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锤子小说阅读网 ->历史·穿越 ->凰歌千秋简介
听书 - 凰歌千秋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五十九章 乱世群雄起

(快捷键:←)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快捷键:→)

分享到:
关闭

他奶奶的,这成堆成堆的小美人都是韩石头的,却还要她来招呼,中午的饭还要分一半给人,简直就是郁闷!

让夏才人在外殿玩,千秋说去睡个回笼觉,然后就把自己摔在被子里打滚。

太后不在宫中,未晚也匆忙地嫁出去了,这宫里她能说上话的还有谁?

“娘娘。”有人在纱帘外恭恭敬敬地跪下:“属下楚越拜见。”

对了,还有个楚越!

千秋一个翻身坐起来,示意百合出去关上门,然后就掀开帘子一巴掌拍在他背上:“几天不见,怎么这么老实行礼了?”

楚越愣愣地抬头看了她一眼,见她精神抖擞,又恢复了以前的样子,才松了口气道:“娘娘这几天不是心情不好么,属下都没敢造次,生怕像上次那样惹恼娘娘。”

上次?千秋茫然地想了想,随即神色一紧,莫不是这小子在他们换了灵魂期间,给韩石头说了什么不该说的了?

“上次…是我消化不良,所以心情欠佳。”千秋干笑道:“那个时候的我不是我,你可以不用放在心上。”

楚越奇怪地看她一眼,然后点头。千秋一把拉起他按在旁边的座位上,讨好地塞了杯茶给他:“最近宫外情况如何?”

楚越抿了一口,确定没啥问题,才放松地道:“最近外头几处起义都被镇压了,吴国娶公主的诚意也是十足,派了五万援军,保了边境平安。”

千秋点点头,又问:“山东那边呢?”

“那边有些棘手。”楚越微微皱眉道:“皇上最近最忧心的也就是山东那边的事情,一伙子鲜卑人打着报仇的旗号,与司马余孽联手,竟然在短短一月之中集齐了十万散兵。虽然实力远远比不上正式的军队,但是这数量也是惊人。”

停了停,楚越神色复杂地接着道:“而且这批起义军很奇怪,所到之处的百姓都自发地给他们捐粮食,他们也不扰民,只攻占地方衙门,夺取政权。”

千秋微微愣神,随即低笑,鲜卑人分布最多的就是山东一带,百姓能不给鲜卑自己人捐粮食么?

“娘娘为何笑?”楚越看着千秋的表情,有些奇怪。

千秋连忙敛了神情道:“我是觉得乌合之众竟然闹这么大动静,有些好笑而已。”

楚越凝重地摇头:“娘娘切莫小看乌合之众,秦国也是灭在乌合之众手中的,依属下看来,皇上宅心仁厚,不一定能好好应付这次危机。”

“哦?”千秋笑道:“他们难不成还能打进这洛阳宫?”

楚越没有笑,只安静地捏着茶杯。

千秋笑着笑着也就笑不出来了,她是最清楚造反之人有多少实力的人,也清楚地知道,没到那一天,谁也无法说谁胜谁负。

但是,但是她现在,已经是这大晋皇帝,真正的静妃娘娘了。若有朝一日他们的长刀架在韩子矶的脖子上,她该如何自处?亦或是韩石头把她爹推在断头台上,她又当如何自处?

该早些走的,在动心的时候就该走,可惜了,怎么就没舍得早些离开。现在想不卷入这漩涡,也是已经晚了。

千秋叹了口气。

楚越以为她在忧国忧民,还安慰道:“娘娘不用太过担忧,皇上无论如何也会护后宫安全的。再说了,他们现在还没有打过来呢,早得很。”

千秋点了点头。

楚越继续去执勤了,夏落月也就乖巧地跑进她的寝殿,替她推拿。

“娘娘身子看起来不太康健。”夏才人小心翼翼地道:“像是有什么东西淤积五内,所以嫔妾推拿着,您会觉得疼。”

千秋眨眨眼,低笑一声:“可能是吃了东西不消化吧。”

夏才人眼珠子转了转,笑吟吟地道:“臣妾这推拿,娘娘可还觉得舒服?”

“嗯。”千秋打了个呵欠,老实地点头,是挺舒服的。

“宫里突然来了这么多姐妹,娘娘一时觉得烦心也是应该。只是娘娘恩宠稳固,连皇后都抢不过去,我等庸脂俗粉,自然也是不必娘娘担心的。”

夏才人眼里透着机敏,看着千秋的背,幽幽地道:“不过娘娘要是实在担忧,那嫔妾可以帮衬娘娘一二。皇上也难免有疲乏的时候,娘娘只要将嫔妾引荐给皇上,那么娘娘的恩宠,自然也会更牢固,娘娘以为呢?”

