,今日臣女们也不过是无心之失,没有想到静妃娘娘的身子会那么弱。皇上若是要罚,臣女们也都受着。”

谢语灵咬咬牙也跪下来,道:“臣女知错。”

不敢打?千秋郁闷地将袖子放下来,嘀咕道:“认错也太爽快了。”

众女惶恐,千秋说完这句话就走了,留下她们在原地想,皇上是不是生气了?说她们认错爽快,那意思是光认错还不够?

忐忑不安地出了皇宫,几个女子都各自回家去跟父亲母亲喊救命。

于是第二天送到御书房的折子里,不少都是夸静妃贤惠大方,温柔善良,顺便请皇上原谅自家女儿的无心之失。

还在“体虚”的韩子矶抱着个暖炉坐在一边,边看边嘀咕:“女人的心思变得就是快,前一刻还大有要回去告我状的意思,下一秒怎么又全是夸我的。”

千秋坐在一边啃点心,满嘴塞着地道:“答盖狮泥兔学瞎刀塔门了。”

“啥?”韩子矶嘴角抽了抽:“东西吃完再说话!”

千秋艰难地咽下点心,喝了口水道:“我说,大概是你吐血吓到她们了。话说你这功夫是怎么练的,说吐就能吐?”

韩子矶郁闷地道:“你以为我想吐啊?你这身子是不是有什么毛病,上次也吐过血。”

“瞎说,太医都说我没事。”千秋翻了个白眼道:“我身子是好端端交到你那里的,要是出了什么意外,我赖你一辈子!”

都已经娶了她了,还不叫被赖上一辈子?韩子矶摆摆手,觉得还是不要和这丫头争辩了,因为最后气死的一定是他自己。

两人都是伤员,一个葵水,一个手骨受伤,哪儿也不能去,一起呆在太极殿呆了好几天。

日子闲得蛋疼,宫里各处的传说也就出来了,供大家茶钱饭后八卦。

说的最多的,自然就是皇帝与静妃之前的款款深情。

这么多年一直讨厌女人的韩子矶终于遇见了命中克星。瞧瞧对静妃娘娘多温柔,多体贴,一听说静妃哪里不舒服,跑得比太医还快。

再看平时两人形影不离,哪儿有静妃哪儿就有皇帝,并且两人相处十分融洽,跟平常夫妻一样的自然。

有小太监爆料,曾听见皇上与静妃如下对话:

“皇上,你解决事情的办法是不是太过于简单粗暴了?”

“哪里简单哪里粗暴了?朕一向走的是智慧路线!”

“那臣妾问您,若是有人欺负臣妾,辱骂臣妾,诋毁臣妾,陷害臣妾,谋杀臣妾,您当如何?”

“朕会揍他,揍他,揍他,揍他,揍他,再揍他!”

“……”

“爱妃,朕看见你翻白眼了。”

“……”

流言越传越广,以至于从宫中流传到了宫外,又从大晋流传到了吴国。

于是千秋就被带到了太后跟前,听太后笑眯眯地道:“琅儿啊,与吴国的国婚下个月便可以举行,吴国公主已经抵达大晋边境,不日便可到达洛阳。”

“这么快?!”千秋咋舌,她与韩子矶的洞房大计还没有完成呢!

“听说吴国那边赶路赶得很快,也不知道是为何。”太后和蔼地道:“立后是大事,现在后宫之中只有静妃,你便让她多操点心。等立后大典完成之后,母后与你父皇要出宫游玩一段时间,未晚还没回来,宫中所有大事,便全在你与两位娘娘身上了。”

千秋张大了嘴,呈痴呆状跑回去和韩子矶商量。

韩子矶正欢快地在院子里蹦来蹦去,葵水走了,当真是一身轻松,不用天天穿那奇怪的裤子,更不用一直躺在床上了。他都想高兴地在地上打两个滚。

结果还没滚成功,千秋就跌跌撞撞地跑进来,拉着他就往内殿走。

“怎么了?”他好奇地看着面前这惊慌的人。

“下个月,下个月母后就要你立后。”千秋着急地道:“怎么办?”

韩子矶皱眉,吴国公主到底是个什么人他是不知道,但是千秋这个样子,无论怎么都是无法应付的,说不定还会在他不在的时候被那公主给坑了去。

不行,还是得赶紧把身子换回来。

韩子矶一把将千秋推在床上,豪气万丈地道:“事不宜迟,还是快点换吧。”

千秋吓了一跳,韩子矶已经扑了上来,伸手就将她身上的龙袍给解开了,然后是内衬,再然后就是光溜溜的胸膛。

“不用这么着急……吧?”千秋有些脸红,外头的门还没关呢!

