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锤子小说阅读网 ->历史·穿越 ->凰歌千秋简介
听书 - 凰歌千秋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八十四章 走还是不走是个问题

(快捷键:←)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快捷键:→)

分享到:
关闭

花玲玲?这个时候她来干什么?韩子矶拧眉,但是人家已经到了门口,他又要宣张术,索性在等人的时候就见她一见。

花玲玲被罚面壁思过一月,再出来,人已经消瘦了不少,眼神也更加温婉,盈盈叩下:“臣妾给皇上请安。”

“免礼,有何事?”帝王扫她一眼,伸手便将密信焚了。

“臣妾听闻我大晋士兵已经护送皇后和姬贵妃到了边境,特意来向皇上请旨,去清心寺请一尊佛回来供奉,也好保佑皇后与姬贵妃娘娘平安。”

韩子矶微微皱眉:“弄这些做什么?”

花玲玲摇头道:“皇上有所不知,吴国边境多贼人,臣妾听闻,大多是亡命之徒。姬贵妃与皇后娘娘虽然有重兵保护,臣妾还是想为她们多添一分平安。”

帝王的眉头皱得更紧,吴国边境很乱,他也知道。只是被惠妃这么一提醒,他心里更乱了一点。千秋要是落到贼人手里该怎么办?虽然她也是个山贼,但是现在毕竟还怀着孩子。

裴禀天说他们已经安排妥当,不会让司徒秀秀发现千秋不见了,可是这样一来,也无法派出大量兵力去寻找。这么长的时间,会发生什么事情?

他简直不敢细想。

“你去请佛吧,朕等会要与太傅议事。”

“那臣妾就先告退了。”花玲玲微笑着退下,一个人在宫道上走了一路,直到周围没人了才停下来。

“也是林璇儿没用,才有这么多后患。”喃喃自语一声,惠妃从袖子里拿出一个精致的小鼓看了看,咬牙道:“不愧是鲜卑公主,命也真是硬。”

上次那一盏茶里,分明放了催蛊的东西,却不曾想不管她怎么敲鼓,姬千秋都一点反应都没有,她肚子里的孩子也就依旧好好的。

蛊是很早很早以前,林璇儿从一个游走的苗疆道士手里重金购得,当时只想养着以备不时之需,结果就遇见皇帝带着姬千秋落脚秦府,帝王对她依旧不理不睬,却对那女人好得不得了,形影不离。

林璇儿嫉妒之心太重,顺手就将蛊放进了姬千秋当时的晚饭里,整个过程,也只有秦夫人知道。

本就只是想害一害这女人,让她吐一吐血,吓吓她就算了。却哪里想到姬千秋后来能荣登贵妃的宝座,林璇儿手里的蛊,也就成跟她交易的筹码。

那蛊不致命,对怀着孩子的人却是有害的,稍微有个动静,怎么都是要流产的。青莲上次将催蛊的草药放进了姬千秋的茶,却不知怎么没有效果,害她白白将林璇儿送上皇帝的床。

林璇儿也真是蠢,叫她把戏做全了她不做,落得这么个下场,也怪不得她了。

惠妃将鼓放回去,四处看了看,悄无声息地走到后宫的贞门附近。

“我在这里。”一个声音从旁边的树丛里传出来,花玲玲敛了步子,小心地跟着钻进去。

“事情如何了?”郑财神看着她问。

花玲玲脸上闪过一抹红晕,低下头小声地道:“皇上已经知道二当家不在军营之中,召了张太傅,不知道是不是要离宫。”

“不知道?”郑财神皱眉:“得把他弄出去才行。”

花玲玲咬唇道:“皇帝的心思叵测,我自然是无法左右他的,刚刚也就是说了两句无关紧要的,不知道他会不会有感触。”

郑财神沉默了好一会儿,目光落在她身上,转了话题小声打趣:“玲玲,你又漂亮了几分。”

花玲玲脸上红晕更甚,手里的帕子绞啊绞的:“大人说笑了。”

“是真漂亮了,听闻你在宫里得皇上宠爱,也不比二当家少。”郑财神似笑非笑。

花玲玲白了脸,连忙抬头道:“我对狗皇帝没有那样的心思,不是你叫我与二当家争宠,多弄些无关紧要的陷害,好叫皇帝半分不会怀疑于我么?”