床上的人没有动静,夏落月有些惴惴不安,连忙道:“嫔妾不是要同娘娘争宠的意思,只是男人么,谁没个腻味的时候。嫔妾可以替娘娘留住皇上,也可以搬来景象宫,娘娘您看……”

静妃娘娘终于有动静了——发出了均匀的呼吸声。

她睡着了。

夏才人睁大了眼睛,没想到她一直说话,静妃还能睡着?!

“既然娘娘睡了,那就有劳夏才人替娘娘盖上被子,免得娘娘着凉。”百合垂手站在帘子边,有礼地道。

夏落月咬牙,不甘心地起身,将被子给千秋盖上,然后退了出去。

静妃这是不愿意接纳她的意思吧?不然也不至于推拿着就睡着了!夏落月暗暗地想,这条路走不通,那就只有走其他的路了。

晚上的时候,宫里终于有了第一轮的翻牌子活动。

韩子矶处理完政事就自然地去了景象宫,哪里知道被百合拦住,尴尬地说里面正在准备今晚皇上要翻的牌子。

这倒是有意思,帝王挥退了宫人,自己跟做贼似的蹑手蹑脚进去门口隔挡处站着。

“为什么没有我自己的牌子?”千秋正叉腰,一脸愤然地看着面前的小太监问。

小太监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低头道:“娘娘,宫中规矩,新来了人,自然是都准备小主们的牌子,娘娘您…”

“我怎么了我?”千秋柳眉倒竖:“我也是他后宫之一,你们年龄歧视是嘛?新人怎么了?你们这是指皇上喜新厌旧?”

小太监给噎得欲哭无泪,谁知道这静妃娘娘前几天选妃的时候还通情达理,处事大方的,今天怎么就跟绿头牌较上劲了。

韩子矶听得唇角弯弯,轻咳了一声就径直走了进去。

“皇上!”那太监跟见了救命恩人似的,就差扑上来抱韩子矶的大腿了:“奴才失职,没能说服娘娘……”

“嗯。”韩子矶点头,一把按住想乱跑的千秋,正声道:“宫里暂时还不用绿头牌,你先下去吧。”

“这……”小太监抬头看了韩子矶一眼,怯怯地应了,捧着托盘一溜烟地跑了出去。

千秋气哼哼地坐在椅子里,别开头去不看面前的人。

“怎么了这是?”韩子矶伸手戳了戳她鼓成包子的脸:“好大一股子醋味儿。”

千秋脸上红了红,闷声道:“就是觉得不公平,凭什么男人可以三妻四妾,女人就只能从一而终?”

韩子矶挑眉:“因为这天下是男人的天下。”

“谁说的?”千秋呲牙:“女人照样能撑起这天下,你信不信?”

看这小山贼一副要炸毛的表情,韩子矶也就不与她争辩了,只是伸手将人从椅子里捞起来,往床榻走。

“干什么?”千秋吓了一跳。

韩子矶轻笑:“你不是嚷着要把自己的牌子也拿来给我翻么?我现在就是在翻牌子。”

千秋张口就咬在了汉子的肩上,口齿不清地道:“你休想!”

娶那么一大屋子女人,还想同她继续好?她才不要!

韩子矶倒吸一口冷气,将千秋丢进被窝,皱眉道:“你也太狠了。”

千秋很想说,更狠的你还没见过呢,但是一抬头就看见韩子矶眼里的血丝,心忍不住就软了,哼哼两声往床里面躺了躺,给他留了个位置。

韩子矶躺下来,有些疲惫地叹了口气,伸手环住她道:“好累。”

语气里有淡淡的撒娇意味,千秋顿时整个人母爱泛滥,拍着他的背道:“当皇帝都这样,你要是累了,我让夏才人替你推拿,她今天都把我推睡着了。”

韩子矶好笑地瞥她一眼:“刚刚不是还争宠来着?怎么现在就要塞人给我了?”

“那不一样。”千秋哼了哼道:“旁人要抢和我要给,是不一样的。从来只有我抢人的,哪有人抢我的。”

“是的,二当家。”韩子矶戏谑地蹭了蹭她的脸,而后叹了口气道:“山东那边的起义暂时镇压不住,且还有越来越厉害的架势。今天太傅向朕进言,让朕将山东一带统统划为攻占区域,不管民宅,大军强压。”

千秋一惊,抓着他的衣襟问:“你答应了?”

“没有。”韩子矶有些疲惫地道:“山东一带人口众多,造反的只是少数,且分布较广,我没有理由因为少数,而舍弃那一大片子民。”

千秋松了口气,顿了一会儿才道:“你是个明君。”

韩子矶苦笑:“可是他们都说,我太仁慈,只适合盛世,不适合乱世。”

“分什么盛世乱世,心里有百姓的,都是好皇帝。”千秋道:“我就觉得你挺好的。”

“是么。”韩子矶闭上眼,将怀里的人抱紧些:“那如果有一天,我坐不稳这皇位了,你打算怎么办?”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在排行榜中找更多同类型的小说返回首页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