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锤子小说阅读网 ->历史·穿越 ->凰歌千秋简介
听书 - 凰歌千秋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五十六章 扯蛋的提亲

(快捷键:←)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快捷键:→)

分享到:
关闭

“补天?”韩子矶撇嘴:“难不成是你睡觉的时候把天踹了个窟窿,所以神候要去补嘛?”

千秋威胁性地呲牙,随即有些泄气地道:“咱们这是流年不利,酒后乱个性都能成这副样子。也是我能承受,换成其他姑娘,早就吓死了。”

韩子矶哼了哼,躺在床上继续休息。不换身子还不知道,原来欢爱之后,女子会这样难受,他以后一定要温柔些。

“皇上,皇后娘娘请您过去用膳。”顺子公公进来小声说了一句。

千秋挑眉,想起那宫里还有个吴国太子,也不太好拂人家面子,于是起身道:“我去看看,你先休息吧。”

韩子矶看这丫头当皇帝也是轻车熟路,索性挥挥手让她自己去发挥,反正她是知道分寸的。

送走千秋,韩子矶本想好好睡一觉,哪知道门口伸进一颗脑袋,左右看了看,然后鬼鬼祟祟地跑到了他床边。

“娘娘。”

韩子矶睁眼就看见楚越,眼神暗了暗,轻轻“嗯”了一声。

这小子想干嘛?

楚越看了看他身上的伤口,担忧地道:“您这伤,还要多久才能好啊?”

韩子矶动了动身子,淡淡地道:“太医说了还有半个月。”

嗯?怎么今天觉得这丫头对他冷淡得很?往常可不是这个态度啊?楚越挠挠头,很是费解地想着自己哪里得罪这小姑奶奶了。

“娘娘,关于上次您说的事情,属下好像已经答应了哈?”试探性地问了一句,楚越紧盯着千秋的脸。

韩子矶微微顿了顿,随即抬头:“答应什么了?”

“就是要属下迎娶您的事情。”楚越吞了吞唾沫:“虽然我觉得皇上一定是不想我娶你的,但是以他的性子,也一定不会拦着,所以咱们的婚事应该能成。”

原来一直同楚越在这儿商量婚事呢?韩子矶冷哼一声,顶着千秋的身子看楚越这深情款款的目光,还真是别扭。

敢情平时他不在景象宫的时候,楚越就是这么随意出入嫔妃寝宫,紧盯着人这么说话的?宫里的规矩是不是也太宽松了?

“答应了的东西,统统作废。”韩子矶慢慢开口,来了一句:“她…我会一辈子留在皇上身边的。”

“啥?”楚越吓了一跳,看着千秋这一脸认真的神色,忍不住要伸手去碰她的额头,该不会是发烧了吧?

“楚越,你的手再敢近本宫一寸,本宫待会儿就让人来剁了你的爪子。”韩子矶微微眯眼,看着他的动作道:“本宫没和你开玩笑。”

楚越觉得这丫头一定是中邪了,平时嘻嘻哈哈的多可爱啊,这会儿严肃起来,还真和宫里的娘娘一模一样,没意思透了。

悻悻地收回手,楚越看着面前的人道:“娘娘今日心情好像真的很不好,那属下还是改日再来同您商议具体的事情吧。”

韩子矶挑眉,气极反笑:“还有什么事情好商量的?”

楚越朝他吐了吐舌头,飞快地溜出去了。

他奶奶个熊的,这死丫头背着他,到底给他戴了多少绿帽子?宫里的嬷嬷没教她要与男人保持距离么!瞧楚越这熟门熟路的,他要是没同她换身子,是不是某一天起来,老婆就跟人跑了?

简直岂有此理!

韩子矶一个人躺在床上生闷气,将楚越家里的祖坟里的都问候了一个遍。

这头千秋跟着顺子去芙蓉殿用膳,一进门就感觉气氛很凝重。

未晚也在一边坐着,脸上恢复了清冷,只在看见她进来的时候微微笑了笑:“皇兄。”

千秋点头,跟着在皇后身边坐下。司徒秀秀一张脸跟打了石膏似的,僵硬得跟。对面的司徒锦却是笑得春暖花开:“听闻皇上不常来这芙蓉殿,司徒锦身为皇后的弟弟,自然要来替自家姐姐争宠了。”

“皇上。”司徒秀秀也开口了,提着裙子起身就朝她跪了下去:“家弟不经允许,私自来了大晋,还差点导致升国公主失踪,这样大的过错,臣妾实在感到抱歉。”

千秋迷茫地看着她:“你弟弟不是和你关系不好吗?那他犯错,关你什么事?”

大殿里有一瞬间的安静,未晚呆呆地看着自己的皇兄,突然扑哧一声笑了出来:“怎么跟静妃娘娘在一起久了,皇兄说话的调子都像她了。”

哪有这么直白的!

