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锤子小说阅读网 ->历史·穿越 ->凰歌千秋简介
听书 - 凰歌千秋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一百零七章 出大事情了

(快捷键:←)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快捷键:→)

分享到:
关闭

“从吴国快马加鞭将东西送来,也得半个多月。”韩子矶接着开口道:“朕将苏越转给你,也要半个多月。用一颗还能做出来的丹,换你吴国一个多月的安宁,以及苏越之地,陛下是聪明人,该知道这买卖划不划算。”

司徒锦心想,他当然知道这买卖很划算,不过多少也要顾及霓裳的心情,做个为难的样子出来吧?

所以他皱眉沉思了良久,终于不情不愿地开口道:“既然是为大局着想,那就请陛下立下誓约,孤即刻让人将护心丹送来。”

“好,一言为定。”韩子矶微微一笑,执笔写下誓约,递给司徒锦。

仔仔细细看了一遍,确定不会有误之后,司徒锦将东西放进怀里,抬头看着帝王道:“上一次,您还将自己的妻儿送去魏氏那里为质,为的也是这大晋江山。这次怎么就这样大方,能为了女儿将苏越之地拱手相让?”

帝王靠在椅子上,温柔的笑了笑:“等陛下有了子女,知道感情之不易,便会懂得朕的心情了。有些东西错了一次,总不能错第二次。”

司徒锦茫然。

太后来芙蓉殿抱无病了,看着她有些发青的小脸,心疼的紧。未晚抱着天成,床上的千秋也已经醒了,头还有些昏沉。

“朗儿用行兵要塞换了苏越之地。”太后笑道:“无病的药很快就来了。”

千秋迷迷糊糊的,但是好歹也知道行兵要塞是什么意思,连忙撑着身子坐起来问:“他跟司徒锦换的?”

“嗯,想保全无病和未晚,就只能用其他东西抵了。”太后笑得一点压力都没有:“本来在你出月子的时候就要出征的,现在看来又得推后一段时间。”

千秋不好意思地挠挠头:“我和无病是不是耽误事儿了?”

未晚低笑:“怎么算耽误事呢,皇嫂为皇室开枝散叶,无病更是金枝玉叶的公主。延迟一点出征时间不要紧。更何况皇兄有他自己的安排,绝不会让人占了便宜去的。”

太后轻轻颔首:“朗儿有许多种可以打败司徒锦的方法,就看他用哪一种了。他父皇一直不放心他,觉得他不能独当一面,所以才压了兵权那么久。本宫倒是觉得,朗儿性子内敛,也有头脑,堪当大任。”

千秋点头:“我也觉得他挺聪明的,算计起人来也不含糊。”

或者换句话说,这家子人除了未晚,没一个省油的灯啊。当他们的盟友自然是有好处的,可是当敌人…千秋打了个寒战,太可怕了。

各国皇帝都陆陆续续开始回国,平安出了大晋边界,就不关大晋的事情了。只有司徒锦走得很慢,在皇宫里逗留了很久。

千秋躺在屋子里,百合就在旁边跟她说外面发生的事情。

“今天那吴国陛下又去御花园堵升国公主了,娘娘您猜怎么的?公主回避他这么多天,终于忍不下去了,让几个奴才按着他,就把他揍了一顿!哈哈,奴婢们看这热闹,简直是要开心死了。那人太不要脸,公主也终于再也不给他脸了。”

千秋听得直乐:“未晚下的手?”

“对啊,您是没瞧见,几个侍卫按着吴国陛下,统统闭着眼睛装没看见,公主就一点规矩也不管的,一拳一拳往他腰腹最柔软的位置砸。哎呀呀,那场面,真是太解恨了!”

“司徒锦没反抗?”

百合幸灾乐祸地道:“他倒是想反抗,可是谁让他心怀不轨,一个侍卫也没带,公主带了五个!”

“扑哧!”千秋哈哈大笑,笑得在床上打滚:“这真是报应,早该赏他这一顿老拳了!未晚真是好样的!”

“可不是,这下看他还怎么缠着公主。”百合挤眉弄眼地道:“而且公主揍人真有经验,表面上一点痕迹都看不出来,他想去告状都没法儿告。”

是当真没法儿告,司徒锦就算怒气高涨地去了韩子矶面前,帝王看他好端端的,也是不会帮他的。更何况是他骚扰公主在先。

这哑巴亏吃大了,司徒锦神色阴沉地坐在宫殿里。旁边的金刀给他熬了药治内伤,低声道:“既然接不回人了,不如咱们也早些回去。在别人的地盘上呆久了总是不好。”

“再等等。”司徒锦咬牙道:“她不可能这么快爱上别人,也不可能这么快忘记我。明明心里有我,却死活不肯承认,孤不甘心!”

