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锤子小说阅读网 ->历史·穿越 ->凰歌千秋简介
听书 - 凰歌千秋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一百零六章 人父的光辉

(快捷键:←)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快捷键:→)

分享到:
关闭

千秋点点头,老爹就抱了被褥出来,将床铺得更软和些,让她好生睡着,然后自己在桌边坐着继续喝茶。

要是等会有人发现姬千秋在这里,那也无妨,就说她迷路了!

于是这头就睡下了,百合那头急疯了,里里外外将芙蓉殿找了个遍也没找到皇后娘娘。皇上刚好下朝回来,跨进院门就看见奴才们跪了一地。

“皇上,娘娘不见了。”百合惨白着脸道。

韩子矶僵硬地在门口站了一会儿,而后飞快地往内殿走。

殿里东西都整整齐齐的,千秋的狐毛披风也不见了,韩子矶站了一会儿,伸手捂住自己的眼。

这个不让他省心的丫头!

一个人没带,韩子矶换了常服就去找姬四行,轿辇也不乘,在雪地里走得飞快。天上又开始落雪,四周冷得很,帝王越走脸色越沉,到姬四行的行馆门口的时候,脸都快和雪冻成一片了。

姬四行打开门看见他,微微有些惊讶,随即道:“千秋刚睡着。”

韩子矶很生气,这人一点不会爱惜自己的身子,刚生产完,还在月子里就敢在冰天雪地里乱跑。一路走过来他身上都冻得难受,她要是生病了落下病根怎么办?

不过感觉屋子里的炭火也是刚起,帝王低头看了自己一眼,朝姬四行做了个“出来说话”的手势。

姬四行关上门站在门外,好奇地问:“你干啥不进去?”

韩子矶慢慢将自己头上身上的雪清了,轻声道:“等朕暖和一点再进去,她那身子本来就还虚弱,朕还带一身雪进去给她不成?”

姬老爹大震,面前的人脸上尽是怒意,说话却温柔得不像话,像是怕吵着谁了。

忍不住回头看一眼紧闭的门,姬四行突然欣慰地笑了笑。

傻丫头,还说什么看不清位置,瞧她在他心里的位置,摆得真是周正。

“刚好借着朕来接她的机会,烦请您转告司徒锦一句话。”韩子矶看着姬四行道:“告诉他,朕愿意用苏越之地换他一颗护心丹,他愿,朕便换,他若不愿,也不强求。”

苏越之地是曾经吴国送给大晋的边境城池土地,也是一处易守难攻的天然堡垒。司徒锦此次带不回未晚,就必然要迎战大晋。若是多这一处壁垒,自然是好的。

姬四行没有想到韩子矶会这样大方,在这个关头都肯用那一处地方去换护心丹。千秋说护心丹能救无病免除痛苦,韩子矶这样做,也是为了无病。

他点了点头,对韩子矶的态度也柔和了不少:“身上雪干净了,先进去吧,免得着凉。”

帝王颔首,跟着他走进屋子。炭火烧得旺旺的,千秋正脸色微红地躺在床上睡着。

不放心地走过去摸了摸她的额头,熟睡中的丫头似乎是觉得他的手冰凉得很舒服,抓着就往脸上蹭。

有点烫。

韩子矶眉头皱得死紧,拉开千秋的手认真摸了摸她的额头,而后沉了脸道:“发热了。”

姬四行连忙走过来,看着千秋不正常的脸色,也是担忧:“定然是从雪地里走过来受凉了,你快带她回去,找个太医来看看,莫要落下什么病根。”

“好。”韩子矶将披风拿来,重新给千秋穿上,再将被子拿起来,把她裹成一个卷,扎好两个口子,只留一头的半边给她呼吸,然后麻利地抱起来就走。

等她好了,他定然要狠狠罚她!

韩子矶走得极快,眼看着芙蓉殿就在前头了,他却突然脚下一滑,整个人带着千秋就要摔下去。远处的顺子公公和百合都惊呼着跑过来,却见帝王在跌倒下去的时候硬生生将自己身子转了一面,垫在了下头。

雪地软绵绵的,千秋有被子裹着,又有韩子矶垫着,依旧在高热之中昏睡不醒。帝王摔得有点重,被顺子公公扶起来,脸上都有些发青。

“宣太医,她一个,朕一个。”韩子矶说完就继续往芙蓉殿走,把浸了冷气的被子丢在外头,抱着千秋就进了温暖的芙蓉殿。

一群宫人忙上忙下,太医替千秋把脉写药方,韩子矶也捞起袖子让人查看他的手。

刚刚跌下去的时候,右手被千秋狠狠压了一下,疼得他要命。

“皇上这手以前就受过伤,这次又是轻微骨折了。”太医压着他的右手道:“您也爱惜些身体,不然这手以后就不能拿重物了。”

“朕知道。”韩子矶微微抿唇,都怪那丫头太重了好么!

