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锤子小说阅读网 ->历史·穿越 ->凰歌千秋简介
听书 - 凰歌千秋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四十七章 为何要走

(快捷键:←)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快捷键:→)

分享到:
关闭

楚越正在跟宫里的护卫斗蟋蟀呢,眼看着他的无敌大将军就要将对方的蟋蟀咬死的时候,他整个人却被几个宫人七手八脚地架起来,往太极殿狂奔而去。

“什么情况?”被丢进太极殿,关上了门,楚越一脸茫然地看着书桌后头的人。

韩子矶神色阴霾,看起来就是要发火的样子。楚越干笑两声,忍不住想,莫非是昨晚不够尽兴,这主儿找人出气呢?

为啥受伤的总是他!

“楚越。”帝王开口了,他连忙端端正正跪好:“属下在。”

“千秋说她想走了。”韩子矶语气听着说不出的感觉,楚越忍不住抬头看了他一眼,颔首道:“娘娘昨日已经同属下说过。”

“那你就没有留?”帝王一拍桌子,吓得他一个哆嗦又垂下头。

“属下无能。”

韩子矶气得直揉太阳穴:“朕当初是怎么把她托付给你的?你竟然连个人都留不住?”

楚越正了神色,抬头道:“娘娘为什么想走,皇上不知道吗?”

韩子矶一愣,继而皱眉:“朕怎么知道,她就说宫中无聊。”

一个傻子一个呆子。

楚越没好气地跪坐下来,道:“娘娘与属下实在只有兄弟之情,娘娘心思不在属下身上,属下自然留不住。娘娘也不是能一直在这规矩重重的牢笼之中呆着的人,属下倒是觉得,娘娘回去也挺好。”

“但是……”韩子矶板着脸道:“朕承诺过会给她一段好姻缘,现在食言,未免有失帝王身份。”

楚越耸耸肩:“给不了的就是给不了,皇上能给的,娘娘也不一定想要,还不如早些各回各家呢。”

韩子矶沉默。

晚上的时候顺子公公来禀告:“皇上,皇后娘娘备了补品,等着您过去呢。”

韩子矶合了最后一本折子,站起身来道:“嗯,去景象宫。”

“是。”顺子公公应了,随即又觉得不对:“皇上,是芙蓉殿吧?”

“不,景象宫。”韩子矶面无表情地就走了出去。

司徒秀秀坐在内殿等着,心里满是疑惑。昨天她不知不觉睡着了,什么感觉也没有,醒来她们却说皇上已经宠幸过自己,落红都已经交给了太后。

可是她总觉得哪里不对劲,好端端的自己怎么就什么感觉都没有了?今晚她想找皇帝问个清楚。

“娘娘。”水蓝面有难色地走进来,小声地道:“娘娘不用等了,皇上去了景象宫。”

“什么?!”司徒秀秀一拍桌子就站了起来,脸色差极:“顺子公公没有告诉皇上本宫在等他么?”

“告…告诉了。”水蓝道:“皇上还是摆驾了景象宫。”

“啪!”一盅补药摔在地上,汤汁四溅,碎瓷片飞过水蓝的脸颊,留下一道血痕。

“娘娘!”水蓝尖叫了一声,司徒秀秀一巴掌甩了过去:“闭嘴!给本宫出去打听,看那小蹄子耍的是什么花样!”

水蓝咬唇,捂着脸退了出去。

好一个姬千秋,愣是让皇帝一次次从她这里去了景象宫!别让她逮到什么把柄,不然定然要叫她死无葬身之地!

司徒秀秀气得头晕,连忙躺回去休息了。

千秋正在记账,韩子矶站她身后看着,就见她一笔笔地写着:

“色迷杵干未收,余下老居月神…”

“这什么玩意儿?”韩子矶嘀咕了一声。

千秋吓了一跳,连忙把小本子收起来,转头一看是韩子矶,才翻着白眼松了口气:“人吓人吓死人你知不知道?”

韩子矶轻哼了一声,拿过她手里的小本子就翻开来看,结果满篇都是什么色迷杵,什么张爱足。

“写的是什么乱七八糟的?”

千秋得意洋洋地道:“高级黑话,给你你也看不懂,还给我。”

韩子矶眯着眼睛敲敲桌子:“解释一下。”

千秋干笑两声:“你还是别听比较好。”

韩子矶不说话了,就这么看着她,看得她浑身发毛。

“行了行了,免费给你上一课。”千秋抢过小本子来,翻开指着刚刚写的东西道:“‘色迷杵’是黄金的意思,‘干’就是‘千’,意思是你欠我一千两黄金还没给。”

韩子矶嘴角一抽。

“余下的‘老居’就是‘银子’,‘月’是‘二’的意思,‘神’是‘六’,这二百六十两银子是平时太后赏我的,还有各家小姐送的礼,估了一下价,加起来总共就有这么多。”千秋一点没有不好意思的神情,还颇为骄傲:“进宫也算是发了笔大财。”

韩子矶脸都绿了,宫里还当真是进贼了,这丫头搜刮钱财的本事怎么这么厉害?