金刀看他一眼,垂了眸子道:“主子何尝不是,心里有人,却死活不肯承认。”

司徒锦一愣,侧头看着金刀:“你说什么?”

金刀陪他十余年了,比起侍卫,更像一个亲人。他一向懂他,比他自己更能看清他自己。

“没什么,属下只是觉得,您此番用护心丹换城池,贵妃娘娘一定会不开心的。”金刀转了话题,没有多说。

紫霓裳不是一个大方的女人,她身上有所有小女人的特质,会吵会闹会因为小事发脾气。因着司徒锦的疼爱,更是有变本加厉的意思。如今怀着身孕,父亲又从护国将军成了半个国丈,稍微惹着她,不知道会怎么样。

司徒锦沉吟一二,道:“无妨,孤允她,若是此番迎不回护国公主,那孤便立她为后。”

金刀点头,不再说话。

“对了,姬大人呢?”司徒锦突然问了一声。

姬四行的身份他不知道,只是他手下有一大群人帮着他打下了江山,他还是很看重这个臣子的。

“他今天好像有什么事,出宫去了。”金刀道。

司徒锦点点头,也没多问,反正等他回来的时候,会跟他禀告的。

结果这一次出大事了。

晚上的时候,许久未曾出场的谢语灵跑到了芙蓉殿,跪在门口嚎啕大哭:“皇上!皇上!”

韩子矶正押着千秋吃药,听见这声音皱了皱眉:“怎么回事?”

千秋趁机将药推开了些,奶奶的,这药苦得跟什么似的,简直不能忍。

门口大步先跨进来的竟然是楚越,一贯笑着的脸上现在一点血色都没有:“皇上,出事了。”

千秋一怔。

谢语灵的哭声响彻整个皇宫的上空,凄惨极了。韩子矶让人带她进来,楚越也就把事情禀告了:“吴国使臣无故在街上,杀了大将军谢戎。”

晴天霹雳。

千秋手里的药砸在了地上,汤水四溅。韩子矶皱眉将她抱起来,让人换了沾染的被子,再将她放回去,然后拉下帷帐,几步走到外殿去:“怎么回事?”

楚越皱眉道:“没有人知道发生了什么,吴国使臣带着四个人,堵着了只身上街喝酒的谢将军,将其在巷子里杀害,百姓报了官,吴国使臣现在正在天牢里关着。谢大将军…已故。”

韩子矶震了震。

谢戎是当年韩朔的心腹,陪着他几经生死,最终打下韩氏江山。算算日子,谢戎为国尽忠,也有二十七年了。

而吴国使臣…不用想也知道,是千秋她爹。

这两人应该是无冤无仇的,为什么会发生命案?以姬四行那么敏感的身份,此次也是易了姓名才敢继续在大晋行走,想不到竟然还会杀人。

千秋躺在床上,听着外面的声音,脑子里一片空白。

老爹杀人了?还杀的是个厉害的将军?为什么?

韩子矶觉得这件事很难办,要是放在以前,他或许还能想办法包庇一点,可是现在,太上皇是在宫里的。

谢语灵哭得一双眼睛通红,哽咽道:“求皇上为家父做主,做主啊!”

下意识地往帷帐那边看了一眼,帝王轻叹一口气,抬手示意谢语灵起来:“我会还你父亲一个公道的,你先回去吧,朕去跟吴国陛下谈。”

谢语灵正悲痛欲绝,又哪里肯轻易罢休,哭完芙蓉殿,就直接去了太后宫里哭。

于是太上皇二话不说,直接下了斩首令,并且要问吴国皇帝要说法。

大晋的重臣,二品的将军,被他国使臣在自己的地盘上当街杀害,这口气就是官府能咽下去,百姓都觉得不平衡。

千秋听见斩首令的时候,顾不得许多,披了衣裳就下床,要往外头走。

“娘娘。”裴禀天守在门口,回头看着她道:“皇上说,要您等他回来,不能出宫殿一步。”

“软禁我?”千秋瞪大了眼,一张脸却雪白雪白的:“凭什么?”

裴禀天深深地看她一眼:“皇上是担心您月子里再乱跑。”

千秋眼睛红了,外面还下着雪,黑夜中微微有些发凉。她慢慢冷静了一下才反应过来,现在没有人知道吴国使臣是她爹,更没人知道她爹是当初造反的姬四行。

韩石头在帮她瞒着,要是她再冲动坏事,这些事情给太上皇知道,那么不止是她爹,她自己都有可能保不住小命。

她要冷静。

深吸一口气,千秋转身进了屋子,将自己埋在被子里,狠狠地咬着牙。

司徒锦对这件事完全不知情,也就是韩子矶站在他面前的时候,他才知道姬大人杀了人。

这可难办了。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在排行榜中找更多同类型的小说返回首页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