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锤子小说阅读网 ->历史·穿越 ->凰歌千秋简介
听书 - 凰歌千秋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三十九章 司徒秀秀

(快捷键:←)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快捷键:→)

分享到:
关闭

千秋正在太后宫里听太后说话。

“男人呐,谁没有个喜新厌旧的心思?能得到更多的,做什么偏只要你一个?”太后一边吐着瓜子皮儿一边道:“所以不管他给你说是逢场作戏,还是说逼不得己,他那心里,总是美滋滋的。难受的只会是女人!”

“聪明的女人懂得忍,忍一时可以换回来许多自己想要的东西。而笨女人就会闹,闹得男人想不离开她都不行。”

千秋听得直点头!太后娘娘真是太聪明了,不过……

“太后,恕我直言……”轻咳两声,千秋好奇地道:“太上皇不是只有您一个么?”

端庄优雅的太后娘娘也终于翻了个白眼,哼了一声道:“那是因为天下没有比我更美的女人,也没有比我更适合他的。韩朔又没有眼瞎,吃惯了山珍海味,做什么还要吃猪食?”

千秋呛咳了一声,太后娘娘这比喻也太狠了。

“还有一点。”太后拍了拍手上的瓜子屑,淡淡地道:“很多女人是因为离不开自己的丈夫,离开了就没办法生存,所以男人才会有恃无恐,知道你无可奈何,所以他犯错犯得很顺溜。而本宫,若是哪天韩朔对不起我,即使是我即将入棺,那也可以选择不葬他皇陵。”

“太后娘娘威武!”千秋忍不住喊了一声好。

太后眨眨眼,看着千秋感叹地道:“你是皇儿第一个带进本宫这碧水宫的,平时除了休语,没人陪本宫说话。既然皇儿放心你,那你以后就多来陪本宫说说话。”

说着,顿了顿又道:“若是皇儿那别扭性子给你委屈受了,那你便也躲本宫这里来,他不敢放肆的。”

鼻子有点儿酸,千秋忍不住过去蹭了蹭太后的肩膀,然后扑进人家怀里,跟小女儿撒娇一样。

“我常常想要是我娘还在,我就可以这样天天跟她撒娇。”千秋眯着眼睛笑得格外满足:“没想到现在还有机会嘿!”

太后微微一愣,随即表情柔和了下来,摸着千秋的头发道:“好孩子。”

千秋闭上眼,心里默默地打开小本子,将太后也写上了分赃名单。以后她有啥好东西,也记得给太后留一份。

一个人住这么大的宫殿,也怪寂寞的。

气氛正好,千秋趴得正舒服呢,后衣领就被人提了起来,熟悉的失重感涌遍全身,等她回过神来,就看见软榻上她刚刚的位置,已经坐了另一个人。

太上皇没好气地看着她道:“静妃怎么没个规矩,谁的怀里都可以躺?”

得,她想起来了,当初在韩子矶身体里的时候,也被人这么丢过。

这个占有欲强得可怕的太上皇!她刚刚想什么呢,太后会寂寞个鬼,这个男人老是神出鬼没地出现在太后四周,谁靠近太后他丢谁!

不过心里骂归骂,还是得行礼:“臣妾拜见太上皇。”

太后拧了一把太上皇的腰,后者脸上纹丝不动:“起来吧,皇后已经到门口了,得看准时候见礼。”

旁边的休语姑姑已经将层层的纱帘给放了下来,千秋跟着太上皇去了外面,太后就端端正正地坐在纱帘后头。

司徒秀秀换了一身正红色的宫装,盈盈地朝上位给拜了下去:“臣妾给父皇请安,给母后请安。”

千秋忍不住小声提醒她:“你母后在那边。”

司徒秀秀一愣,抬头看了千秋一眼。这哪来的胆大包天的丫头,这种时候都敢说话?

看装束,好像是个位分不低的……妃嫔?

司徒秀秀浑身警戒灯都亮了,凉凉地看她一眼,跪在地上没说话。

太上皇淡淡地让她平身,按照规矩吩咐了一些需要注意的事情,随后道:“太后身子不适,不喜见人,你在外头行礼了就是。”

“臣妾遵旨。”司徒秀秀起身,又朝纱帘那头跪下:“臣妾问母后安好,愿母后身子早日康复。”

帘子后头传来一声轻咳,休语姑姑跟着就道:“太后示意皇后起身,贤良淑德之语不必多说,愿皇后执掌凤印,能安后宫。”

“臣妾谨遵母后教诲。”

一串儿礼节下来,终于轮到她了。千秋随手端了旁边的茶杯,恭恭敬敬给皇后跪下:“臣妾静妃姬氏,给皇后娘娘请安。”

司徒秀秀坐在了一边的椅子上,看着脚下跪着的人,脸上带着和善的笑意:“静妃多礼了,以后你我二人合力伺候皇上,便是好姐妹,要相互扶持才是。”

