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锤子小说阅读网 ->历史·穿越 ->凰歌千秋简介
听书 - 凰歌千秋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八十章 内忧仍在外患不断

(快捷键:←)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快捷键:→)

分享到:
关闭

韩子矶迷糊地醒过来,就看见面前横着一截藕臂。陌生的香气围绕在四周,让他觉得十分不自在。

昨天来华容宫,林璇儿哭着拉着他说了好多话,看在秦太保的面子上,他也就勉强听着。结果不知怎么的,竟然听睡着了?

“皇上……”妩媚的声音从旁边响起,林璇儿披散着头发坐起来,一张脸上尽是娇羞的神色。

韩子矶挑眉,这是怎么个情况,一觉醒来,身边就多了个人?他可不记得自己昨天喝醉了,也不记得有召幸过谁。

抬头看看,这还是华容宫,惠妃却不在,偏是林璇儿躺在他身边。

“能给朕解释一下是怎么回事么?”伸手拿了龙袍披上,韩子矶冷静地问她。

林璇儿拥着被子,咬唇道:“皇上不记得昨晚发生的事情了么?”

得了,听见这话,就知道自个儿又被讹上了。韩子矶又不傻,自然知道林璇儿打的这什么主意。华容宫里多半是有迷香,所以他睡着了,然后随意躺他身边一夜,他就得负责给她个位分了。

再过一两个月,说不定她就挺着大肚子来说:“皇上,您不记得那夜发生的事情了么?”

想想就觉得真他娘的糟心。

帝王脸色不太好看,瞪了林璇儿半天,起身低喝:“顺子!”

顺子公公连忙跑进来,替他更衣。

“找两个嬷嬷来,给这宫女验身。”韩子矶皮笑肉不笑地道:“朕可不喜欢被人当傻子。”

林璇儿方才还娇羞的脸瞬间惨白,抓着被子的手都在抖:“皇上您这是什么意思?”

韩子矶头也不回地走出华容宫,没回答他的话,只甩手吩咐护卫看住这宫殿,嬷嬷检查完毕之前,就是惠妃也不能给放进去。

早朝之后,验身的嬷嬷就过来禀告:“皇上,青莲宫女身子是完好的。”

韩子矶笑得白牙森森:“很快就不是完好的了。”

几个嬷嬷都打了个寒战,连忙告退。韩子矶则是一路去了景象宫。

千秋还在睡觉,百合看见他来,有些略微不满地行礼:“娘娘还未起身,到底是怀着身子的,皇上要是不来,也不用让娘娘等了一夜。”

帝王抿唇:“朕不是故意的,你莫出声,朕进去看看就行。”

床上的人睡得不是很安稳,一张脸儿皱巴巴的,眉头拧得死紧。韩子矶看着,轻轻叹气,伸手去将她眉头抚平了。

怎么总是在睡梦里都皱眉呢?

像是闻到他身上其他女人的味道,千秋在睡梦里也嫌弃地转身,离他远远的。

韩子矶低头看了看,洁癖发作,忍无可忍地出去吩咐:“准备东西在侧殿,朕要沐浴。”

千秋迷迷糊糊听见有动静,睁开眼睛就看见百合心情不错地在一边候着她。

“娘娘,您醒了?”百合笑眯眯地道:“皇上来了,正在侧殿沐浴。”

“来了啊,天都亮了。”千秋郁闷的道:“来得这么晚,你怎么还这么高兴?”

百合一双眼笑得眯起:“奴婢觉得解气,善恶终有报,天道好轮回。皇上刚刚下旨,以华容宫滥用迷药,危害圣体为由,将华容宫封宫一月,令惠妃闭门思过,更是让那个青莲,出宫回秦家嫁人去了。”

千秋有些没明白,怎么睡一觉起来就是另一个天地了似的:“怎么回事?”

百合将听到的消息都告诉了千秋,说得正高兴呢,背后头发尚未干透的帝王就进门了:“说得挺热闹。”

千秋扭头就看见韩石头穿了一件常服,头发湿漉漉地披着,还未擦干,身上倒是一阵干净的水气,一双凤眼也湿湿黑黑的,嘴唇粉粉嫩嫩,叫她想上去咬一口。

背后说小道消息被皇帝听见,可不是好玩的。百合在地上跪了半天,一句话也不敢说。帝王从门口走到千秋床边坐下,伸手摸摸她的额头:“没发热,怎么就睡了这么晚?”

粉嫩嫩的小嘴唇儿离得近了,千秋胆子一肥,捏着帝王的下巴就当真咬了他一口。

“唔。”韩子矶痛得闷哼一声,怒瞪她:“你饿了还是怎么的?”

“有点饿了。”千秋看了看地上的百合:“姑姑帮我熬点鸡汤吧。”

百合抬头看了皇帝一眼,后者也挥手道:“去吧。”

“是。”如获大赦,连忙跑路。

韩子矶看千秋这头发乱糟糟,还未洗漱的模样,嫌弃地道:“人家接驾的时候都是打扮得好好的,怎么就只有你,见朕总是一副邋遢样子。”

千秋哼了哼:“咱谁也别嫌弃谁嘿,我再邋遢的样子你都看过了,还说这个?”

