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锤子小说阅读网 ->历史·穿越 ->凰歌千秋简介
听书 - 凰歌千秋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六十四章 卷款潜逃的山贼

(快捷键:←)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快捷键:→)

分享到:
关闭

楚越头摇得跟拨浪鼓似的:“属下帮不了娘娘,娘娘既然心里有皇上,就应该好好留在宫中。皇上对您也挺好的。”

一边说着,一边可劲儿眨眼睛给千秋使眼色。姑奶奶,有大灰狼在外头,可别乱说话了!

千秋低着头发呆,压根没看见楚越抽筋似的眼睛,只喃喃道:“留在宫里也只是受罪,还不如给他的美人儿们腾个位置。我找个好点的人嫁了,下半生也是无忧无虑的。”

韩子矶目光幽深,慢慢走进来道:“既然你那么想走,朕也没有强留的道理。楚越帮不了你,朕可以。”

乍一听见这人声音,千秋吓了一跳,抬头就看见韩石头含着冰霜的眉目。

千秋慢慢站起来,有些不好意思地挠挠头:“你都听见了啊。”

韩子矶嗤笑一声,在主位上坐下:“你不是怕战乱,想嫁个人过安稳日子么,朕明白。”

“皇上。”楚越哭笑不得,这一个人钻牛角尖还有救,两个人一起钻是干什么?

“不必多说,朕早答应她的事情,是朕一直没有做到。”

韩子矶紧紧看着千秋,后者就只是安静地低着头,没有平时的张牙舞爪,乖顺得一言不发。

他心中更恼,贼就是贼,半点不讲信用,不是说喜欢他么?却在他背后跟人商量着要逃出去过安稳日子。不是舍不得他的么?那现在他都让她走了,为什么不反抗一下?

“朕欠你的千两黄金,待会儿就让内务府拨给你,然后给你安排马车,你想去哪里就去哪里。”韩子矶捏着拳头道:“不管我以后是生是死,是贵是贱,都同你没有关系。”

挺决绝的啊,也好。千秋身子有些微微发抖,却掐着自己穴道强自镇定。她其实心软得很,稍稍一不注意,就会因为舍不得而不要脸地朝他扑过去。但是现在不能,赶紧走,走得越远越好,不要再继续夹在这些争端之中是最好。

点了点头,千秋笑道:“皇上一言九鼎,金子给我,我立马就走。至于我这静妃的身份该怎么办,你们这些人总是有办法的。”

韩子矶深吸一口气,看着面前这人平静的神色,终究是冷哼一声,拂袖而去:“楚越,后面的事情交给你,朕去下旨贬她进冷宫。”

“皇上……”楚越张了张嘴,那主儿却已经走得没了影子。

这可怎么办?楚越回头看看千秋,后者竟然跟没事人一样地扳着指头算:“为我定制的首饰我也可以带走吧?没有功劳还有苦劳呢。平时太后和其他人给的礼物我可以赏给百合那群丫头,跟着我也没享到什么福…”

这事就被这两个冲动的人这么定下了,楚越作为一个理智的旁观者,觉得简直是莫名其妙!

不过圣旨下来得很快:“景象宫静妃,恃宠而骄,傲慢无礼,失妃嫔之德,有负圣恩。着,贬为庶民,迁往冷宫。”

此旨意一下,后宫哗然,前朝也是哗然。静妃娘娘据说是三千宠爱在一身,又得太后喜爱,地位简直是牢不可破,怎么就突然贬入冷宫了?

身为千秋的义父,秦阳很好奇地问坐上的帝王原因。

“朕放她自由。”

这是韩子矶在太极殿给他的答案。

秦阳似懂而非懂,请求见千秋一面。帝王允了,宫人就引着他往正在收拾的景象宫而去。

千秋嘴里不知道哼着什么调子,欢快得很,床上桌上都放着大包袱。百合几个丫头在外面哭得凄惨,里头这主儿却跟山贼进宝库似的搜刮着。

“这个有宫中印记,还是赏人吧。这个…拿去给老爹算了。”千秋一边往包袱里塞东西,一边嘀咕。

塞完一转身,就对上秦阳那张惊愕的脸。

“义父。”千秋甜甜地叫了一声,虽然这义父是便宜捡的,但是对她还不错。千秋还留了点小礼物给他。

秦阳指指那些包袱:“这是?”

“哦,石头大开恩典,准许我把景象宫里喜欢的东西都带走。”千秋笑眯眯地道:“我要出宫去啦。”

秦太保脸色一变,连忙转身瞧瞧门外有没有人,见安全,才拉着千秋走到内殿,低斥道:“你已经是妃嫔,怎么能出宫?”