“‘张爱足’是‘七八九’的意思,上次义父给我送的东西,和我的嫁妆加起来,大概……”千秋看了一眼韩子矶越来越绿的脸,聪明地没有说下去:“你想说什么?”

帝王揉了揉太阳穴:“你可真能算。”

千秋笑眯眯地点头:“哪里哪里,这些东西都是你们给我的,可不是我抢的啊。到时候你可得派给我两辆马车,让我衣锦还乡。”

韩子矶没好气地道:“你想得倒是美!”

“说好的送佛送到西。”千秋扁扁嘴:“当初我可是冒着生命危险把你送回洛阳的,你不能恩将仇报!”

旁边的人沉默,千秋小心翼翼地把账本塞进枕头底下,又回来大方地拍拍韩子矶的肩膀道:“兄弟一场,到时候我走了,也给你留点礼物。”

“我谢谢你了。”韩子矶闷声道。

“不用谢。”千秋豪爽地挥挥手:“明儿不是要出宫么?早点睡,我今晚保证不打呼噜。”

“嗯。”韩子矶让顺子进来替他更衣,然后去屏风后面洗了个澡,头发干了的时候,千秋也就睡着了。

地上的丫头躺得安安静静,真的没有像往常一样,呼噜震天响。韩子矶低下身子坐在她旁边,有些不舍地戳了戳她的脸蛋。

这活宝要走,他还真有些舍不得。

沐浴后身上的清香甚为好闻,千秋不知是不是被吸引了,一个翻身就抱上了他的腰,头蹭了两下,还吧唧了一下嘴。

又梦见什么好吃的了。韩子矶微微一笑,干脆陪她躺了下来,头搁在她旁边,看了一会儿,轻轻低头吻上了她的唇。

千秋的身子微微一僵,韩子矶眼里有恶趣味的笑容,撬开她的牙关,便深吻了进去。

唇齿缠绵,和轻轻一碰的感觉自然有很大不同,千秋很想努力继续装睡,哪里知道韩子矶这色胚,竟然敢这样偷亲她!

她当初偷亲也就碰了一下,这厮简直变本加厉,吻得她都要透不过气,脸上也飘了红晕。

还不肯睁眼?韩子矶伸手环着她的腰,往自己怀里压了压,温香软玉抱满怀,这便宜可占了个够。

感觉到这丫头的舌尖不安分地动了动,韩子矶低笑一声,继续挑逗她,引得她的舌头来四处找他。

佛祖都忍不了这样的啊!千秋气极,张嘴就咬了韩子矶一口,愤愤地睁开了眼。

“还以为你能一直装下去呢。”帝王脸上带着胜利的笑容。

千秋满脸红晕,看起来有两分娇羞,一双小手抵在他胸前,恶狠狠地道:“你这流氓!”

韩子矶大笑,起身躺回床上去,道:“谁让你假睡了,要睡就睡踏实些,不然明天可没精神。”

说完,啥事儿也没有似的,就这么睡过去了。

他奶奶个熊的!千秋气急败坏,哪有这人这样的,开个玩笑也能这般…这般轻薄!

偏偏她该死的还觉得很沉迷!

努力克制住自己想搬枕头砸他的心情,千秋重新躺下,红着脸想,丫还是举的。

这么一折腾,第二天起来两个人都是黑眼圈,相互看了一眼,千秋挥着爪子打招呼:“嗨。”

韩子矶深深沉浸在自作孽不可活的懊恼之中,调戏个小丫头,还把自己给搭进去了,一宿没睡好,等会可别出什么岔子。

两人要出宫去看鸳鸯会,韩未晚和太后娘娘是表示百分百支持以及给予帮助的,所以早朝之后,皇帝和静妃就消失在了碧水宫,宣布一天不见人。

司徒秀秀派人去四处搜集情报,也终于没去骚扰皇帝,于是两人就骑着小毛驴,愉快地在街上逛着,准备吃午饭。

随身的护卫只有楚越,本来韩子矶是有点不想带他的,但是想想鸳鸯会人多,万一他和千秋走散了,也太过危险,于是还是把楚越给捎带上了。

作为一颗自觉的灯泡,楚越很想离他俩远一些,奈何帝王半点不懂风情,做什么都非拉着他一起。

比如求个姻缘签吧,三个人求了一对半,他和千秋恰好抽到个天长地久,这主儿就一脸深沉地盯了他一路。

千秋倒是没啥特殊想法,秉着过一日少一日的心态,愉快地拿着糖人糖葫芦还有千层糕,从街头吃到了街尾。

“姑娘少爷们都来看一看啊,最灵验的定情树,红绳只要三文一条嘞!”

远远就听见小贩的吆喝,千秋一抹嘴,扯过韩子矶就道:“走,去看看!”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在排行榜中找更多同类型的小说返回首页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