不说他还忘记了,初初遇见,她还是个小乞丐,脸上脏兮兮的,身上也脏兮兮的,叫他好生嫌弃,一脚踹出老远。

韩子矶闷声笑了笑,伸手将人从被子里捞起来,坐到梳妆台面前去,将人放在膝盖上。

“去打水来给娘娘洗漱。”

旁边的小宫女机灵地应了,一溜烟地跑了出去,不一会儿就端了水进来,和茶盏帕子一起放下,又麻利地跑出去关上门。

“你的宫女怎么都比你聪明。”韩子矶笑了一声,伸手拧了帕子,替千秋一点一点地擦脸。

有人伺候,她自然乐得轻松,就跟只猴子一样挂在他身上,闭着眼睛道:“那么聪明多累啊,瞧我过得多自在。有你们聪明,我就偷个懒。”

“真是潇洒。”韩子矶替她将脸擦干净,又将漱口的茶盏递到她嘴边。千秋吐了水,他便又拿了细盐给她刷牙。末了,还抱着她去柜子里找了一件蓝色的宫纱,替她脱了寝衣,一件件地穿上。

千秋觉得,今天的韩石头简直是温柔得不像话,她老老实实地闭嘴看着他的眉眼,那双眼眸的颜色也就慢慢加深,替她扣上最后一个系扣,又忍不住拥着她压到了床上。

“衣裳会皱的!”

“嗯。”哪里在意这一件衣裳,韩子矶低头吻上她,细细缠绵,双手都护在她的肚子上,温温热热的。

“千秋,给朕生个女儿吧。”

千秋愣了愣,不解地看着他:“不是都喜欢儿子么?为啥你要女儿?”

帝王笑道:“女儿跟你一样多好,再过一年,就再添一个皇子。”

饶是不解风情的山贼心,这时候也该化作一腔春水向东流了。千秋开心地笑着,回抱着他道:“好,那就生个女儿。”

帝妃二人最近感情升温得很快,华容宫又被封,宫中一时姬贵妃独大,司徒秀秀一直闭门不出,连去求见皇帝也未曾,不知在做什么。

千秋倒是长胖了不少,天天被好吃好喝地供着,肚子也越来越大得像个皮球。

“太后与太上皇什么时候回来?”千秋闲得无聊了,问帝王一句。

韩子矶抬头道:“父皇说,等我江山尽握,或是江山尽输之时,他就会回来。”

叛军已经了无踪迹,千秋不解地看着他:“你还没有江山尽握么?”

韩子矶笑着摇头:“还差得远呢。”

吴国皇帝病危,国中皇后与太子争权,十分激烈。未晚来信求助于皇帝,韩子矶便派了五万人在吴国边境,慢慢朝都城进发,对外宣称是保护大晋的升国公主。

司徒锦那边自然是一路放行,吴国皇后却死命阻扰,甚至派了司徒秀秀来谈判。

“吴国富庶之地,皇上难道不动心么?”司徒秀秀跪在殿下,言辞恳切地道:“即便升国公主嫁了司徒锦,可那人心机太重,哪怕江山在握,也给不了大晋太多好处。而臣妾与臣妾的母后不同。臣妾是嫁给皇上的,若是吴国归了臣妾,那自然就是归了皇上。”

两厢一对比,连千秋都觉得动心。万里河山什么的,一直是韩子矶想要的东西。

可是,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对于吴国内乱这件事,他得仔细把握好了,不然就是偷鸡不成蚀把米。未晚还在吴国呢。

韩子矶又是一段时间的忙碌,朝中大事都处理得妥当,一票子老臣甘心臣服他的也不少,办事都顺利了许多。

可是还不够,内患犹存,外患仍在。

帝王抱着千秋入睡的时候,千秋问了他一句:“你觉得家人和江山哪个重要?”

“自然是家人。”韩子矶毫不犹豫地回答:“朕的家人都是朕最亲近的人,哪怕江山不在了,朕也不会舍弃他们。”

千秋大概就可以猜到韩子矶对吴国的态度了,司徒秀秀估计也在宫里待不了许久。

可是很久很久以后,千秋觉得自己很蠢,她不该问韩子矶这个问题的,也就可以不用那么那么难受了。

几天之后,司徒秀秀被帝王召见于太极殿。

“皇上考虑清楚了?”司徒秀秀喜悦地问。

“朕已经让人将未晚接回来了。”韩子矶淡淡地道:“吴越之地,朕很是动心。可是淑贵妃,朕不是那么好糊弄的,你要吴国皇位,朕可以给你,但是你不能让朕承担小人反悔的风险。”

“那我们就来好好谈谈。”司徒秀秀终于有了底气,笑吟吟地道。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在排行榜中找更多同类型的小说返回首页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