千秋在长辈面前还是很乖的,见义父被吓得不轻,连忙解释:“我跟皇上一开始就没什么啦,他早答应我送我出去的,只是我不想走,现在想走了而已。”

秦阳觉得他是越来越搞不懂这群年轻人的心思了,当年楚潋滟和韩朔就够折腾的了,可是没想到这俩小辈更能折腾。都立了妃,还有能打入冷宫再出宫的道理?千秋不懂规矩就算了,韩子矶还能不知道这事儿会牵连甚广?

“你要走哪里去?”秦阳道:“现在外面兵荒马乱,你一个姑娘家,怕是没走几步就得被人抢了去。”

千秋叉腰,瞪大了眼睛道:“谁敢抢我?从来都是我抢别人!”

秦阳低笑一声,摸摸鼻子:“你厉害,我知道。只是现在你可有要去投奔的人?”

帝王竟然会告诉他实情,又放他来景象宫,身为老奸巨猾的臣子,秦阳还是很懂韩子矶的心思的。

千秋想了想,老爹那边她不想去,她犯了两次错,而老爹正在统率一方,若是有人记恨她,那就会连累老爹的。其他地方……师兄不知道哪里去了,她还真没有可以投奔的地方。

“如果没有的话,就先来义父家里吧。”秦阳一脸慈祥地道:“虽然你是皇帝指给我的义女,不过你这孩子心地善良,我倒是喜欢。咱们回去,你就当住自己家里一样,自在地玩。”

千秋给感动了一下,这世上果然还是好人多,仔细想想暂时住在秦府也不错,她便点了头:“那就麻烦义父啦!”

“不客气。”秦阳微微一笑,然后继续看着千秋收拾包袱。

皇帝也当真是宠她,喜欢什么让拿走什么,恐怕一辆马车都不够装的。千秋收拾得十分仔细,秦阳坐在旁边茶都喝了三盏,她才勉强收拾完。

“剩下的就是找人来帮忙搬了。”千秋看看外面的天色:“天黑比较好办事,再过一会儿再走吧。”

坐在空荡荡的屋子中间,千秋发了会儿呆。

“你的金子,拿好。”韩子矶的声音在门口响起,千秋与秦阳都是一愣,转头就看见楚越带着几个护卫,抬着几个箱子进来了:“一千两,要不要称一称?”

千秋咚咚地跑过去,打开一个箱子,瞬时金光亮瞎了她一对招子。

“这也太招摇了,你为什么不给我换成金票?”千秋鼓嘴道:“等会搬出去还要费好大一番功夫呢。”

韩子矶冷着脸,淡淡地道:“要换成金票你就自己出宫去换,宫中没有。”

“小气鬼。”千秋哼了一声,环视了景象宫一周,叹息道:“收拾完啦,石头,我走了。”

帝王靠在门边,紧抿着唇一言不发。千秋便指挥楚越他们把东西都码好,天一黑就麻利地搬出去。

“还有没有什么喜欢的东西遗漏了?”闷了好一会儿,帝王终于再次开口。

千秋挠挠头,看看自己的账本,核对了一下道:“没有了。”

秦阳忍不住为老不尊地翻了白眼,这个不通情事的傻千秋!皇帝都给了最后的台阶下了,她干啥去看账本?账本有啥好看的?就不能指指门口那个黑着脸的,说这个也喜欢要带走么?

真是笨死了!

韩子矶冷笑了一声,扭过头去不再看她。千秋觉得他今天态度可真够差的,大概是心疼她搬空了他的景象宫?哎呀,早说嘛,她也可以给他留一点的。

“这个包袱给太后,这个包袱给未晚。”千秋一边指挥着他们搬东西,一边将两个小包袱塞进韩子矶怀里:“以后可能见不到她们,这是给他们留的礼物。”

韩子矶很想问,他呢?但是他现在正生气,不想跟这丫头多说一句。

“你的礼物我想了半天也不知道送什么,反正你什么都有了。”千秋转身爬上床去,从枕头下面掏出个荷包来:“这个是我连夜绣的,就给你当个纪念吧。”

她还会绣东西?韩子矶愣愣地接过来,低头一看,锦白的荷包上绣着一只栩栩如生的……吊睛白额虎,张牙舞爪的,像极了某个人。

人家绣荷包,都是花啊鸟啊,再不济的也是绣个福字,这绣只老虎给他的,还是头一次看见。

漫不经心地将荷包塞进袖子,面前的景象宫也差不多都空了。千秋抱着最后一个包袱朝他挥手:“后会有期啦,石头。”

语气轻松得,就像她只是来宫中游玩了几日。

微微捏紧了拳头,韩子矶想,他是堂堂帝王,不用舍不得这一个小山贼,只要他愿意,他可以娶三千个女山贼在后宫里放着,一个姬千秋算什么?

但是,脚下还是止不住地跟着出去,看着她坐上马车,看着秦阳抱拳跟他说放心吧陛下,看着那几辆马车吱吱呀呀地,就这么消失在了宫道尽头。

帝王冷硬的心里,还是有那么点难受。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在排行榜中找更多同类型的小说返回首页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