相互扶持?千秋没想明白她们有什么地方可以相互扶持的,不过茶杯递在半空中,那头许久不接,手也是有些酸疼。

司徒秀秀本来想多说会儿话,让她多吃点苦头。可是太上皇在旁边,这些把戏还是留在后头比较好。于是她便伸手去接那茶。

“哎呀!”刚接到手里,茶杯就翻了,径直地往千秋身上泼过去。司徒秀秀吓了一跳,那头千秋却是反应敏捷,一个后滚翻躲开了滚烫的茶水,直接将自己卷成一个球滚到了太后的软榻旁边去。

“好险!”拍拍心口,千秋整理了一下凌乱的发髻,小声道:“还是里面最安全。”

太后讶异地看着她这狮子滚绣球,忍不住开口:“怎么了?”

外头的司徒秀秀惊慌地站起来道:“臣妾还没接稳,茶就已经翻了。”

千秋摆摆手,不在意地道:“没事,是端得久了手没力气,所以茶没递好,也没烫着人,母后放心。”

这是实话,但是外头的宫人,包括水蓝都觉得,皇后这是故意为难吧?要么,就是静妃以退为进,陷害皇后?

总之这二人就是一见面就不和了,宫中之人纷纷下注,到底是新来的皇后能得圣宠,还是旧时的静妃娘娘依旧能留住皇上的心呢?

太后看了看千秋完好无损的脸蛋,松了口气道:“既然没事,那皇后就回芙蓉殿去休息吧。”

司徒秀秀咬了咬唇,她有点在意,太后为什么称病不见她,静妃直接进去见了,也没见人责备啊?

到底是后来,比不得人家熟络?

不甘不愿地回芙蓉殿,皇后的心情不是很好,不过一想到今晚便是洞房花烛夜,她脸上又不禁带上红晕,有些期盼又有些紧张。

千秋在太后宫里继续陪太后说了会儿话,便回了景象宫。宫里的宫人都三三两两在讨论新来的皇后,自然没人陪她玩强盗抓小偷等一系列游戏。

“想什么呢?看起来可怜巴巴的。”楚越从门口晃悠进来,替她倒了杯茶。

千秋一脸愁苦地道:“你瞧,皇后已经进宫了,太上皇太后是她的父皇母后,连石头今晚也要成为她的人,我多寂寞啊。”

楚越笑眯眯地坐下来道:“不想看皇上宠幸其他人吧?”

千秋想了想,点点头又摇摇头,有些纠结:“我也不知道。”

那身子她也曾经呆过,熟悉得跟自己的一样。现在要和别的女人洞房了,心里怎么想都是不舒服。

不过吧,韩子矶也是个男人,娶妻生子也是正常的事情,她阻拦人家的幸福生活,是很不道德的。

楚越好笑地看着她,道:“不如这样,娘娘将太后赏你的那支同心簪给属下,属下就保证今晚皇上无法宠幸皇后娘娘,如何?”

同心簪?那是太后赏赐她的一堆东西中她最喜欢的一个啊,现在还戴在头上呢。

千秋肉疼地看着楚越道:“你怎么不去抢?”

楚越十分优雅地摇摇手指:“那是你干的勾当,我都是让人心甘情愿地给。”

这才更不要脸!千秋愤愤地想着,还是把头上的同心簪给取了下来。

“你说我这是做什么呢?”千秋一边把簪子递给楚越,一边道:“阻止得了一次,也阻止不了第二次,干啥还要破财?”

“你这是典型的不甘心。”楚越笑着把簪子接过来揣在怀里,眼里有狡黠的光芒:“等着吧,属下先去太极殿逛一逛。”

千秋闷在原处跟自己生闷气,什么时候韩子矶这么值钱了,值得她掏一个簪子!那可是金做的啊啊啊!

韩子矶正在太极殿里看折子,近日洛阳多有发生胡虏抢劫偷盗杀人之事,裴叔夜上书,请求将胡虏统统贬为奴仆,收往各家,或是流放边境为苦力。张术也附议,觉得胡虏出身低贱,为奴是应当,更该将大多胡虏都流放,以免为洛阳埋下隐患。

他在考虑这件事是否会为大晋的将来造成不好的影响?物极必反,若是胡虏大规模揭竿起义,对于大晋来说也是很麻烦的事情。

正想着呢,楚越就捧了茶水进来,笑得一脸欠扁:“属下给皇上请安。”

韩子矶抬头,放下折子淡淡地道:“怎么有空过来这里。”

楚越笑得一脸桃花开:“皇上今晚是洞房花烛夜,属下感念皇上一心为属下定姻缘,故而也来恭贺皇上。”

有什么好恭贺的?韩子矶心情不算很好,淡淡地应了一身,起身道:“既然来恭贺,不如陪朕去小酌两杯。”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在排行榜中找更多同类型的小说返回首页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