“不着急能行么?万一一次不成功呢?”韩子矶拧着秀眉,起身去将门关了,吩咐百合在外守好,然后就脱了衣服爬上床榻。

大白天的,不像上次那样烛光昏暗,两人赤诚相对,也是尴尬万分。韩子矶想起上次不愉快的经历,心里还有点阴影。

韩子矶不动,千秋就更不好意思动,想了想,干脆披上衣裳出门吩咐:“拿两坛好酒来。”

“是。”百合跑得飞快,不一会儿就给送了两坛子酒来,而后又将门给关上。

“你我如此,也实在是清醒的时候做不了事情。”千秋干笑着递给韩子矶一坛酒:“不如来个酒后乱性吧!”

韩子矶心情复杂地抱过坛子,看着对面的千秋已经拍开封泥,仰头就是一大口。

“喂!”他吓了一跳,连忙提醒:“宫里的酒不比外头,很烈的!”

千秋慢慢放下坛子,一口酒咽下去,整个脑袋都红了。怔愣地看了韩子矶半晌才道:“你……不早说!”

韩子矶:“……”

宫中之酒没有丝毫掺水,尽管千秋酒量不错,这一大口下去,头也马上就晕了。韩子矶咬咬牙,干脆也给自己灌下去一口,破罐子破摔吧!

不久,两人都靠在床上的墙壁边,开始了划拳。

“哥俩好!”

“布!”

千秋一巴掌就给对面的人拍了过去:“会不会划拳啊,布是啥?是啥?”

韩子矶傻笑:“石头剪刀布啊……你才不会划拳呢,你全家都不会划拳!”

“我全家上下划拳都是棒棒哒!”千秋又喝了一口酒,长长地打了个酒嗝:“倒是有点想他们了。”

韩子矶“嘁”了一声,推了千秋一把:“一窝子山贼,有什么好想的?你看这里多好?你不是喜欢金子么?这里椅子都是金子做的!”

“可是这里没有大师兄,没有刘师爷,没有老爹,也没有兄弟。”千秋颇为委屈的扁扁嘴,随即道:“我还没亲手帮六伢子报仇呢!”

“六伢子又是谁?”韩子矶皱眉:“你那一堆……男人太多了!”

“六伢子是山寨里的大夫,跟我一起长大的,就是医术不怎么样,哈哈。”千秋说起寨子里的人,眼睛突然就亮了:“你知道……我最开始干嘛要去偷周家的东西?”

韩子矶摇摇没剩多少酒的坛子,往床下一放,而后抱了千秋的坛子来喝,抹了把嘴:“不是因为爱钱?”

千秋笑嘻嘻地将酒坛子抢回来,喝了一口道:“我喜欢抢的,不喜欢偷的。那周家打断了六伢子的腿,我是去报仇的。”

还挺讲义气。韩子矶头脑不清醒地看着面前的人,再伸手抢酒坛子,里头却已经空了。

千秋鼓着嘴,得意地炫耀。

韩子矶酒意上涌,也没想许多,扑上去就去抢千秋嘴里的酒。

酒香四溢,身下人身上的香气也是四溢。韩子矶迷迷糊糊地想,以前怎么没发现,自己身上会有这样的香气呢?

吻着吻着,身下的人却发出了均匀的鼾声。韩子矶一愣,迷迷糊糊地掐了千秋一把:“还没办完事呢!”

刚掐完,自己也跟着昏睡在了她身上。

屋子里浓烈的酒气久久不散,床榻上两个人交叠着睡得死沉,直到晚上也没能醒过来。

皇帝不醒,自然没人敢吵,但是当晚的皇宫十分热闹,因为外面的天空上下了一场星雨。

太后与太上皇坐在庭院中看星雨,恩恩爱爱。新封的神候也摆了只烧鸡在自家院子里坐着边啃边看,道:“真是好运气,这么快就给他们盼来了,不知道两个人到底完事没有,命哎……”

千秋和韩子矶什么都不知道,千秋睡得很安稳,只是梦见飞上了一个奇怪的地方。而韩子矶要辛苦一点,做了一晚上噩梦,梦见被泰山压顶。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在排行榜中找更多同类型的小说返回首页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