话说自从他们相识以来,他身上好像就大大小小的伤没断过,真是的,他好歹是翩翩的帝王,被她给连累得遍体鳞伤。

“娘娘这风寒想不落下病根,药得仔细熬。”另一个太医在桌上边写边道:“大火一炷香,文火两个时辰,中途千万不能揭开盖子跑了药气,火也不能熄。”

百合点头:“奴婢会吩咐人好好熬药的。”

右手又被固定了起来,韩子矶走到床边去,看着床上小脸微红的人,心里怒意还没消,狠狠掐了她的脸一把,又看了她一会儿,转身离开了。

千秋迷迷糊糊醒过来要喝水的时候,百合就小声道:“娘娘,您快些好吧,皇上要龙颜大怒了。”

嗯?千秋被吓清醒了,抬眼一看才发现自己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回了芙蓉殿,头还昏沉得厉害,一摸就发现有些热。

“他接我回来的?”千秋问。

这话也就百合一个宫女听得懂,点头道:“看样子是气主子您乱跑,正在气头上呢。”

千秋躺回床上,往被子里缩了缩:“他人呢?”

百合摇头:“不知道,那会儿出去了就没看见人,兴许是去太极殿处理政事了。”

千秋吐吐舌头,她也不是故意乱跑的,只是为了无病啊。看在无病也是他女儿的份上,应该可以快点原谅她吧?

想了一会儿,又睡了一会儿,再睁眼的时候,韩子矶就端着一碗黑漆漆的药站在她床边。

“起来喝药。”

千秋看一眼那黑漆漆的东西就觉得嘴里跟着发苦,不过韩石头正在生气呢,瞧这俊脸绷的,她还是老实喝了吧。

接过来一口喝了个干净,千秋回味了一下,才皱紧了一张脸:“苦。”

韩子矶没好气地拿了颗蜜饯塞进她嘴里,凶巴巴地道:“知道苦了?下次还敢不敢乱跑?”

“不敢了……”千秋委屈地扁扁嘴,这人好凶。

“都说了无病的事情朕会处理,你以为你能成什么事?”

韩子矶瞪着她道:“这一跑出去,急坏了大家不说,把自己也弄生病了,你到底懂不懂什么叫坐月子?那是能乱跑的时候么?”

千秋第一次发觉韩子矶身上很有啰嗦刘师爷的影子,坐在她床边就骂了她半柱香的时间。

不过谁让自己犯错在先,也只能老实听着。

韩石头骂够了,摸摸她的额头,眉头又皱了起来:“怎么还没退热?”

百合在旁边偷笑了半天,闻言立刻正了神色插嘴:“太医说喝了药再睡一觉就好了。”

千秋眨眨眼:“还睡?我睡了好久了,睡不着了。”

帝王的目光扫了过来:“是你自己睡,还是我打晕你?”

“……”还是选前者吧,千秋老实地闭上了眼睛。

韩子矶就坐在旁边看着她,看着这丫头表情纠结地翻来覆去,半个时辰之后终于安静入睡。

于是他起身,无声无息地离开芙蓉殿,往太极殿而去。

宫里的奴才们不尽心,他刚刚顺道熬药去了,还有一大堆的事情没处理。

“皇上,吴国陛下已经在大殿里等您了。”

“嗯,过去吧。”

韩子矶觉得,以司徒锦的为人,这笔买卖是可行的。他不管外界传言他对那什么紫霓裳有多宠爱,再宠爱,对于司徒锦那种人来说,江山也比美人重要了不知道几百个百分点。

接下来就只是谈判技巧问题。

“护心丹是孤拿来保霓裳性命的东西。”司徒锦一脸严肃地站在大殿之中,语气坚定地道:“孤不可能拿霓裳的性命开玩笑。”

韩子矶慢条斯理地展开地图,淡淡地道:“苏越之地是个什么情况,你比我更清楚。你侧妃的性命固然重要,但是身为帝王,难道就可以置天下苍生于不顾,就为这一颗护心丹?”

司徒锦微微皱眉。

苏越之地当初是魏氏那一派傻不拉几地送给大晋,充门面的。也是他当时掌握不了那一块地方,否则是绝对不可能拱手送给大晋的。苏越虽然税收不多,却是行兵要塞。

而现在,大晋即将攻吴,韩子矶却愿意用苏越来跟他换护心丹。

一颗护心丹至少要一年才能凑齐材料制作,其实想想也不是很亏,司徒锦心里是想答应的。但是他很好奇。

“陛下为什么会用那么重要的东西换一颗护心丹?”

韩子矶微微一笑,脸上带了人父的温柔:“因为我女儿需要它。”

司徒锦一怔,半天没有说话。

因为女儿需要,就宁可失掉攻打吴国的要塞?韩子矶在想什么,为什么他看不懂?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在排行榜中找更多同类型的小说返回首页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