司徒秀秀本来想反将司徒锦一军,结果被皇帝的话这么一堵,只能默默坐回去,看着自家那皇弟,嗤笑一声道:“连皇上都知道我们关系不好,皇弟还千里迢迢说是来看本宫的,也真是虚伪。”

“宫里的孩子,不虚伪怎么活?”司徒锦轻笑:“我倒是觉得静妃娘娘那性子不错,未晚说她直来直去,耿直极了。倒是宫中少见。”

皇后的脸色更难看,这人摆明了是要来跟她唱对台戏的!

“嗯。”千秋的注意力倒是没在司徒锦针对谁上,而是他刚刚喊了一声未晚。

女子的闺名可不是给男子随意乱叫的,她看了看旁边未晚的神情,竟然很自然,不觉得哪里不妥的样子。

她本来也觉得这吴国太子是不错啦,可是听了韩子矶的话,她觉得未晚有些吃亏了,毕竟嫁去吴国,除开她喜欢这太子以外,没有其他好处。而若这太子不是一心一意喜欢她,那未晚这远山远水地嫁过去,也不值当。

于是千秋用很符合皇兄身份的口吻开口道:“太子打算在宫中停留多久?”

司徒锦转过头来,笑道:“要寻的人已经寻到了,在下打算早日回国,也好来正式提亲。”

“皇弟又要跟人提亲了?”司徒秀秀冷笑一声,开口道:“你不是前前后后已经娶了八个妃子了么?怎么?又瞧上升国公主了?”

未晚的脸色微微一顿,随即开口道:“他有多少妃子似乎不太重要,只要他心中只有我一人,那边够了。”

热恋中的女人智商哪里是为零,简直是负的,千秋听着这傻兮兮的话都忍不住摇头:“什么男人的心里,才能一辈子只装一个女人?”

未晚一愣,抬头看向自家皇兄。司徒锦也终于皱了眉:“以前娶的,都是形势所逼,在下与公主是年幼结识,早许了终身,跟其他人自然是不一样的。”

还早许终身呢,小屁孩几个,玩个家家酒,长大了还当回事儿来说了。

千秋撇了撇嘴,越来越觉得这人不太靠谱,可是瞧未晚那一脸坚定的神情,她又忍不住想,是不是听了韩子矶的话,导致对人家太子有偏见?万一人家就当真是对未晚痴情不悔呢?

皇后在旁边冷笑连连,看着未晚道:“别说本宫没提醒你,本宫这位皇弟啊,在吴国是风流满天下,那八个妃子也都是人间绝色。公主嫁过去,以后人家至多不叫八艳,改称九艳。”

“皇后。”千秋沉了脸,不悦地看着她:“你这是在贬低谁?”

司徒秀秀一愣,反应过来自己说的话有诋毁公主的意思,连忙低头:“臣妾失言。”

千秋看向未晚,轻声问:“你的想法是什么?”

未晚扬着下巴,道:“我的选择是同司徒锦一样的,要是我选错了,那后果也由我自己承担。”

真是有骨气,千秋感叹一声,看了司徒锦一眼,那人眸中带笑,依旧温文尔雅。

“唉——”回到景象宫,千秋趴在韩子矶身边,唉声叹气地道:“怎么办,你皇妹非要嫁给那太子。”

韩子矶眉头打结,道:“她胡闹什么?明知道那司徒锦不是纯粹喜欢她,还要跟他搅合?”

“也是情字弄人,知道他人不是真心,可是自己给了真心,也就只能骗自己对方是认真的了。”千秋摇头道:“也是够傻的。”

“吴国那小子呢?”韩子矶有些恼地道:“要是父皇母后还在宫里,那小子绝对不敢这么大胆地要来娶未晚,父皇保管打得他东南西北都不认识!”

千秋挑眉,扬了扬拳头道:“我现在也可以替你打。”

韩子矶翻了个白眼:“你给我省省,注意身份。未晚人呢?”

“吃了饭就同那太子去御花园了。”千秋道。

“他奶奶的,我们也去!”韩子矶挣扎着起来,扯着伤口又疼得额头冒汗。

“乱扑腾什么!”千秋一把按住他,哼了两声,出门去吩咐顺子:“将兵部今天送的东西拿过来。”

“是。”

七号杂货铺的郑财神,被韩子矶丢在了兵部制造所,所以宫里的稀奇玩意儿也是越来越多了。

于是没一会儿,韩子矶就被千秋抱起来放在了一把带着轮子的椅子上,奇特的是,这轮子软得很,一点也不会让人觉得颠簸。

韩子矶就这么被推出了景象宫,跟千秋两个人,屏退了宫人,偷偷摸摸地潜伏在树丛中,等着偷听未晚与吴国太子的对话。

“明天我就启程回国。”

等了一会儿,终于是等到了人,千秋听着声音,那小子和未晚就在上头的凉亭里,那吴国太子正信誓旦旦地道:“早些回去,也好早些回来娶你。”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在排行榜中找更多同类型的小说返回首页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