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锤子小说阅读网 ->历史·穿越 ->凰歌千秋简介
听书 - 凰歌千秋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七十二章 我月信倒着流了?

(快捷键:←)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快捷键:→)

分享到:
关闭

楚越现在是刚刚立功的大将军,又是他一手提拔起来的心腹,韩子矶自然不会摆摆手说:“哦,朕当初逗你玩儿呢,你死了这条心吧。”

虽然他很想这样说,但是不能,帝王的诺言,一次也不能失信,否则以后就会贬值。

他是怎么也没想到,千秋都怀了身子了,这厮竟然还惦记着呢啊?他怎么没发现那丫头有那么好,要惹得楚越这样的青年才俊不惜赌上前程来跟他说这样的话?

“你也知道,她怀的是凤骨龙胎,自然没有流落在外的道理,所以朕会把她迎进宫来的。”韩子矶一脸认真地道:“爱卿为国为民,也应该与自己喜欢的人终成眷属。你喜欢的青楼女子,是个什么来头?”

正中下怀!

楚越心里暗笑,脸上却愈加悲切:“那青楼女子与臣是不可能的,臣的母亲一直盼着臣娶亲,却绝对不可能接受身份那么低贱的人。即使……即使臣真的很喜欢她。”

“说出来,朕说不定还能做个媒。”韩媒婆再度出世,笑眯眯地看着楚越道:“身份从来不是问题,你看,山贼不是还做了皇妃么?”

楚越眼眸一亮,满怀期待地看着帝王道:“臣喜欢上的是春风楼里的顾盼盼,奈何臣两袖清风,赎不起她,家母也不允臣娶,唉……”

没错,楚越不是吃饱了没事干只为千秋求情来的,在给了千秋一个人情的同时,这厮在为自己的终身大事奋斗。

顾盼盼是洛阳春风楼新晋的头牌,为人清高冷傲,不卖身只卖艺。若不是春风楼后台够硬,这姑娘早被人强了。

在一次朋友聚会的时候,楚越认识了顾盼盼,那顾盼之间的一笑,直直地就把他的心给勾去了。但是即使是卖艺不卖身,那也是妓子。楚家好歹是世家,怎么也不可能娶个妓子当正室,顾盼盼又是不愿受委屈的女子,于是楚越就惆怅了。

一惆怅,他就想起皇帝了。

该怎么样让皇帝主动帮他做个媒呢?好的,就从千秋下手了。

于是他现在就得逞了。

楚越心里笑得那叫一个得意纷纷喜气洋洋,脸上偏偏还是深情款款的模样:“臣不该如此一心二用,若是娶回一人,臣也自当……忘记另一人,只专心待自己的妻子。”

韩子矶沉吟,觉得这桩买卖他不亏什么,把千秋那丫头从楚越嘴里给捞出来,塞个楚越喜欢的人给他,还能让他感恩于心,真是不亏。

于是千秋正在睡梦中的时候,就被百合和风铃扯了起来,急急忙忙地收拾一番,送上了马车。

“怎么?”千秋迷茫地看着百合。

百合脸上都是笑意:“皇上下旨让您回宫了,娘娘。”

楚越还当真有两把刷子嘿。千秋有些好奇他是怎么说服皇帝的,然而太久没见那人,她倒是有些紧张了,在马车里左摸摸右动动,就是平静不下来。

“皇上,静妃娘娘已经到了玄武门。”顺子公公低声道:“景象宫已经收拾出来了,可还有其他要奴才们准备的?”

韩子矶摇了摇头,顺子公公便退了下去。

花玲玲停下抚琴的手,微笑道:“皇上真是疼爱静妃娘娘。”

“何以见得?”帝王挑眉。

“战乱之中,皇上独独将静妃一人送出宫外,不是疼爱是什么?”花玲玲幽幽地道:“现在一切安稳,便又将她接了回来。”

这话说得巧妙,没有责备静妃之意,却又分明是说静妃没有与帝王同甘共苦,只是在独享安逸。

花玲玲的脸安静而温柔,不显锋芒,说完便又继续抚琴,倒让帝王不知该说什么。

千秋搬回了景象宫,宫中一切如常,只是好像清冷了许多。小宫女水灵儿从一边跑出来,委委屈屈地跪在她面前道:“主子,您总算回来了。”

“怎么了?”千秋看着她,这小宫女机灵得很,可不曾受过谁的委屈。

“您不在宫里,咱们景象宫的人就要给人欺负。”水灵儿哭丧着一张小脸:“所以您别走啦!”

欺负她的人?二当家眉头一皱:“谁欺负你们了?”

百合在后面微微摇头,水灵儿连忙道:“奴婢就是这么说说罢了,娘娘,奴婢们都想着您回来呢。”

千秋看了看她,又将景象宫跪着的宫人都打量了一个遍,道:“本宫会好好留在宫中的,你们也都是本宫的人,若是谁欺负你们,一定要记得告诉我,我帮你们欺负回去!”