“你别急啊,我就是说说而已。”郑财神笑着低声安慰:“你做得很好。”

花玲玲低头,脸上尽是小女儿的姿态。

要不是郑财神在现代看多了影后级别出演的电视连续剧,现在就能被面前这丫头片子给糊弄过去。

不过不急,现在还不能打草惊蛇。

深吸一口气,他侧头道:“我不能久留,你自己保重身子。”

“恩。”花玲玲依依不舍地看着他,目送他身姿灵活地翻墙出院,消失无踪。

这个男人她是真觉得可靠喜欢。

捏了捏袖子里的小鼓,花玲玲脸上的娇羞消失不见。

喜欢归喜欢,她可还是得给自己多留两条退路。

太极殿。

帝王沉默地看着面前的张太傅,他已经说了他想亲自去吴国一趟,也有助于迅速稳定局势,争取一举将吴国拿下。

可是面前这老头子死活只有一句话:“臣以为皇上没有御驾亲征的必要。”

是没有必要,可是他总觉得心里不踏实,想跟着去看看啊!等他们送消息回来,又得等半个多月,这一来一回的黄花菜都凉了,他还不如跟过去,第一时间知道那丫头怎么样了。

张术一双睿智的眼早就看明白了帝王的不安,沉声道:“恕老臣直言,现在吴国虽乱,大晋也不是多安稳。皇上要是离开洛阳,洛阳无主,万一有人伺机而动,那当如何?”

“不是还有太傅您在么?”帝王皱眉。

“老臣是文官,不是武将。”张术摇头:“一城无主,老臣也不一定守得住。”

韩子矶沉默。

“皇上后宫不止一个妃嫔,将来也不止一个皇子。”张术仰头看着他,轻声道:“孰轻孰重,还望陛下考虑清楚。”

“朕……不是为姬贵妃去的,朕只是想……”

“皇上的想法,没必要告诉老臣。”张术深深鞠躬:“老臣只是君王手中一子,江山也都在您的手里。您要与不要,该如何安定,老臣都无权干涉,只能提出谏言。”

听与不听,那都是帝王自己的事了。

韩子矶被堵得没话说,郁闷地望着房梁上的花纹。

不去就不去吧,他也只有一个人,裴禀天和楚越要是找不到,他去了也没什么办法,还是只有等着。那丫头福大命大,说不定就化险为夷了呢。

只是,她心里大概还是怨着他的,他一贯不知道怎么哄人,那…那就等她回来,他给她多弄些好吃的,再用十条街的烤番薯去迎接她,总行了吧?

一天过去,两天过去,帝王照常上下朝,起居饮食都很正常,看样子是没有要出宫的打算了。

花玲玲犹豫了一会儿,还是拿着小衣服小鞋,微笑着进去道:“陛下您瞧瞧,臣妾闲着无事,给姬贵妃姐姐肚子里的孩子做了点衣裳鞋子。姐姐一个人在吴国,心里定然凄苦,皇上不妨叫人给姐姐送去,也算是臣妾的一片心意。”

小巧精致的棉袄,可爱的虎头鞋,放在手里都叫人爱不释手。韩子矶呆呆地看了一会儿,伸手戳了戳,仿佛看见一个白胖的小子,穿着虎头鞋朝他蹬脚。

“好,叫人送去吧。”

帝王挥挥手,旁边的顺子公公便将衣裳都捧了下去。

花玲玲见他没其他反应,也有些急了,微微皱眉道:“皇上,臣妾听闻女子生产极为可怕,很容易丢掉性命。算算日子,姬贵妃姐姐也是怀胎四五个月了,若是在吴国生产,出个什么岔子的话……”

韩子矶的目光凌厉地扫了过来,花玲玲吓了一跳,连忙跪下道:“臣妾失言,姐姐定然是安好无恙的,臣妾先告退了。”

平时争得你死我活的,怎么千秋一走,惠妃反倒关心起她来了?女人还真是奇怪。

帝王继续看手里的书,脑子里却不停地回响着花玲玲的话。

“听闻女子生产极为可怕,很容易丢掉性命。”

放下书,帝王起身,到书架上面找了许久,皱眉出去吩咐奴才:“替朕从书库里找找医书,将有的都拿来。”

“是。”太监奇怪地腹诽两声,小跑着去了书库。

姬一命在院子里给千秋安了一把老虎皮的躺椅,外头天气凉了,千秋在屋子里又太闷,他便把她扶出来在外面坐坐。

“怀着身子不能着凉。”李婶在旁边嘀咕了一句:“屋子里好好的怎么就偏要来外面坐着?”

千秋不好意思地吐吐舌头:“我躺了那么久啦,屋子里怪没意思的。”

“可是外头风大。”李婶担忧地看着天上层层的云:“莫不是等会要降雪了。”

千秋可怜巴巴地抬头,她不想被关在屋子里啊,每天就这么一炷香的放风时间,屋子里关着除了看师兄的死人脸,就是看师兄的死人脸。

她也想活泼一点啊,问师兄一句:“嫂子呢?”

结果师兄就跟没听见一样,坐在她床边往她嘴里塞苦药。

老实说,她觉得李婶照顾她就够了,为啥老爹让师兄也来呢?话说她好久没看见当初看见的那位嫂子了,问师兄他也不说。

唉,真是无聊。

“一命,你这是干什么?”李婶一转头就看见姬一命扛着东西过来,吓了一跳。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在排行榜中找更多同类型的小说返回首页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