一会本宫一会我的,半点规矩也没有。百合站在后头,忍不住低笑,主子实在是可爱得很,这股子亲切劲儿,是别家娘娘身上没有的,他们这群奴才,也就好生珍惜着。

晚上的时候皇上没有来,倒是惠妃娘娘送来了些礼物,什么人参当归,绫罗绸缎,摆了景象宫一地。

来送礼的宫女有礼得很,但是高高抬着的下巴总是让人觉得不舒服。

“礼真重。”千秋看着那堆东西道:“劳你家主子破费。”

宫女轻笑一声,道:“这点东西我家主子还给得起,皇上往华容宫赏的东西不少,我家主子也不稀罕了。”

百合的脸色有些难看,这哪里是来送礼,简直是来给威风看的。

“噢?不稀罕么?”千秋伸手摸了摸那光滑的绸缎,羡慕地道:“既然不稀罕,那就回禀你家主子,有多少往就往本宫这里送多少,本宫稀罕得很,不嫌占地方。”

宫女脸色一僵,哪里想到静妃娘娘会说出这么一句话,当下就有些下不来台。应了也不是,不应也不是。

水灵儿在外头轻轻笑了两声:“没本事还充大头,搞得旁人都以为华容宫金山银山呢,就拿这些东西来装威风。”

这声音不大不小,像是说给她旁边的宫人听的,偏偏华容宫这宫女耳力好,听进去了,气得浑身发抖。

“东西已经送到,奴婢告退!”

千秋摸着绸缎,啧啧道:“她宫里的宫女脾气好像都不太好。”

百合微微一笑:“是娘娘脾气太好了。”

送礼的宫女一路气冲冲地回了华容宫,临进门的时候一掐大腿,哭得梨花带雨地跑进去,边跑边喊:“娘娘,娘娘!”

明黄色的龙袍挂在屏风之上,惠妃刚刚替皇帝更了衣,听见声音不由地皱眉:“什么事这么大惊小怪?”

宫女进来跪下,装作没看见那龙袍:“景象宫的娘娘真是欺人太甚,不仅辜负娘娘一番送东西的好意,反而将奴婢羞辱了一顿,奴婢…呜呜…奴婢替主子觉得委屈!”

韩子矶微微挑眉,从屏风之后绕出来,淡淡地道:“你委屈什么?”

宫女惊讶地抬头,装作惶恐地磕头道:“奴婢不知皇上在此,奴婢该死。”

“你眼瞎?”韩子矶凉凉地道:“都进了内殿,还看不见屏风上的龙袍?这话是要故意喊给朕听?”

花玲玲坐在帝王身边,心里也是一惊,没想到皇帝不问静妃到底做了什么,却先给她的宫女扣上告状的帽子。

她这段日子一直陪着帝王,虽然没有侍寝,帝王也如往常一样只是睡在她旁边,中间还隔了被子。但是花玲玲觉得,帝王心里至少也是有些喜欢自己的,不然不会在静妃回来的这天晚上,还睡在她这里。

但是现在,她又突然不确定了。

“奴婢……奴婢该死。”宫女跪在地上,头也不敢抬。

帝王穿着寝衣,打了个呵欠道:“该死的话,就拖出去吧。”

门外的侍卫愣了愣,跟着就麻利地进来,将那宫女给拖走了。

所有人都没有反应过来,花玲玲也是愣了许久才皱眉道:“皇上,这是不是责罚过重了?青儿她只是…”

“朕不喜欢被人当刀子使。”帝王淡淡地开口:“更不喜欢后宫的勾心斗角。”

花玲玲身上一冷,闭了嘴。

“早些歇息吧。”帝王将龙袍从屏风上拿下来披上,转身走出了华容宫。

安静的宫殿里,美人儿的手死死地捏着,不明所以,又格外地不甘心。

千秋觉得头很晕,又不像是平时怀孕的那种反应。百合去熬药了,外头的宫人站得打盹,千秋便早早让他们去睡觉了,以至于现在喊个人都喊不到。

趴在枕头上歇息了一会儿,觉得喉咙里有什么东西,一个没忍住,张嘴就吐在了手里的绢帕上。

红黑的血,浓浓的腥味儿,千秋大惊,连忙高呼:“百合!”

“怎么了?”韩子矶的声音在旁边响起,吓得她又是一滚。

“你怎么在这里?”千秋睁大了眼。

帝王没理她,目光倒是落在她手里的绢帕上,脸色一变:“怎么回事?”

千秋低头看看,也有些惊慌:“不知道啊,莫名其妙吐出来的,我也没觉得哪儿疼啊。难不成是我月信倒着流了?”

且不想跟她讨论怀孕期间会不会有月信这种东西,光是被她这想法给一打扰,韩子矶担心的心情就变成了无言。

这丫头脑子里一天都在想什么?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在排行榜中找更多同类型的小说返回首页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